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两广事变(下)

        六月下旬的一天,孙百里忽然听到天际传来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急忙跑出指挥部,向远方眺望,随即看到三个黑点出现在南面的天空中。孙百里大吃一惊,这时候,刺耳的警报声也响了起来,韶关城里立刻混乱起来,街道上的人们四处奔逃,寻找安全的藏身之处。市民们纷纷扶老携幼,从家中逃出来,哭喊着朝军营跑过来,一些和家人失散的孩子木然地站马路中间,嚎啕大哭。孙百里见此情景不禁大惊失色:这里的市民根本就没有进行过防空演习,完全不知道如何应付这种状况,以为军营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殊不知,军营肯定是空袭的首要目标,反而是最危险的地方!

        这时候,天边出现更多的黑点,密密麻麻布满整个天空,很显然,陈济棠的空军已经倾巢出动,要给十九路军致命一击。孙百里感到心脏遽然加速,血液迅速涌上头部,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自己被陈济棠给骗了!本来以为他已经放弃了粤北,没想到居然会来这一手!十九路军的防空旅刚刚组建,还没有形成战斗力,被全部留在福州,只依靠两个防空连如何应付这么多的飞机?

        想到这里,孙百里急忙跑回房间,准备命令部队分散隐蔽,这时候,桌上的电话铃忽然响了起来。他急忙拿起话筒,钟武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军长,这些飞机不是来轰炸我们的!他们请求降落!”

        孙百里立刻反应过来,大声命令道:“同意降落!马上调两个团到机场,我随后就到!”接着对外面大声喊道:“警报解除!”

        等到孙百里赶到机场的时候,飞机已经全部降落,停机坪上停满了飞机,其中有轰炸机,也有战斗机,还有侦察机,足有好几十架。

        钟武兴冲冲地朝孙百里跑过来,一个身着飞行员制服的中年男子紧紧跟在后面。

        钟武介绍道:“军长,这位是广东空军司令黄光锐,他决定弃暗投明,率领部下的全部飞机投奔中央!”

        孙百里连忙说道:“黄司令,你的选择非常明智,这下陈济棠又断了一条胳膊!”然后紧紧地握住他的双手。

        黄光锐说道:“陈济棠勾结日本人,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会坐视不理,黄某虽然不才,却也不齿与汉奸为伍!”然后话锋一转,说道:“我们已经和中央联系好了,计划全部飞到南昌去,由于距离太远,需要在这里补充燃料,请孙将军批准。”

        孙百里说道:“黄司令,十九路军也是隶属于国防部的,你们到了这里就可以了,我会向南京报告的。你们在天上飞了几个小时,肯定很累了,先到城里休息吧!”

        黄光锐听孙百里的言下之意似乎要把自己的飞机全部扣留,据为己有,大吃一惊,连忙说道:“孙将军,休息就不必了,蒋委员长还在南昌翘首以盼呢,我们还是尽快赶过去比较好!”

        孙百里见他把委员长抬出来,暗自冷笑,笑嘻嘻地说道:“韶关机场设备简陋,年久失修,尤其是跑道损坏严重,已经不堪使用,你们的飞机恐怕是飞不起来了!”

        黄光锐没想到他连委员长的面子都不给,铁了心要吃掉自己的飞机,气愤地说道:“孙百里,你好大的胆子,连政府的飞机都敢吞!”

        孙百里笑着说道:“黄司令,不要这么大的火气吗,谁要吞你的飞机了?只要委员长拨款把机场修好,你们随时可以走!”

        黄光锐气的扭过头去,不愿意再跟孙百里讲话。

        孙百里对钟武说道:“黄司令太累了,马上安排休息的地方,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打搅!”

        虽然钟武被搞得一头雾水,不知自己的军长到底想干什么,还是不折不扣地执行了命令。

        等黄光锐在四名膀大腰圆的士兵‘护送’下离开后,钟武问道:“军长,你真的想把这批飞机吞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七十多架飞机呀,起码值两千多万,老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孙百里回答道:“你怎么跟黄光锐的想法一样,真的以为我要把飞机吞了。开玩笑,如果没有飞行员,这些飞机跟废铁有什么分别?你也看到了,黄光锐是铁了心投奔中央的,不可能和我们走在一起。”

        钟武不解地问道:“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孙百里回答道:“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从南京敲点钱出来,补偿我们的军费开支,一架飞机值几十万,我要个十分之一总可以吧!”

        钟武说道:“那也有一两百万,南京会答应吗?”

        孙百里说道:“我估计问题不大。空军叛逃以后,陈济棠差不多完了,可是桂系还在呀,南京还要依靠我们从东面包围广西,这点钱肯定会出的!”

        钟武说道:“即使老蒋同意出钱,心里肯定也不舒服,就怕收拾完两广就要对付我们了!”

        孙百里反问道:“你知道南京为什么要对付两广吗?”

        钟武回答道:“两广不听话呗!”

        孙百里解释道:“不听话的多了,山东的韩复榘、山西的阎锡山、河北的宋哲元、绥远的傅作义,还有我们十九路军,有哪一个对南京言听计从的,可是为什么单单容不下两广呢?其实原因很简单,国民政府要求在全国统一币制,关税,其他各省包括福建都无条件答应了,只有两广拒绝了。再者,我们十九路军的编制是六师一旅,是国防部定下的,各部队的番号也是国防部给的,而两广却是按照自己的编制来的,很多部队在国防部都是没有番号的。对于老蒋这样爱面子的人来说,显然是不把他这个国家领袖放在眼里,当然要坚决铲除。”

        钟武听完之后,仍然半信半疑,说道:“那我们就看看南京会不会给钱。”

        当晚,蒋介石从南昌行营发来电报,询问投诚空军的消息,孙百里回电说,飞机已经安全抵达韶关,处于十九路军的安全保护之中,因为韶关机场年久失修,飞机无法起飞,十九路军又没有足够的经费来修缮。

        蒋介石接到电报后,笑骂道:“娘希匹,又想敲中央的竹杠!”然后大笔一挥,拨款一百五十万给十九路军做修缮机场的费用。在他看来,孙百里不断向中央伸手,恰恰证明十九路军没有问题。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