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一兵难求

        早上八点还没过,新二师新兵征集站前面就已经排起了长龙,由于早起赶路,很多人的衣服都被露水和汗水打湿了,很多人把上衣脱了下来,享受一下初秋的清凉。

        新二师、四十九师和五十六师作为十九路军的非主力部队,被安排在最后开始整编,负责招募新兵的军官本来担心没有足够的兵员,看到门前热烈的气氛终于放下心来。每个月五元的军饷虽然不是很高,但是衣食住行全部免费,再加上十九路军的装备好,待遇优,对年轻人还是有相当的吸引力的。更何况,这些人也知道,家乡的之所以能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主要是十九路军的功劳,所以加入军队也是非常光荣的事情。十九路军的部队又一直在扩编,晋升的机会大幅度增加,如果能够当上军官,不当可以光耀门庭,军饷也会相应增加,前途非常光明!

        然而,经过军医的简单身体检查后,征兵站前面的长龙消失了,原来好几百人的队伍只剩下寥寥数十人还在接受其他方面的测试。征兵官急忙走到军医身旁,说道:“老兄,你不要检查的太严格了!向你这样搞法,我什么时候才能把人召满啊?”

        军医没好气地回答道:“老弟,我已经放的很宽了!”拿起一叠表格,说道:“这个人有肺结核,你要不要?”然后抽出另外一张,说道:“这个人有血吸虫病,你要不要?”接着不断抽出新的表格,把淘汰者所患的疾病逐一说明。

        征兵官连续听了十几个之后,终于忍不住了,告饶道:“老兄,你不要说了,我知道错怪你了,给你赔礼道歉还不行吗!征集工作你也有份的,能不能想个变通的办法出来?”

        军医火气消了下来,心平气和地解释道:“原来的年龄范围是从十八周岁到三十周岁,我已经放宽到从十六到三十二,同时把身高的要求也降低了很多,那些营养不良和所患的病症在部队能够治好的也全部放行了,但是满足要求的只有这么点,你叫我怎么办?”

        征集官懊恼地说道:“条件好的都被前面的几个师给挑光了,留给我们的就是这些老弱病残了,怎么能够完成任务呢?”

        军医安慰道:“我估计其他征集点的情况也差不多,就如实向上峰报告得了,让师部来解决这个问题。”

        征集官无奈地说道:“也只有这样办了!”

        半个月后,三个非主力师的报告全部汇集到军部孙百里的办公桌上,看着报告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五六百万人口的省份,居然征集几万新兵都这么困难!为了掌握第一手的资料,孙百里急忙赶到卫生厅了解情况。

        卫生厅长徐济世听说孙百里来了,不敢怠慢,连忙从档案室里翻出厚厚的几叠资料,亲自搬到自己的办公室。徐济世已经六十来岁了,出身于福州的一个著名中医世家,又在日本接受过好几年的西医训练,医术高明,在民间享有极高的声誉,蔡廷锴组建政府的时候亲自登门,请他担任卫生厅长。福建事变结束后,在孙百里和杜周南的再三邀请下,他二次出山,主掌卫生事务,对福建的医疗状况非常了解。

        孙百里看老先生急急忙忙地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捧着厚厚的卷宗,长衫的下摆沾满了灰尘,连忙迎上去,接过卷宗,非常过意不去地说道:“徐老,我只是要了解大致的情况,用不着看这些资料的!再说,这些事,让下面的年轻人做就行了,把您老累坏了可就不值得了!”然后搀扶着徐济世坐下。

        徐济世擦擦额头的汗水,说道:“不碍事的,我这把老骨头也要多运动才行。”接着指着卷宗说道:“这些是历年来福建全省非正常死亡人口的统计表和急性传染病造成的大面积人口死亡的统计数据。”

        孙百里问道:“徐老,您给我看这些干什么?”

        徐济世回答:“我知道你想了解民众的健康状况,这些数据和表格是最有说服力的!从民国成立到现在,福建的人口死亡率一直在千分之二十左右,和新生儿的出生率基本持平,所以人口的总数基本没有增加。而在死亡的人口当中,新生儿所占的比例最高,其次是妇女,人口的平均寿命不到三十五岁。以这样的健康状况,你应该能够理解为什么招不到兵了吧!”

        孙百里听完之后感到心情异常沉重,忍不住问道:“我们十九路军入主福建以来难道就没有改善吗?政府在这上面可没少花钱啊!”

        徐济世安慰道:“当然改善了,而且是显著的改善!去年的死亡率就降低到千分之八左右,死亡人口减少了一半以上,人口首次出现了增长!只是卫生条件的改善,效果不是短期能够看出来的,要有耐心!”

        孙百里问道:“造成死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徐济世回答:“疾病和营养不良。在疾病当中,危害最大的就是瘟疫、伤寒等重大传染病,一旦流行起来, 死亡人数相当地高!”

        孙百里缓缓点头,说道:“徐老,这些档案我先带回去,看完之后再送回来。”接着又说道:“现在,我们的经济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有能力来改善民众的医疗条件,再也不能让这些鲜活的生命过早地消逝,必须立刻采取措施!”

        当晚,孙百里连夜翻看卷宗,里面触目惊心的数字让他彻夜难眠。

        次日上午,孙百里带着卷宗来到杜周南的办公室,说道:“杜先生,你看看这些资料。”

        杜周南随手打开一份看了看,说道:“这些情况我早在就任潮阳县长的时候就已经了解了,而且也不单单是福建广东是这样,我估计全国都好不到哪里去!”

        孙百里说道:“我们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坐视不理呀!必须加大对医疗卫生系统的投入,切实改善卫生条件,使人民能够健康地生活。”

        杜周南说道:“我也想啊,可是已经没有多余的钱了,收购粮食花的太多了!再说,即使有钱多开设医疗机构,又上哪里找那么多的医生!”

        孙百里说道:“医生没有问题!我们送到德国去培训的一百名医生年底就可以回来了,从这批人当中挑些出来成立一个医学院,就可以源源不断地提供医生了。倒是经费确实是个问题!”

        孙百里来回走了几趟,忽然说道:“我有办法了!”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