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谷贱伤农

        孙百里风尘仆仆地赶回福州,屁股还没有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坐稳,杜周南就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说道:“百里,现在你是越来越会算计了,连老蒋都被摆了一道,真是不简单!还是我慧眼识英才呀,早就看出来你有生意人的头脑。”

        孙百里笑嘻嘻地说道:“这可是黄光锐自己送上门来让我敲的,不敲白不敲!谁叫他偏偏要到韶关去加油呢?”

        杜周南调侃地说道:“百里,我发现你这个人越来越不厚道了!当时粤北、赣南全部在我们的控制下,他落到哪里都跑不出你的手心。”然后严肃地问道:“我听说你最后还是扣留了几架飞机,是不是真的?”

        孙百里回答道:“哪有这回事,我只是把黄光锐不要的几架破飞机运回来而已。”

        杜周南说道:“我想你也不会做这种没头脑的事,不值得为区区几架飞机得罪中央。福建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是几架飞机还是买得起吗!”

        孙百里连忙追问道:“杜先生,听你话里的意思,似乎财政状况还不错呀,是不是?”

        杜周南回答:“我们欠德国政府的贷款已经在两个月前全部还清了,钨砂矿的收入就回到自己的手里,仅仅这一块,每个月就多出将近百万元的收入,足够应付你整编军队的开支!南京政府前后两次又拨款两百万,再加上你从广东搜刮回来的物资也价值不菲,财政自然就宽裕许多了。”

        孙百里问道:“那你打算把这笔钱用到哪里?”

        杜周南回答:“还没有想好,所以过来和你商量一下。现在,福建的经济已经步入正轨,进入高速增长的时期,不需要过多的干预,故而政府的投资一定要放在比较长远的项目上。”

        孙百里说道:“福建的经济虽然不错,但是在其他方面还是有很多的不足之处!这次出兵两广,有三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一,黄光锐的机群出现在韶关上空的时候,民众异常恐慌,四散奔逃,但是有没有防空洞藏身,只好往兵营跑。第二,中央军大兵压境的时候,广西能够在短短的半个月时间内动员十几万人的部队参战。第三,陈济棠苦心经营广东十余年,却败亡的这么快!虽然勾结日本,不得人心是最主要的原因,但是他极为信任的余汉谋、黄光锐等人早就被蒋介石收买也是中央的原因。南京对地方势力的渗透能力实在是太强了,不能不防啊!”

        杜周南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把钱花在修建防空洞,建立动员体制和反渗透机关上面吗?”

        孙百里回答道:“是的,你认为可以吗?”

        杜周南回答:“当然可以!福建的城市大部分都是在山区,肯定有很多山洞,稍微加固、扩大就可以了,不会花很多钱。我们很早就仿照广西建立了民团制度,利用已有的人员和组织就可以建立完善的动员体制了。我虽然对与情报工作不是很清楚,但是感觉也花不了多少钱的。所以这笔钱应该能够实现你的计划。”

        孙百里看到自己在广东就开始筹划的几件事可以顺利实施,非常高兴,立刻迫不及待地和杜周南商量具体的计划。然而,几天后的一件事情却迫使他不得不暂时中止了这几项计划,把钱用在更需要的地方。

        这天上午,二十多名从全省各地赶来的农民、地主议政代表一起到省政府拜会孙百里,要求他处理一项紧急事件。孙百里在人群中意外地发现了蔡大力,连忙问道:“蔡先生,你怎么也来了?”

        蔡大力愁眉苦脸地说道:“快要破产了,是来请政府帮忙的!”其他代表立刻七嘴八舌地说道:“是啊,政府要是不帮忙,我们真的活不下去了!”

        孙百里不解地问道:“今年风调雨顺,收成应该不错的,怎么会这样呢?”

        蔡大力苦笑着说:“坏就坏在风调雨顺,收成不错上面!”接着详细解释道:“今年长江以南的稻米产区普遍风调雨顺,产量达幅度增加,而稻米的主要产区湖南和广东的增加幅度更是特别大。可是谁也没想到,粮食的价格却大幅度下滑,湖南的米价居然跌到了五块钱一石,如果按照这个价钱来算的话,连本钱都保不住!”

        一个代表补充道:“这几年,工业发展迅速,土地也就越来越集中,每户农民至少都有几十亩田,多的甚至有数千亩,这样一来,损失也格外大!”

        孙百里非常着急,连忙问道:“米价为什么跌得这么厉害?”

        蔡大力回答道:“还不都是被洋米压的!洋鬼子把他们的粮食用轮船送到中国来,卖的比我们的便宜多了,米价自然就跌下去了!”

        孙百里立刻意识到问题非常严重,而自己的经济知识又极为有限,一时之间难以解决,只好让代表们先回去,等政府想出妥善的处理办法。好不容易把代表们劝走后,他急忙把杜周南叫了过来。

        杜周南弄清楚原委后,对孙百里解释道:“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这几个国家地广人稀,每个农场的面积动辄几十万亩,又广泛采用机器,所以生产成本很低。倾销到中国来之后,自然对国内的农业造成致命的威胁。”

        孙百里问道:“我们不进口粮食不就行了!”

        杜周南说道:“根据国民政府与这些国家签订的条约,是不能限制进口的。”

        孙百里说道:“难道就没有办法了?”

        杜周南说道:“办法倒是有,但是风险太大了!”

        孙百里问道:“什么办法?先说出来听听。”

        杜周南说道:“就是由政府出钱,用高于市场的价格从农民手中收购粮食,避免粮农破产。但是这样不但要占用大笔资金,而且只能暂时解决问题,如果以后年年如此怎么办?”

        孙百里问道:“日本有没有这种事,他们又是怎么处理的?”

        杜周南说道:“当然也有。日本政府在对进口粮食征收高额关锐的同时,给国内的农民提供补贴,使进口粮食和其国内的农产品处在同一个价格水平上,所以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孙百里说道:“我们控制不了海关,所以不可能采用日本的办法,只好由政府出资购买了。如果明年还有这样的情况,就禁止进口粮食,同时严禁其他地方的粮食流入福建,我们自给自足总可以了吧!”

        杜周南说道:“你这样做会惹出很多麻烦的,最好的办法是引导农民逐步采用机械来代替人力,提高生产效率,降低成本,政府再适当给与补贴,使其具有和进口粮食竞争的实力。”

        孙百里叹服地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可以先在政府开办的农场里面试点,然后再向全省推广,政府同时提供资金和技术的支持,肯定会取得良好的效果!”

        杜周南说道:“购买粮食要一大笔钱的,这样一来,你的几个计划必须后延几个月了!”

        孙百里说道:“晚点没关系,现在不是还没有打仗吗!”

        省政府的及时干预,使福建农民逃脱了破产的命运,而其他省份的农民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很多人因此背上了沉重的债务,极大地挫伤了种粮的积极性,留下极大的隐患。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