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血肉磨坊(四)

同一天,第九十师左翼的175旅也面对着日军第九师团的进攻,由于有限的炮火全部用来增援右翼177旅,只能完全依靠轻武器战斗。虽然此处的日军没有轰炸机助阵,但是十几辆坦克和一个联队的步兵已经具有了压倒性的优势。经过一个上午的战斗,虽然175旅拼死抵抗,但是终究寡不敌众,在中午十二点左右失去阵地。日军还没有站稳脚跟,第九十师的增援部队就赶了上来,汇合175旅发动反击,把阵地又夺了回来。日军不甘心失败,对守军的阵地进行反复炮击,在坦克的协同下再次发动攻势,阵地在两个小时之内数度易手,开始了拉锯战。

随着时间的推移,日军的兵力和火力优势更加明显,而守军随着伤亡的持续增加兵力已经捉襟见肘,难以为继。千钧一发之时,师部派出的一个营援军及时赶到,用刺刀和手榴弹把已经逼近到阵地前沿的日军赶了回去。这时候,天空中忽然下起蒙蒙细雨,到处白茫茫的一片,能见度极差,只能看到四五米的距离。日军乘机在炮兵的掩护下发动攻击,守军只好各自为战,经过十几分钟的战斗,增援部队的正副营长先后中弹身亡,连排长也死伤殆尽,部队已经失去有效的指挥。小河对岸的中国军队冒雨渡河来援,与突入阵地的日军短兵相接,白刃格斗,不幸的是,援军的营长负伤倒地,反攻受挫。175旅旅长看形势危殆,把指挥部的后勤人员全部组织起来,亲自督战。激战半个小时之后,日军渐渐抵挡不住,不料其后续部队及时赶到,一边冲锋,一边用轻重机枪猛烈扫射,使中国军队的反击功败垂成。其后,175旅虽然连续发动几次反击,无奈兵力不足,火力不够,均未能奏效,只得撤出阵地,退守杨桥。

经过一整天的战斗,第九十师官兵伤亡率超过百分之七十,已经基本丧失了继续战斗的能力。但是师长不甘心失败,集合所有还能战斗的人员,冒雨发动夜袭。天黑之后,中国军队用手榴弹和短枪开路,突入日军阵地,然后用大刀和敌人肉搏。日军猝不及防,抵抗了一个多小时后被击溃,留下两百多具尸体,防线又回到第九十师手中。半个小时后,溃退下去的日军得到一个大队兵力增援,向守军阵地反扑,依靠娴熟的拼刺技术和优势兵力步步进逼。这时候,175旅的战斗人员已经不足百人,师部的增援部队也死伤殆尽,无法遏制日军的攻势,只好放弃阵地。日军步兵一边衔尾追击,一边命令炮兵延伸射击,使中国军队无法站稳脚跟。连续放弃两条防线后,第九十师残部才凭借一条小河稳住阵脚,与追击的日军隔河对峙。

与此同时,罗店北侧猛将营、俞家桥一线的第58师阵地,在日军第101师团的猛烈攻击下,地面全部变成焦土,工事被夷为平地。经过连续两天的战斗,这里的土壤全部被鲜血浸透,战壕前面堆满了战死者的遗体。白天,日军占领阵地,夜晚,中国军队就发动夜袭,再把阵地夺回来。然而,日军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已经逐渐摸透中国军队的打法,适应了夜间战斗,使守军的伤亡迅速增加,无力发动反击。9月23日,日军第101师团全部占领罗店以北阵地,至此,独立师的左右两翼已经全部暴露在敌人的面前,面临着随时包围的危险!

左翼作战集团司令陈诚和战区司令部认为,在目前的形势下必须再次调整防线,命令已经处于日军第九师团和第101师团夹击态势下的独立师向后撤退,转进至和第九十师与第五十八师平行的牛家村一线固守。

看着命令的电文,钟武苦笑着说道:“后退,然后再被日军突破两翼,接着再后退,如此消极防御,如何能够打败日军!”

一名参谋说道:“既然命令已经下达,我们只好遵命行事,否则就是抗命不遵,后果很严重的!”

钟武看着地图沉思良久,说道:“立即向军部发报,把目前战场的态势向军长作详细地说明,看看他的意思如何。”说完之后,钟武命令接通左翼作战集团指挥部的电话,说道:“陈长官吗,我是十九路军独立师师长钟武,有重要的事情请示。”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陈诚带着浙江口音的声音:“我是陈诚,有事请讲。”

钟武说道:“目前的态势对我军极其不利,左右两翼全部被日军突破,但是反过来看的话,独立师的阵地也深深地插入日军的防线,如果司令部能够调动部队迂回至第九师团侧翼,独立师再从第101师团和第九师团的结合部向前突进,把第九师团完全割裂开,就有机会围歼这股日军。”

陈诚说道:“钟师长,独立师的战斗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按照这个计划,你们必须同时面对日军两个师团的攻击,而且还可能不至两个师团,难度是不是太大了点?再者,现在你部左右两翼的第90师和第58师已经几乎丧失了战斗力,需要从后方增调新锐部队上来接替防务,哪里还有多余的兵力围歼日军。”

钟武说道:“可是像这样逐次增兵的添油战术,最后还不是被日军给拖垮?敌人有强大的海军为后盾,部队的机械化程度高,移动迅速,我们怎么可能有他们增兵的速度快?”

陈诚耐心解释道:“钟师长,第9师团是日军的甲种师团,总编制为28500人,根据其兵力和武器装备,即使正面交锋,国军至少需要三个师才能打个平手,而包围敌人就需要三倍的兵力,再加上阻击增援部队的兵力,需要出动十个师左右的兵力才能基本达成目的。我们左翼作战集团的总兵力不过两个集团军,十一个步兵师,要阻击日军将近三个师团,兵力已经是捉襟见肘,哪里还有兵力来围歼敌军?更何况,日军有两百多架轰炸机,在如此强大的空中掩护下,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达成目的?”

钟武不死心地说道:“陈长官,我们可以把目标缩小一点,不以整个师团为目标,只要歼灭一个旅团,第9师团会基本丧失战斗力,在获得增援以前,日军在左翼就无力发动大的攻势,这样一来,我们左翼集团就可以迂回到正面敌军的侧翼,改变战场的态势。我想,到那个时候,我们十九路军的其他部队肯定已经赶到,可以痛痛快快地打一仗了!”

听了钟武的最后一句话,陈诚非常不悦,大声说道:“钟师长,请注意你的态度,能打仗的不是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