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和平解决

        收到南京的拨款后,孙百里立刻把软禁起来的黄光锐和几十名飞行员放出来,亲自礼送的飞机场。孙百里看黄光锐仍然怒气未消,道歉道:“黄司令,这几天实在委屈你们了,请千万不要往心里去,百里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黄光锐用嘲讽的语气说道:“孙将军真是太客气了!我们这几天吃得饱、睡得香,还有人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哪里有什么委屈可言!只不过像你这样为所欲为,小心不要步陈济棠的后尘啊!”

        钟武听了火冒三丈,说道:“你这话也太歹毒了!我们这几天给你们好吃好喝地供着,连毫毛都没有动一根,难道也算委屈你了!”

        孙百里急忙示意钟武不要再说,自己继续解释道:“黄司令,你也知道,我们十九路军虽然听命于中央,可是军费却要自筹,由于福建山多地少,土地贫瘠,筹措经费非常困难,经常是捉襟见肘。这次,南京命令十九路军讨伐陈济棠,却又不给军费,逼得我们只好出此下策,你们只是适逢其事,不是针对你们的!”

        黄光锐听他这么说,火气稍微消了点,说道:“我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十九路军能在你的手里发展壮大了!连这样的机会都能抓住!难道你早就知道我们要从韶关经过?”

        孙百里笑着说道:“我哪里有那么厉害,刚看到飞机的时候,把我都吓出一身冷汗,以为是陈济棠派来轰炸我们的。直到在机场看到飞机的时候才想出这个办法的。”然后又说道:“其实这件事对黄司令也不是坏事呀!”

        黄光锐问道:“什么意思?”

        孙百里回答道:“为了让我放掉你们,委员长毫不犹豫地拨了一百五十万,由此可见,对你们还是相当器重的。”

        黄光锐本来一肚子的火,结果被孙百里这样一说,反而不好意思再发作了,只好又和孙百里客套几句,然后指挥飞行员登机,分批次升空离开。这批飞机总共七十二架,除了两架临时出现故障不能起飞,其余的飞机在半个小时内全部升空,朝南昌方向飞去。

        钟武眺望着逐渐消失在天际的机群,不解地问道:“军长,你费这么大的力气和姓黄的解释干什么?”

        孙百里说道:“这位黄司令不愿意和陈济棠同流合污,很识大体,又有这么多部下追随,应该是个很好的空军指挥官,我们以后说不定要会需要空军的援助,把关系搞得太僵了没有好处。”

        钟武点头表示理解,接着又问道:“那剩下的两架飞机怎么处理?难道给南昌送过去?”

        孙百里说道:“把这两架飞机和机库里面正在维修的那两架一起运回龙岩,让兵工厂的人先熟悉熟悉,等条件允许的时候,再开设个飞机厂。这区区两架飞机,委员长应该不会介意的。”
        空军部队的集体叛逃给陈济棠异常沉重的一击,因为在发动事变之前,他曾经专门找大师算命,得到‘机不可失’四个字,本来以为是机会难得,现在一想,居然是飞机不能丢的意思,既然飞机已失,岂不是说大事已去?

        正当陈济棠六神无主的时候,湖南前线的第一军军长余汉谋和第二军军长陈达通电全国,表示拥护南京政府。余汉谋随即被蒋介石委任为广东绥靖主任兼第四路军总司令,掌握广东的军政大权。陈济棠见大事已去,命令驻守广州的嫡系陈汉光部到广西投奔桂系,自己则通电下野,取道香港出国考察。然而,被陈济棠依为亲信的陈汉光拒绝投奔桂系,主动接受余汉谋的改编,加入了中央军的阵营。

        蒋介石解决了广东陈济棠后,便全力对付广西,电令白崇禧‘出国考察’,调李宗仁到南京军事委员会担任委员,由黄绍竑出任广西绥靖主任,处理善后事宜。李宗仁和白崇禧断然拒绝,蒋介石立刻命令孙百里的十九路军在改编的粤军配合下,从东面包围广西,而中央军则从湖南、贵州和四川等地全面推进,准备武力解决广西。李宗仁和白崇禧不甘示弱,在广西全境发布总动员令,迅速征集了十万余人的军队在边境防守,准备迎战,摆出决斗的架势,内战成一触即发之势!

        消息传出后,全国舆论大哗,各界人士都认为双方应当采取克制的态度,不能把宝贵的力量消耗在无益处的内战上面。这时候,国民党内的几位元老出面调停,经过半个多月的反复磋商,最后,双方终于妥协,避免了战争。蒋介石收回成命,同时答应李宗仁和白崇禧提出的‘确定抗日计划’等条件。而李宗仁和白崇禧则接受蒋介石的新任命,明确表示服从中央领导。

        九月中旬,蒋介石、李宗仁在广州会晤,言归于好,意味着广西问题已经和平解决,至此,两广事变宣告结束,两广也结束了与南京蒋氏政权对峙的状态,长江以南的省份已经完全处在南京政府的控制下,基本上做到了军令和政令的统一。

        战事已经没有了,十九路军就没有继续留在广东的必要,结束了与李宗仁的会晤后,蒋介石立刻命令十九路军全部撤出广东,为了安抚孙百里,把赣南地区正式划归福建绥靖公署管辖,实际上,十九路军已经控制这里将近两年了,故而又是一个空头人情。

        接到命令后,孙百里一边指挥部队撤离,一边把事先已经清点的各种物资装车,运回福建。韶关是广东矿产最为丰富的地区,陈济棠在这里开设了数十个矿场,由于事变的关系,开采出来的矿石有很多都没有运走,结果被孙百里老实不客气地全部接收。为了争取时间把矿石全部拉走,十九路军的撤离行动进行的异常缓慢,足足花了一个半月才完成。为此,国防部连续下了三次催促的命令,都被孙百里以各种籍口搪塞过去了。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