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华为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妄想通过上诉来翻案?

       王振华猥亵儿童案,由于其知名上市企业,房地产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及情节恶劣而备受舆论关注,然而,于2020年6月17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当庭对被告人王振华、周燕芬作出有罪判决,以猥亵儿童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王振华有期徒刑五年,被告人周燕芬有期徒刑四年之后,王振华当即通过其辩护律师陈有西表示,将提起上诉,要求宣判其无罪!

       王振华猥亵儿童案,是近期的舆论热点,媒体上有非常详尽的细节,任何有基本常识的人都不难做出判断——王振华岂止是罪有应得,五年刑期简直是便宜他了!

       可王振华偏偏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要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改判他无罪,原因何在呢?

       首先,从策略上来讲,王振华及其辩护律师认为,上诉完全是个无风险高收益的博弈!

       按照我国法律,没有性器官的直接接触,便不能被定义为强奸,只能算猥亵,是故对王振华的判决是按照猥亵罪的顶格量刑。既然碰到天花板了,上诉最糟糕的后果不过是驳回维持原判而已,没有任何风险,以王振华的财力和能量,自然无论如何都是要来搏一下的。

       其次,王振华及其辩护律师团队自恃手中有几项所谓过硬的证据。

  • 王振华在酒店房间停留时间较短,不足以进行猥亵;
  • 检方提供鉴定证据是由不具备鉴定资格的鉴定机构完成的,合法性存疑;
  • 女孩的敏感部位的撕裂伤是旧伤,而非新伤;
  • 王振华承认喜欢嫖娼,但没有猥亵幼女的嗜好和前科;

最后,王振华的社会地位确保了其拥有足够的财力和人脉,显然希望通过广

泛的活动来谋求司法系统态度的改变。

       那么,王振华最终能否得偿所愿,逍遥法外呢?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并且王振华及其辩护团队极有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换来无法想象的严惩!

       首先,大案讲政治是咱们国家的特色,此案群情汹汹,王振华已经是千夫所指,倘若让他安全上岸,对维持社会稳定必将带来极大的压力,上海政法委乃至更高层面,必然给出硬性要求。

       其次,王振华辩护律师团队提出的所谓证据几乎都是无稽之谈。

       猥亵最定义的是具体的行为是否发生,而不是发生时间,更何况陈有西团队提出的所谓时间分析,是建立在完全采信王振华说法的基础上的,即他在房间里上洗手间多久,跟被害人在一起多久云云,自证清白,完全是个笑话。

       据受害者代理律师称,鉴定机构乃是司法部下属机构,倘若还没有资质,真不知道哪些机构有资质。

       伤情鉴定的医生都是具有十几年经验的资深妇科医生,比起辩护律师团队自然不知道专业多少倍,新伤的判断自然没有问题。

       王振华承认喜欢嫖娼,不过是玩个金蝉脱壳的手法,用小恶掩大罪,如同杀人案的嫌疑人为了证明自己没有作案时间,主动承认当时在偷情一样,可惜的是,喜欢嫖娼,与嗜好猥亵幼童并非不能共存的。

       最后,所谓的财力和社会关系,只能是意淫而已。在这个敏感时期,做切割都来不及,哪个敢替他王振华火中取栗?

       此外,王振华的辩护团队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为了扭转舆论,竟然将为了保护受害人隐私而禁止公开的信息公之于众,单凭这一点就证明其律师的职业操守有严重的问题,并且极有可能触犯了法律!

       综上所述,王振华及其辩护团队,必将自食恶果——GO TO HELL!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