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割据藩镇内部的两个致命弱点,限制了其扩张能力

       “安史之乱”终结后,大唐正式进入了“藩镇割据”时代,由于安禄山和史思明叛乱失败的警示作用,节度使们不再对皇位有觊觎之心,同时,藩镇内部与生俱来的两个致命弱点也限制了藩镇扩张能力,从侧面促进了大唐帝国内部的稳定与和平。

       藩镇内部致命弱点之一:节度使之位的正统性和合法性。

       单纯的从表面上看,那些处于完全自治状态的藩镇,其典型代表是东北部的幽州、魏博、成德等镇,节度使之位的传承几乎完全是内部决定的,即当老的节度使死去,藩镇内部推举出新的人选,然后再由朝廷象征性的发出诏书予以确认,在这个过程中,大唐朝廷似乎没有任何的主动权。

       然而,由于两个重要因素的影响,大唐朝廷诏书确认变得必不可少,以至于经常能迫使藩镇做出重大让步,来换取节度使之位的正统性和合法性。

第一个原因是藩镇内部的民众支持。虽然藩镇内部的普通民众和底层官吏都是由节度使任命并且效忠于他,但是大唐百多年的统治早已深入人心,因此在这些人的心目中,朝廷依然是正统性和合法性的天然代表,没有获得朝廷诏书确认的新节度使便会成为僭位者。

第二个原因是周边藩镇的外部压力。割据的藩镇作为一个群体来说,与朝廷之间是博弈和对抗的关系,但藩镇的个体之间,尤其是接壤的藩镇之间,又存在严重的对立和竞争关系。如此一来,假使周边的藩镇节度使都是获得了朝廷诏书正式确认的,那么这个没有得到确认的节度使除了面临名分和道义上的压力之外,还极有可能遭到以此为借口的攻击。

举个例子,812年魏博节度使田季安暴死(死因可疑),接任的是他年仅11岁的儿子田怀谏,大权落入家仆蒋士则之手,蒋士则处事不公,经常随便更换诸将职位,引起三军愤怒并哗变,拥立田承嗣的堂侄田弘正(本名田兴)为留后(唐代节度使、观察使缺位时设置的代理职称)。田弘正得位不正,内部形势极度不稳定,迫切的想得朝廷诏书的正式任命,而大唐朝廷察觉到魏博内部不稳,故意拖延。田弘正最后不得不做出正式承诺,即同意与朝廷关系正常化,按照朝廷诏令行事,并及时缴纳赋税,以此来换取承认的诏书。当然,事后魏博节度使依然处于事实上的自治状态,但是有了前车之鉴和自身的承诺,田弘正在大多数时间内都能按照朝廷的政令行事,加强了朝廷的威信。

藩镇内部致命弱点之二:节度使控制藩镇的能力。

藩镇割据的核心是军队,而按照与节度使亲近程度来划分,依次为:族人和亲信将领,名义上的养子亲军(安禄山的养子亲军多达8000人),牙内军,牙军,地方团练。

由于藩镇内部经常发生武力篡权的事件,所以节度使会把最精锐和最亲信的部队部署在自己的驻地,并且让各个将领掌握的军力处于平均状态,确保不会形成尾大不掉之势。(皆分兵以隶诸将,不使专在一人,恐其权任太重,乘间而谋己故也。诸将势均力敌,莫能相制,欲广相连结,则众心不同,其谋必泄;欲独起为变,则兵少力微,势必不成。加以购赏既重,刑诛又峻,是以诸将互相顾忌,莫敢先发,跋扈者恃此以为长策。)

然而,无论采用何种方法,节度使都不能保证自己的继任者具备掌控局势的能力,也不能完全肃清内部篡权的可能性。此外,不同于帝国皇位的传承,既有道义的约束,又有完整成熟的规则,节度使之位的获得,完全是依靠单纯的武力,一旦继任者被军方判定为软弱无能,必然会被篡夺位置。如此一来,便不可避免的削弱了藩镇的实力。

两个致命弱点的存在,从侧面影响了节度使们对朝廷的态度,让这些藩镇会尽可能的避免与朝廷公开决裂,更多的通过讨价还价的谈判来处理两者之间的关系,而非诉诸武力。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