第79章 借道租界

        蒋介石本来计划只在苏州河北岸留少量部队,表明中国政府继续抵抗的姿态,主要目的是给国际社会看看,军事上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由于这支部队肯定会被日军包围,基本上是九死一生,所以挑选部队的时候很伤他的脑筋:派自己的嫡系部队,又舍不得,可是派地方部队的话,又怕被人指责借机消除异己,现在正是全民族抗战的关键时刻,如果因为这件事被千夫所指,既影响自己的领袖形象,也不利于以后的全面抗战!没想到,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孙百里主动请缨,为他解决了这个难题,自然非常痛快地答应了。虽然留下的部队有点多,但是反正不是自己的嫡系,用不着心疼,再说,从前一段时间的表现来看,十九路军的战斗力很强,如果真的能坚持到国联会议的召开,岂不是更好!

        10月28日,中国军队完全放弃苏州河以北的阵地,全线撤退到浏河、沈家桥、江桥一线事先构筑好的防御阵地,只留下十九路军一支孤军。

        在第三战区主力部队转移的同时,十九路军也放弃了原来的阵地,全军急进至闸北,背靠公共租界构筑阵地,摆出一付要和日军殊死战斗的架势。这里街道纵横,建筑物密集,非常不利于日军空军的发挥,另外,许多钢筋混凝土结构的高层建筑的存在也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海军舰炮的威胁。

        十九路军当年曾经在这里战斗过一段时间,对这里的每条街道每座建筑都了如指掌,进入闸北简直是如鱼得水。根据城市作战的特点和经验,十九路军把各师的轻型火炮分散开来,几门火炮和步兵的小分队一起组成一个火力点,在一些高大的建筑物上布防,在建筑物之间构成立体交叉火力网,与地面的防御阵地配合,形成完整的防御体系。第60师和第61师布置在第一线,由第78师和独立师担任预备队。孙百里的计划是先用顽强的抵抗把日军牢牢地牵制住,接着再逐步后撤,采用逐次抵抗的办法使日军深入市区,最后出动预备队,穿过租界,突然出现在日军的背后,前后夹击,最大限度地杀伤日军。

        为了掌握最新的情报,部队到达闸北后,孙百里立即派人携带自己的亲笔信,去找秦翰林,请他协助十九路军的侦察部队摸清租界附近的情况。

        中国军队虽然在战略上出于被动,一再后撤,可是却始终控制着上海,使日军的作战目标没有实现。日本统帅部对前期的作战进行总结,认为如果继续向以前那样逐次增兵的话,无法取得决定性胜利,甚至连改变战场的态势都非常困难,经过慎重研究后决定,从华北和国内抽调第6,第18,第114师团,国崎支队,独立山炮第2团,野战重炮第6旅,第1,第2后备步兵团等部队共约12万人,组成第10军,由柳川平助中将担任司令,准备实施登陆作战以打开局面。为了增加保险系数,又命令华北的第16师团转到上海派遣军序列。至此,淞沪前线的日军兵力已经增加到27万人,其中包括陆军10个师团、海军第3和第4舰队以及相当数量的空军。

        日军第10军的作战方案是:首先在杭州湾金山卫附近地域登陆,接着快速向黄浦江推进,攻占松江,切断沪杭铁路,然后兵分两路,一部继续向上海西南方向攻击前进,与上海派遣军配合消灭周边的中国军队,一部向闵行前进,策应上海派遣军作战。

        为了吸引中国军队的注意力,掩护第10军的登陆作战,上海派遣军以第3、第13师团为主力向苏州河南岸的中国军队猛攻,而第9、第11师团、第101师团则集中全力猛攻十九路军阵地,要把这支屡次使皇军颜面尽失的军队彻底歼灭掉!

        面对敌人优势兵力的进攻,十九路军按照既定的方针且战且退,在给日军极大的杀伤后主动后撤,把日军逐步吸引到预设阵地,迫使日军放弃自己的优势和守军进行城市战。

        于此同时,孙百里通过各种途径,紧急约见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英国局长约翰爵士。11月1日晚上8点,孙百里身着便服,在几名贴身警卫的陪同下进入租界和约翰爵士谈判。

        寒暄之后,孙百里开门见山地把自己的要求说出来:“约翰先生,我的军队现在被日军压迫在租界的外围,后退无路,希望能够从租界撤退,怎么样?”

        约翰立刻摇着头回绝道:“不行!在中日的这场冲突中各国必须严守中立的政策,如果借路给你们,日本就有借口进入租界了。孙将军,请你体谅我们的难处。”

        孙百里笑着说道:“如果日军占领上海,贵国的利益也同样会受到损害,不是吗?其实我的要求非常简单,只要你把几条街道上的巡捕回避几个小时就可以了,事后万一日本人追问起来,你完全可以推说不知道。公共租界代表的是西方列强,日本再嚣张,也不敢向这么多国家同时发难。”

        约翰不悦地说道:“孙将军,我已经清楚地表明了态度,请你不要再纠缠下去了!根据贵国政府和各国之间的条约,中国军队无权进入租界,这一点你应该非常清楚!淞沪会战打了这么久,可是国民政府始终都没有提出过这么无理的要求,请孙将军自重!”

        一提到不平等条约,孙百里忍不住火往上冒,不客气地回敬道:“约翰先生,你所说的条约都是在非常不平等的条件下签订的,是中华民族的耻辱!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废除掉,租界这样的国中之国也必须铲除掉!这里是中国的土地,中国的军队任何时候都有权力通过!”然后冷笑着说道:“你们租界所有的兵力加起来也不过几千人,我的部队可以轻松解除他们的武装,之所以要征求你的同意,不过是给个面子而已!”

        约翰涨红了脸吼道:“孙百里,你太大胆了,就不怕我到国民政府去告你?”

        孙百里调侃地说道:“既然你要去告我,那我不妨把就再胆大点:我的部队会在保持和日军接触的情况下往租界撤退,且战且退,把这里变成战场,如果他们不敢追,那我们十九路军就以这里为据点,四出袭击日军,反正租界里要粮有粮,要枪有枪,正好可以持久抗战!这样一来,租界肯定是繁荣昌盛,贵国政府知道了,说不定给你授勋呢!到时候你感激我还来不及呢!”说完之后立即起身,准备告辞。

        约翰听他这么说,猛然醒悟此人并非中央军的嫡系,本质上是实力强横的地方军阀,国民政府对他约束力基本等于零,顿时心里凉了半截,急忙说道:“孙将军请留步!我可以让你们通过,不过不能携带武器!这是我所能做的最大让步了!军队放下武器就是平民,也符合条约的规定。”

        孙百里冷笑着说道:“约翰先生,你以为我会因为什么狗屁条约的规定,让自己的士兵冒生命危险吗?

你如果答应的话就彻底一点,出了事我自然不会连累你,否则的话…”

        约翰看着孙百里阴晴不定的表情,感到这个中国人实在不好对付,如果不答应他,租界肯定要被拖进战争,自己局长的位子铁定是保不住了,可是答应了他,就要面对日本的责难。权衡利弊之后,约翰终于下定决心,说道:“好,我答应你!”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