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真正国民

        孙百里指着地图下方的一个黑点说道:“根据《上海停战协定》的规定,中国军队必须全部撤出上海市区,只保留警察部队,但是日本却可以在上海保留5000人的海军陆战队。如果我们能够集中优势兵力,把日军包围在租界内,摆出聚而歼之的架势,日本政府肯定会把华北的部队调过来增援,这样一来,即使在上海失利,日军也只会沿着长江向西攻击南京、武汉。长江中下游地形复杂,到处是丘陵和山地,并且河道众多,不利于机械化部队的展开,使日军的优势不能得到有效的发挥,有机会遏制其攻势。”

        刘谦感到迷惑不解,问道:“可是这样还是两面作战呀?并且两个战场相距一千多公里,不能互相支援,最后还不是各自为战!日军有强大的海军为后盾,军队调动迅速,不是更加有利吗?”

        孙百里解释道:“日本的常备军不过十七个师团,除去要防备苏联和驻守其本土、朝鲜、台湾的部队,可以调动的兵力就十个师团的兵力,现在基本上都集中在华北前线,如果在上海另辟战场,只有从华北抽调兵力,这样一来,汤恩伯和卫立煌就能在华北形成局部的兵力优势,这时候,山西的阎锡山和山东的韩复榘如果能够同时挥师北上,不但能够收复华北,而且有机会进入东三省,把战线转移到满洲国,使敌人首尾不能相顾!”

        李从文说道:“这个计划别说是由我们十九路军来提,就是中央军内部提出来也通过不了!阎锡山和韩复榘怎么可能同意离开自己的地盘,去火中取栗呢?最后只怕是上海打的热火朝天,华北却平安无事!”

        钟武说道:“他们难道不知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的道理吗?大家都只顾自己,真以为单凭中央军就能够打败日本?”

        廖启荣说道:“虽然不能这样随意揣测别人,但是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我看这个计划还是要斟酌斟酌,暂时不要向军事委员会建议。”

        孙百里看到大家还是有很大的疑问,就继续解释道:“其实,挑选上海开辟战场还有另外一个目的!一二八的时候,日本之所以在上海挑起事端,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想藉此向列强展示实力,赢得有利的国际地位。我们中国军队如果能够把日军的海军陆战队歼灭掉,不但可以打击日本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鼓舞国内的民心士气,而且可以向列强证明中国军队的战斗力,让他们在考虑对华政策的时候重新权衡一下利弊:日本不一定能够赢得这场战争!”

        刘谦说道:“听一些犹太人讲,好像欧洲的局势不太稳定,德国正在全力扩军备战,很有可能向英法开战,以报一战惨败的一箭之仇。国民政府和我们福建地方政府都和德国保持比较亲密的关系,而美国既是在中国的投资是最多的国家,又是英国的盟友,这当中的关系非常复杂,可能不是我们能够了解和控制的——我们毕竟只是地方政权!”

        “刘谦,你居然开始了解国际形势了,真是好样的!”孙百里高兴地夸奖道:“现在国际形势的确非常复杂,需要把中日战争放到国际关系中考虑。作为地方政府虽然无权干涉国家的外交策略,但是可以根据国际形势做准备工作,避免遭受不必要的损失。德国政府即使和英法开战,也不一定会断绝和我们的关系,毕竟这里有他们急需的钨砂!再说,现在我们的军火基本上能够做到自给自足,对国外的依赖性已经没有多大了,不用顾忌什么的!”

        说服了指挥官后,孙百里立即把自己的建议整理出来发送军事委员会,同时表示十九路军自愿作为前锋,攻击上海的日本海军陆战队。

        孙百里正在厉兵秣马准备随时开赴前线的时候,杜周南却告诉了他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杜周南说道:“从7月8日中日开战到现在,离开福建的犹太人已经达到五万余人,而且还在持续上升当中!还是古人说的对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呀!我们把他们从德国救出来,又多方照顾,这些人非但没有丝毫的感激之情,反而在我们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逃之夭夭,实在是令人不齿!”

        孙百里急忙问道:“罗思柴尔德走了没有?”

        孙百里得到否定的答复后,立刻给罗思柴尔德打电话,要他立即赶到省政府参加重要的会议。

        罗思柴尔德刚刚进门,屁股还没有坐稳,杜周南就质问道:“罗思柴尔德先生,这些天,你们犹太人纷纷逃离福建,搞得人心惶惶,对得起我们吗?”

        罗思柴尔德说道:“我虽然在同胞当中有些威望,但是也不能干涉他们的行动自由啊!我只能保证自己和家人不会离开,和你们一起抗击日本侵略者!”

        孙百里看杜周南马上就要发作,连忙制止,用舒缓的语气说道:“罗思柴尔德先生,您所作的还远远不够!我们福建耗费巨资,冒着和德国政府翻脸的危险把大批犹太人接到这里来,不但给与中国国籍,而且在很多方面给与照顾,其目的有两个:第一,是不忍心看到一个民族就这样被毁灭掉。第二,是希望借助你们的知识和技术来推动地方的工业发展。可是现在呢?这些人看到中国和日本开战了,立即到各国的领事馆申请签证,准备离开福建,逃到安全的地方去!从你的角度来看,他们的举动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是你处在我的位置,你能够接受吗?你还愿意继续从德国接犹太人出来吗?你还会无偿提供中国的国籍以方便他们逃离这里吗?”

        罗思柴尔德的老脸立刻涨的通红,说道:“异地而处,我也不会同意的!”

        孙百里看他的态度不错,心头的火气消了一点,问道:“犹太人一直散居在世界各地,主要集中在欧洲,虽然你们智慧过人,又善于经商,但是却一直饱受歧视和压迫。罗思柴尔德先生,你知道其中的原因吗?”

        罗思柴尔德恨恨地说道:“还不是因为我们没有自己的国家!”

        孙百里说道:“现在有一个国家不但愿意接纳犹太人,而且给其全部的公民权,有些方面的待遇甚至超过了本国人,可是你们为什么还是不能把她当成自己的国家呢?如果犹太人继续这样不断地从一个国家迁徙到另外一个国家,把自己始终当成局外人,哪个国家愿意接受这样的国民呢?和平的时候,你们在这里赚钱,危险来临的时候就溜之大吉,怎么可能给所在国的民众留下好印象?绝对聪明的犹太人却背负着吸血鬼的名声数百年,难道不应该反思一下自己吗?”

        说完这番话,孙百里炯炯有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罗思柴尔德,看他如何回答自己的问题。

        罗思柴尔德陷入沉思当中,耳边不时回响起孙百里的质问,还是对犹太民族的习惯进行反思。几分钟后,他抬起头,迎着孙百里的目光说道:“也许我们真的错了!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来劝说族人,让他们不但留下来,而且向每个中国公民一样尽自己的义务,包括加入军队!我只希望孙将军能够继续从德国挽救族人,不要因为这件事使那些还没有逃出来的同胞失去生存的机会!”

        孙百里郑重地说道:“我答应你!”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