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子多福,贻害千年的错误观念

多子多福有两层意思:第一,重视人口的增长,尤其是男丁,可以将自己的基因延续下去,从而在生存竞争中胜出;第二,男性后代的增多能给父母亲增添幸福感。

众所周知,中华文明是诞生在黄河流域的农耕文明,在殷商和周朝,由于人口基数少,农业生产技术落后,在进行农业开发或者与自然力量进行搏斗时,必须投入尽可能多的人力,处于真正意义上的“人多力量大”时期,故而重视人口增长,鼓励人口增长,尤其是作为主要劳动力的男性的数量,更是重中之重,于是乎便产生了“多子多福”的观念,以至于殷商时代的青铜器上会铸上“子孙永昌”的祝福。

然而,世易时移,从秦国重新统一天下开始的整个帝国时代,除了少数因为战乱而造成的人口急剧减少的非常时期之外,大部分时间内,封建王朝们面对的是人口增长过快而不是减少的压力,由于劳动生产率低下的限制,土地的产出有限,能供养的人口同样是受到限制的,于是不可避免的在整个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上至皇族下到庶民,非但享受不到所谓的“多子多福”,反倒真真切切的体会“多子”带来的祸患。

秦始皇刚刚死去,胡亥为了夺位,便干掉了哥哥公子扶苏,从而开启了皇室内部,兄弟之间互相屠戮的先河,其后的两千年间,没有任何一个朝代能够幸免:汉朝以“七国之乱”而闻名,用卑鄙手段得到天下的西晋不甘示弱,献上“八王之乱”,隋炀帝杨广逼迫前太子,哥哥杨勇自尽,唐太宗李世民更厉害,杀兄杀弟,顺便连侄子侄女全都干掉,还把他老爹给软禁起来——多子多福,唐高祖李渊是肯定有不同看法的。

宋朝的皇族都是有学问、爱知识的,做事自然手段是高明了不少,太宗赵匡义干掉赵匡胤的“烛影斧声”变成了千古迷案,他们俩的母亲大人不知该作何感想。

元朝皇室是蒙古人,马上民族,兄弟之间除了在皇宫里面斗,还喜欢带领各自的人马在欧亚大陆上开练,成吉思汗泉下有知,是该高兴呢还是伤心呢?明朝朱元璋自以为吸取了教训,可前脚伸腿,后脚儿子就把孙子给做掉了,然后那些不断繁衍、增加出来的子孙形成一个总数过百万的皇族,竟然活生生的把一个国家、一个朝代给掏空了。

作为愚昧和落后代名词的满清,更是把“兄弟阋于墙”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为了争夺皇位,不但拉帮结派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而且天才的发明了“圈禁”这种专门对付宗室的刑罚,而被“圈禁”的皇位竞争者,要么抑郁而终,要么纵情声色,据说被圈禁了后半生的康熙的大阿哥胤禔竟然生了几十个孩子——监狱里养孩子,“性福”可能是有的,“幸福”就未必了!

咱们在来看看处在中间的官绅士大夫阶层,能否享受到所谓的“多子多福”的乐趣。官绅有权有势,有钱又有闲,既然想多子,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多娶几个老婆,古代推崇三妻四妾,且把“无后”当成严重的不孝,故而在法律上和道德层面都没有限制,官绅士大夫们基本上都能得偿所愿,娶好几个老婆,生一大群孩子。然而,由于封建家族等级森严,老婆有妻妾之分,生下来的孩子自然又分为嫡出和庶出,身份的不同,年少时家族的支持力度和待遇不同已然不同,成年后则在爵位和财富的继承有着天渊之别,如此一来,兄弟之间的明争暗斗比皇族差不了多少。前段时间有个热播古装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把北宋时期封建大家族内部的血腥争斗栩栩如生的展现出来。此外,看过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的读者,应该对贾府内部的财富争夺不陌生,那位儿孙满堂的老祖宗,幸福在于被假象完全蒙蔽了,假如她看到了全部的真相,不被气死才怪。

说完中上层再说底层——“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底层的自耕农要想维持自身生活水平不降低,又想保证子孙的福祉的话,恐怕除了极少数特别能干的有望跻身上层的之外,没有几个想多生儿子的。原因很简单,中国没有“长子继承”的传统,农民家庭的财产继承基本上都是平均分配,结果是只要有两个儿子就变成了“十五亩地半头牛,老婆孩子喝稀粥”,要是生他三个四个,恐怕连喝粥都困难。

至于那些更底层的佃农、雇农、流民等等,就更不要说了,生下来的不过是给富人当牛做马的命运,完全与幸福无缘。

或许有人说,现在科技进步了,劳动生产效率大大提高了,社会福利也有很大的改善,能够满足“多子多福”的前提条件。可惜的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种观点放在上个世纪还勉强成立,现在就完全不可能喽——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机器人、云计算等等,这些技术进步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工作机会的减少,连工作机会都没了,上哪里挣钱养家?要是连养家都困难,还幸福个毛线啊!?现在出生率逐年下降,原因就是那些已婚的都想通了、看透了!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