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血肉磨坊(二)

        日军的第一次进攻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地打退了,而且取得的战果和自身的损失之间差距是如此的巨大,连王大有这样的老兵都感到有些难以置信!可是那些没有和日军交手经验的官兵们开始陷入极度的兴奋当中,认为日军不过如此,刚刚入伍的新兵尤其高兴,背着缴获的武器不住地在战壕里走来走去,乐得合不拢嘴。

        周富贵走到王大有的面前说道:“老王,你把日本人吹得那么厉害,怎么打起来不是那么回事呀,我才开了两枪他们就撤了,真是不堪一击!你们这些老兵肯定是被日本人打怕了,才会觉得他们很厉害,是不是?”

        王大有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周富贵的班长冯春生就跑了过来,在周富贵的后脑勺上狠敲一下,骂道:“看你小子嚣张成什么样!你以为日本人是吃素的?咱们之所以能取得这么大的战果,主要是因为日军太轻敌了,如果他们认真起来,很难对付的!你这些毛头小子懂什么!马上给我修工事去!”

        赶走了周富贵,冯春生对王大有说道:“老王,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往心里去。”

        王大有说道:“他没跟日本人打过仗,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不过,要是上面也这样想就麻烦了!”

        冯春生笑着说道:“这些团长营长全都是从一二八打出来的,怎么会想不到这一层!我们还是抓紧时间修工事吧,估计小鬼子一会就要来报复了。”说完之后立即指挥自己的部下修补工事。

        得知前线的战果后,钟武高兴地说道:“打的痛快,终于报了一二八的一箭之仇!这些小鬼子,仗着武器装备好,气焰嚣张,现在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我们十九路军的厉害!”

        身边的一个参谋提醒道:“我看日军主要是因为过于轻敌才遭到惨败的,虽然我军在步兵武器上面比敌人强一些,但是敌人的空军优势是压倒性的,他们肯定会出动空军来报复的!”

        钟武说道:“是啊,小鬼子的报复心很强,这里又是他们的攻击重点,肯定会派空军来关照我们的!”说完想了想,说道:“命令炮团立即转移阵地,一团和二团抓紧时间修补工事,重点加固防炮洞,让工兵部队抓紧时间构筑防空洞,防备敌人的空袭!”

        半个小时之后,东面的天空出现了黑压压的轰炸机群,朝着独立师的阵地扑了过来,一颗颗炸弹从天而降,转瞬之间就把阵地淹没在火海之中,第一批飞机刚刚投完弹,第二批轰炸机又出现在战场上空,对独立师的阵地进行地毯式的轮番轰炸。经过连续五轮的轰炸后,日军的侦察机再次飞临战场,进行低空侦察,确认轰炸取得满意的效果后才结束了攻击。轰炸机刚刚离开,日军的炮兵又开始了长达十分钟的炮击,首先是用密集的弹雨把守军的阵地里犁了一遍,然后对暴露在地面上的火力点进行重点清除。

炮击之后,一个个坚固的火力点被炸得千疮百孔,战壕几乎全部被夷平,连阵地前沿的反坦克壕也多处被炸塌,整个防御工事被破坏殆尽。留在阵地上的一个连伤亡殆尽,五个防炮洞被完全摧毁,十二个防炮洞不同程度的损坏,总共伤亡了三百多人。幸亏日军认为江南地区水道纵横,地下水位高,中国军队的工事不可能修的特别坚固,采用的全部是50公斤的小型炸弹,才使得大部分放炮洞保全下来,否则,独立师至少要伤亡千人以上。

王大有爬出放炮洞,用力摇摇头,抖落满身的泥土,然后沿着已经被爆炸掀起的浮土全部埋住的交通壕匍匐前进。忽然,他看见一条沾满血迹的手臂被掩埋在地下,连忙用力往上拉,手臂应手而出,用力过猛的王大有仰面摔倒在地,他这才发现拿在手里的胳膊是被弹片齐根切断。王大有默默地把手臂摆在身旁,吐了口满是泥土的唾沫,继续朝自己的阵地爬去,在他的身后,一个个满身泥土和血迹的身影逐渐汇集起来。

这时候,整整一个大队的日军出现在阵地的前面,八辆坦克一字排开在前面开路。吸取了上次轻率进攻的教训,日军采取了稳扎稳打的战术,缓缓向前推进,坦克每前进一段就停下来,对可疑的目标进行炮击。独立师的阵地死一样的沉静,好像根本没有军队在驻守一样,300米,200米,150米,随着距离的逐渐缩小,日军的戒心也逐渐消除,在轰炸机和大炮的反复攻击下,无论多么坚固的工事也摧毁了,守军能够存活下来的肯定寥寥可数。

日军的坦克终于再次推进到反坦克壕前面,坦克开始寻找已经被炸塌的地段继续前进,后面的步兵立刻跳下壕沟,开始发起冲锋。

随着一声大喊:“开火!”独立师阵地上的轻重机枪和半自动步枪欢快地鸣叫起来,无数人影从泥土中站起来,把一颗颗手榴弹投掷出去。

几十名爬上战壕的日军首当其冲,被密集的弹雨击倒在地,后面的日军见机不妙,立刻把枪支架在壕沟的边上和守军对射。这时候,守军投掷的手榴弹从天而降,把壕沟里的日军炸得人仰马翻!日军还没有从回过神来,另外一波手榴弹又落了下来,守军的手榴弹好像永远也用不完似的,没完没了地落入堑壕之中。日军被压在两米深的壕沟里面,躲没处躲,藏没处藏,伤亡惨重,一些日军拼命爬出壕沟,立即被密集的弹雨打成了马蜂窝。十九路军在一二八事变的时候发现,日军使用的圆形手榴弹投掷距离远远不如中国的长柄手榴弹,所以格外重视手榴弹的配备和使用。反坦克壕和防线之间的距离是五十米,是长柄手榴弹的最佳投弹距离,而日军投出的手榴弹却大部分落在阵地的前沿。

正当日军的进攻部队被压在反坦克壕附近进退维谷之际,三辆坦克终于越过一段被炸塌的壕沟,出现在阵地的前沿,坦克上的机枪立刻开始扫射,十几名守军士兵刚刚站起身来,还没有来得及掷出手榴弹就被击中,一头栽倒在地,随后,手榴弹接二连三地爆炸,造成更大的伤亡。得到坦克有力的支援,残存的数百名日军纷纷爬出壕沟,端着雪亮的刺刀嚎叫着冲了上来。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