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全歼敌军

        在日军的第一道防线和第二道防线中间的位置,独立师的突击部队和日军的增援部队狭路相逢,猛烈地碰撞在一起!

日军指挥官高举战刀,命令部队排成肉搏战的冲锋队形,中间是端着刺刀的步兵,把轻机枪手配置在左右两翼,后面的日军则用手榴弹实施远距离打击。日军计划用两翼的轻机枪把中国军队向中间压迫,再凭借精湛的拼刺技术摧毁对手的抵抗。

中国军队的指挥官也采取了相同的战术,轻机枪手配置于两翼,中间是步兵,不同的是,独立师的步兵装备的是半自动步枪,排长配备的是冲锋枪,连长以上军官配备的是盒子炮。

在自动武器和步枪猛烈的射击声中,两支军队混战在一起。凶悍的日军冒着密集的弹雨毫不畏缩地向前突进,虽然不断有人被子弹击中,但是依然突入中国军队当中,用刺刀不断攻击,许多战士躲闪不及倒在日军的刺刀下。中国军队为了尽量发挥自动武器的优势,在不断给日军造成杀伤的同时,中间的战士缓缓向后移动,和敌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同时加强两翼,压制住对手的掩护火力。表面上看,日军的前锋如同一把利刃深深地插入中国军队的心脏地带,似乎随时都可以击穿守军的队形,然而,冲在第一线的日军士兵却绝望地发现,自己已经落入陷阱之中!从中国军队弧形的边线上,半自动步枪、冲锋枪、手枪和轻机枪持续不断地射击,密集的弹雨把日军一片片扫倒在地,日军士兵端着枪膛空空的三八式步枪徒劳地向前冲去,却再也没有人能够越过致命的火网!

短短十几分钟的战斗,日军赶来增援的一个大队一千多人的队伍,只有两百多人逃了回去。独立师的突击部队趁热打铁,立即向日军的纵深发起攻击,经过短促突击,成功地击穿敌军防线,把第九师团的两个旅团分割开来。

左翼的第61师为了配合围歼行动,在独立师发动攻击的同时,也对正面的日军第101师团发起反击,经过两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成功地占领了敌人的第一条防线,然后就地构筑工事,随时准备面对日军的反扑。

右翼的第60师早已迂回到日军第九师团的侧翼,待独立师击破日军防线后,两军的防线立即衔接上,此时日军第九师团的步兵第18旅团已经成为瓮中之鳖!

9月30日上午7点整,担任主攻的第78师开始发起攻击,为了完全击溃日军的意志,孙百里不但把军部直属的炮兵旅拨给第78师,而且把第60师和第61师的重炮营也加强过来,加上第78师自己的炮兵团,共计拥有150毫米重型榴弹炮六十门,105毫米轻型榴弹炮一百余门,小口径火炮数百门,并且首次把十九路军的高炮团投入战场。

短短的十分钟,十九路军的炮兵就发射了超过两千发炮弹,对日军前沿阵地进行地毯式轰炸,所有的地面工事全部被夷为平地。第18旅团防守前沿阵地的两个大队在空前猛烈的炮火袭击下伤亡殆尽,只有不到50名士兵侥幸逃脱。当第78师的攻击部队乘着弥漫的硝烟冲上日军阵地的时候,只看见到处都是烧焦的泥土,残肢断臂随处可见。幸存的日军士兵呆呆地坐在地下,钢盔和军服上面全部是厚厚的泥土,耳朵孔里不断地向外渗出缕缕血丝。面对中国士兵黑洞洞的枪口,这些人呆滞的目光没有丝毫的变化,好像丢失了魂魄一样。

轻松地占领日军的前沿阵地,炮兵开始延伸射击,攻击部队也毫不停歇地向第18旅团发起总攻,力求一鼓作气歼灭日军。

然而,被武士道精神武装起来的日军的强悍远远超出了中国军队的想象!得知前沿阵地被突破后,第18旅团长井出宣时少将在向师团指挥部报告的同时,命令旅团直属炮兵部队对阵地前沿实施不间断炮击,接着集中一个大队的兵力,在手头仅有的十三辆坦克的掩护下逆袭中国军队!

第78师的突击部队在炮火掩护下与日军鏖战不休,连续击毁五辆坦克,一度把日军逼回出发阵地,随后,井出宣时毫不犹豫地投入全部预备队,把中国军队击退。第78师的后续部队赶上后,在炮火的掩护下,连续对日军最后的阵地发起十几次冲锋,但是都被击退。日军虽然也伤亡惨重,但是赢得了喘息的时间。

第九师团和上海派遣军司令部接到第18旅团的报告后,惊怒交加,立即命令距离最近的第101师团不惜一切代价增援第18旅团,然后从第三师团和第13师团各抽调一个步兵联队的兵力组成增援部队,搭乘海军运输舰,在第九师团后侧登陆,力求击破中国军队的包围圈,同时出动三十余架轰炸机直接支援第18旅团的战斗。

得知前方攻势受挫,孙百里果断命令全线突击,不惜一切代价,力求在日军的增援部队赶到前歼灭第18旅团!

总攻令下达后,十九路军各部同时发起攻击,一时间枪炮声喊杀声响彻战场,中国军队前仆后继,以决死的意志对日军进行最后一击。在中国军队潮水般的攻击下,第18旅团的阵地多处被突破,部队被分割成十几段,失去统一指挥,只好各自为战。悍不畏死的日军知道已经陷入绝境,还是拒绝投降,做困兽之斗,在每一个地堡,每一条战壕里和中国军队进行殊死搏斗。许多受伤的日军倒在地下装死,等中国士兵经过的时候就抱住中国士兵然后拉响手榴弹同归于尽。最后,中国军队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才把小股日军全部消灭,只剩下聚集在第18旅团指挥部附近的一股日军还在继续顽抗。

这不到两百名日军在旅团长的指挥下,把已经被击毁的几辆坦克和十几辆汽车围成一个圆圈,形成一个简单的防御工事。日军把所有的轻重机枪都架在坦克和汽车上面,居高临下扫射进攻部队,士兵们则躲在坦克后,车厢里,和汽车底部,开枪还击,使中国部队很难接近。这时候,日军的轰炸机编队开始出现在战场的上空,准备开始投弹,包围圈内的日军看到了生还的希望,更加疯狂地向外射击。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由于地面上笼罩着浓雾和硝烟,能见度太低,飞机无法找到目标,只好返回机场。

没有了空中威胁,攻击部队立刻从容部署,搬来十几门迫击炮,连续发射几十棵炮弹,把几辆卡车炸的粉碎,打开了缺口。随后,数百名战士冲了进去,把负隅顽抗的敌人全部消灭,日军第18旅团长井出宣时自知无法幸免,在防线被突破的时候切腹自杀,至此第18旅团全军覆没,成为日军开战以来首个被成建制消灭的部队。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