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多省份扩大公务员招录看当前体制思路

先看今天三联生活周刊微博上发布一则新闻: 【多省份扩大公务员招录规模,内蒙古扩招近400%】6月9日,内蒙古自治区公务员局发布了党政群机关(参公单位)2020年考试录用公务员(参公人员)简章。内蒙古本次计划招录公务员共计7270人,较上年度的1471人,本次招录扩招幅度接近400%。

除了内蒙古,今年4月启动公务员招录的山东,计划招录7360人,相比于去年3047人的招录规模,增幅超过140%。福建今年计划招录3724名公务员,较去年的2471人,增幅超过50%。河南今年计划招录9837人,较去年的7478人,增幅超过30%。

此外,尚未正式启动公务员招录的湖北省,此前已经明确2020年公务员招录计划增加20%,选调生招录计划增加50%。

初看新闻,相信很多人跟笔者一样感到有些懵逼:贸易战叠加疫情影响,经济严重下滑,高层天天讲要压缩政府开支,这扩招分明是反其道而行之!为什么呢?

不过,再联系起今年退休人员工资上调的养老金继续上调5%的举措,细细思量,便会发现其中的端倪。

显而易见,当局的思路不是保经济,而是在未雨绸缪,全力维稳!

站在统治者的角度,当前中国,最不稳定的因素,或者说容易闹事的群体,自然而然是刚刚毕业,踏入社会的大学毕业生。这些人,年轻、冲动,对未来充满美好的憧憬,同时又肩负着父母亲人的殷切希望。倘若一毕业便失业,大多数人是难以承受的,悲观厌世倒还好处理,可万一被某个社会热点问题给引发了、聚集了,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因此,首要任务是把这个数量庞大到近千万的群体稳住,办法有两个:1,扩大研究生招生规模,让他们继续读书;2,便是扩大公务员招录规模,将他们纳入队伍里来——这一招千多年前,宋太祖赵匡胤用的最溜,一旦到了灾年,便扩军,把流民和不法之徒全都收编,变成体制的一部分。

稳住学生之后,第二大难搞群体便是城市居民了。经济危机之下,城市居民没有一亩三分地,可偏偏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过去20年间疯狂城市化期间,从农村出来的,还没有培育出城市生活的安全感。而同样是这些人,因为改开的原因,或多或少有些公民权利意识,倘若这些人不稳住,同样难以收拾。

于是乎不断的调高养老金,通过老人的手,反向补贴城镇居民,如此一来,既达到了保消费保民生的目的,又成功的规避了全民发钱的巨大压力。

为何不学发达国家,全民发钱呢?原因很简单,前面两个群体的补贴,都是从农民和农民工、城市边缘群体身上收割来的!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