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血气之勇

        在形势万分危急的时候,从广西调来的第21集团军抵达前线,立即被战区司令长官部编入右翼作战集团。第21集团军是桂系的王牌,向来擅打硬仗,作战英勇顽强,在地方部队当中享有威名。白崇禧人称小诸葛,对战略战术颇有研究,纵观淞沪战场的敌我态势,然后总结中国军队前期作战的经验教训,认为如果一味被动防守,和日军摆开阵势打阵地战,纯粹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只会增加部队的伤亡,没有任何好处,最终也无法取得胜利。于是他向兼任战区司令长官的蒋介石建议,集中部分兵力,主动攻击日军,把日军的防线从中间撕开一道口子,就可以把敌人分割开来,迫使其后退。日军虽然强悍,但是却被十九路军歼灭一个旅团,证明并非不可战胜,只要实施积极防御的策略,同样有机会击溃日军。为表明自己的信心,白崇禧主动请缨,建议让第21集团军来完成这个任务。

     身为战区长官的蒋介石面对淞沪战场的困局一筹莫展,正苦于无计可施,无兵可用,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西方列强的干涉和调停上,见白崇禧愿意主动出击,正好求之不得,于是顺水推舟地答应下来,下达实施反击作战的命令。

     10月21日,中国守卫蕴藻浜的部队,正准备配合第21集团军发动全线反击,可是非常不幸的是,日军第三师团和第101师团也在这一天向南岸发起猛攻,而且日军的攻击时间比中国军队计划发起攻击的时间整整早12个小时。

     当日清晨,日军就出动大批轰炸机对南岸中国军队第21集团军第48军的阵地轮番轰炸,随后出动步兵在坦克大炮的掩护下猛攻守军防线。第21集团刚刚赶到淞沪战场,就接到出击的命令,所以匆忙构筑的工事非常简陋,在日军飞机和重炮的轰击下被轻松击毁,守军基本上在毫无遮拦的阵地上和日军作战。广西部队虽然作战勇猛,但是从来没有和日军交锋过,又缺少重武器,根本不知道如何对付坦克和飞机,依然按照过去参加国内战争时的打法,以密集的战斗队形发起冲锋。在敌人密集的弹雨中,第21集团军士兵的血肉之躯成为日军练习射击的活靶子,伤亡异常惨重。经过几天激战,第21集团军就损失过半,仅旅长就阵亡七人。

     10月23日,日军集中优势兵力,直逼真太公路,伺机包抄大场左翼。日军集中数十门重炮和四十多辆坦克,并派出三十余架轰炸机助阵,猛攻大场、庙行。守军在奋战整天后,因为伤亡惨重,只好撤出阵地,其中,第18师几乎全军覆没,师长朱耀华饮恨自杀。

     大场丢失,使得中国军队的侧翼受到威胁,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只得命令放弃北站至江湾一线阵地,部队撤退到苏州河南岸,左翼作战集团也奉命转移。

     接到战区司令长官部的命令,孙百里没有立即安排部队转移,而是把十九路军几支部队的指挥官召集起来,商议下一步的行动。

     等人到齐后,孙百里开门见山地说道:“上峰命令我们转移阵地,可是我想把部队转进闸北,作持久抵抗,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钟武说道:“现在这种打法的确是太窝囊了!是时候按照我们自己的想法打了!”

     李从文说道:“目前可是非常时期,我们公然抗命,政府搞不好会把失败的责任全部推到十九路军头上,到时候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啊!”

     孙百里解释道:“我会向战区司令长官部请命的,但是需要先听听你们的想法。”

     刘谦问道:“军长,你可不可以给我们解释一下转进闸北的目的。”

     孙百里解释道:“几年前我们十九路军曾经在闸北地区和日军打了三四个月,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有利于我军作战。另外,这里毗邻公共租界,日军的行动必定有所顾忌,可以减少相当程度的空中威胁。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淞沪会战开始到现在,中日双方在作战和调动部队的时候都避开租界。如果我们能够好好利用这一点,可以再歼灭部分日军,然后再撤退到苏州河南岸。”

     谢鼎新吃惊地问道:“难道你想通过租界袭击日军的后背?这样惹的麻烦就太大了!”

     廖启荣也说道:“千万不能这样干!到时候挑起国际争端如何收场!”

     钟武满不在乎地说道:“这个计划我喜欢!要想打胜仗,就不能顾忌太多!”

     李从文说道:“据我所知列强在租界了都有相当数量的驻军,如果拒绝我军通过,怎么办?”

     孙百里不紧不慢地解释道:“上海租界里面实力最大的是英美法三国,它们也是最反对日本侵略中国的,只要我们态度坚决,估计不会有很大的问题。实在不行,不妨先解除其武装强行通过!以我们的实力绝对可以轻松搞定!我不相信这些国家会为这点小事和中国开战,它们的利益毕竟是和我们一致的!”

     刘谦不解地问道:“我们冒这么大的险值得吗?”

     孙百里回答道:“绝对值得!日本是个岛国,兵力和资源有限,是绝对拖不起的,所以希望速战速决。而我们的作战方针则恰恰相反,用持久抗战来拖垮敌人。如果作战都以歼灭日军的有生力量为目标,不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积少成多,很快就会使日军的兵力不足。而随着战局的发展,日军的战线必定越拉越长,兵力不足的缺点更暴露无遗,再打起来就容易多了。”

     钟武幸福地问道:“军长,你这次计划对付日军的哪一支部队呀?”

     孙百里一字一顿地回答道:“第九师团,我要把它从日军的作战序列中永远地抹去!”

     李从文说道:“这个计划太疯狂了,司令部绝对不会批准的!”

     孙百里微笑着说道:“如果照实说的话,肯定不会批准,但是换别的说法就不一定了!委员长已经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国际调停上面,而国联11月初要在日内瓦召开会议,届时将接受中国对日本的控诉,为了获取国际舆论的同情与支持,有必要留下部分兵力坚守苏州河以北地区,直至会议召开。这支部队注定得不到增援,如果有非嫡系的地方部队出动请缨,我们的委员长怎么会反对呢?”

     几个师长和刘谦听完他的话面面相觑,脸上露出钦佩的神情,钟武更是大声说道:“军长好主意,这下,第九师团的末日就要到了!”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