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唐朝官员选拔制度的优点

       众所周知,大唐王朝在历史长河中最为典型和突出的特点乃是多元化、开明开放和包容,上述特点也是将国势推送到中华帝国时代巅峰的根本因素。作为王朝统治关键因素的官员选拔制度,同样带有多元化、开放开明和包容的特点,同样矗立在中华帝国时代的巅峰。

       大唐王朝的官员选拔和任用,主要通过以下三个途径:科举考试、荫庇和胥吏升迁。与后世普遍形成的刻板印象不同,通过科举考试选拔官员的方式,终大唐一朝,始终都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地位,此外,通过科举考试获得功名,与利用荫庇特权之间并不是相互排斥的关系。

       首先,我们来看看唐代的科举考试。

       唐代科举的主要科目和内容极为丰富——唐代的科举分常举、制举两种。所谓常举是指每年分科举行的科举;制举是指由皇帝临时下诏举行的科举。由于常举和制举选拔人才的目的不同,因此在考试内容、考生来源、考试方法上有很大区别,而常举以其长期性、固定性的优点成为了科举中最重要的部分。

常举的主要科目是:秀才、明经、进士、明法、明字、明算、一史、三史、开元礼、道举、童子等。由于秀才考试难度过高,很快放弃,明经和进士则变成了最主要的科目。明经考试各部儒家经典和《老子》、《庄子》等,而在唐玄宗开元二十五年(737年)规定明经考试加试时务策,考官就当前时务提出策问,考生书面作答。

上面的考试内容设置有两个极其显著的优点:1,覆盖范围极其广泛,考生的学习并不仅仅局限于儒家经典。比如,宰相元载,就是因为精通道家学说,通过“道举”中的进士。2,讲求具体的实务能力,而非死记硬背的书呆子。例如,明法科,是为了选拔司法官员,考试内容则为唐律七条,令三条。3,鼓励和培养大局观和全局意识。例如,进士科考试为“时务策”五条,主要是针对当时国家的方针大计的现实来提出问题并作回答,使考生面向社会,学会观察、思考问题,设计解决办法。

唐代科举的应试者来源相当广泛——唐代科举的应试者主要由两部分人组成,即“生徒”和“乡贡”。“生徒”即官办学校的学生,一般都是官宦人家或者乡绅等富裕阶层的子弟。“乡贡”即普通的老百姓子弟,在家自学或在民间私塾、乡校学成,到县、州应试,经地方考试合格,再到京师应试。

显而易见,这种制度上的设计让寒门子弟中的佼佼者同样有机会通过考试来晋身官僚,从而实现自下而上的阶层突破。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荫庇制。

唐朝的官员品级依正、从、上、下分为九品三十级,在这个漫长的官场阶梯上有两条泾渭分明的界限:第一个界限是在六品到五品之间。五品以上官员可以享受到的特权之一,也是最重要的特权,便是可以指定自己的一个儿子获取荫庇入仕的资格,而不需要经过科举考试。第二个界限则是四品到三品之间。三品以上的官员获得了成为宰相的资格。

在大唐王朝中后期,全国范围内五品以上的官员总数基本上保持在2000个左右,那么通过荫庇为官的数量自然不会太少。从表面上,荫庇为官的官宦子弟没有通过科举考试,水平令人担忧,然而,实际上由于他们的父辈都是朝廷的现任官员,长期处理各种具体事务,通过自身的耳闻目染和父辈的言传身教,获益良多,故而在为官之后,反倒是他们往往比科举官员更快的适应职位,结果造成了荫庇制官员经常嘲弄科举官员迂腐不通世务。例如,中唐最著名的铁腕宰相李林甫就是利用荫庇之权入仕为官的,他的能力和手腕,绝对是大唐中晚期的第一!

第三,胥吏升迁。在我们现代人看来,“官吏”似乎是一个整体,但实际上在漫长的中华帝国时代当中,官是官吏是吏,两者之间不但泾渭分明,而且在绝大多数时间里,吏是绝对不允许、不可能变成官的。但是,唐朝对此同样保持了开明的态度,吏只要表现出色,就可以变身为官,甚至位极人臣。

最典型的例子是玄宗朝的宰相牛仙客,最初是在鹑觚县担任小吏,受到县令傅文静的器重,傅文静后升任陇右营田使,牛仙客被召为佐吏,再因军功累迁至洮州司马,实现了从吏到官的质变和跃迁。

与大唐王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宋明清三朝,官员选拔几乎完全依赖于科举,而考试的模式、内容更是逐渐趋于偏执、保守,庞大的帝国让一群书呆子来管理,与此同时,官与吏之间则设下不可逾越的鸿沟,失去了向上通道的胥吏们,自然只能把目光投向敛财,于是乎便利用本乡本土和业务精熟的优势,将科举官员玩弄于鼓掌之间,上下其手。

依靠这样的官僚体系,要是能实现真正的强盛,简直是痴人说梦!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