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两广事变(上)

处理完货轮事件,孙百里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国民政府和蒋介石从来没有指示如何处理被俘虏的日本人,也没有提到如何应付日本政府的调查!难道说政府已经决定对日本采取强硬政策了?孙百里不由自主开始联系国内形势推测政策是否真的发生改变。

南京政府利用追剿红军的机会,将其军事、政治势力伸进西南地方实力派控制的贵州、云南、四川等省,经过两年时间的经营,已经完全把上述地区控制在自己手中,相当于在西南建立抗日战争的后方基地。而对于西北边陲的甘肃、宁夏、青海、新疆等地区,由于地处遥远,鞭长莫及,国民政府及蒋介石则采用封官许愿、财政拨款等手段,使这些地区的地方实力派通电归附中央。这样一来,国民政府基本上达到了除沦陷区以外的全国的统一。

红军虽然成功地从中央军的围追堵截当中顺利脱身,但是到达陕北的时候已经锐减到两万余人,这里土地贫瘠,人烟稀少,很难再度积蓄力量。另外,东北军和西北军在国民政府的压力下,不断向红军发动攻势,使其疲于应付,没有机会创立新的根据地。

日本人通过巧取豪夺的手段取得华北地区的大部分主权后,忙于消化吸收,不断扩大其华北驻屯军的规模,并将过去每年的轮换制改为永驻制,同时在塘沽、滦县、山海关、秦皇岛等各战略要点分兵驻守。 随后,为了摸清楚中国华北驻军的部署情况,连续派出高级将校参谋人员,以所谓“旅行”、“视察”为名,深入到华北、华中等各重要城市进行战略性侦察,积极为全面侵华战争做准备,直接的军事行动反而减少了。

而蒋介石的中央军则利用这难得的和平时间,在德国军事顾问的大力参与下,利用德国制造的先进武器装备,整编军队,加紧修筑国防工事。为防止日军从长江口登陆,由张治中主持在长江下游三角洲地带,修筑了吴江到福山、无锡到江阴、乍浦到嘉兴三道国防工事,同时还修建了鲁、豫、苏、浙等地的国防工事。为了改变落后的交通状况,提高战略物资的运输速度,国民政府在三五、三六年间先后修建了苏嘉铁路、粤汉铁路,浙赣铁路、沪杭甬铁路、同蒲铁路,把陇海铁路延伸至宝鸡,湘桂铁路也开始动工。

孙百里从大量的事实推断出:国民政府已经彻底改变对日妥协退让的作法,代之以强硬的姿态!因为日本已经威胁到蒋介石统治的心脏地带——长江中下游,国民政府已经无路可退了!这样一来,勾结日本的两广就变成插在中国背后的一根毒刺,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予以拔除!

想到这里,孙百里立刻拿起笔来,准备草拟电文,命令各部迅速向闽粤边境地带集结。可是他忽然想到,十九路军原本是广东的子弟兵,现在虽然粤籍士兵已经不占多数,但是绝大多数的指挥官都是广东人,他们会同意和自己的同乡开战吗?他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整整想了半个小时,才重新回到办公桌前,拿起笔,写下另外一道命令。

一九三六年五月初,十九路军的高级将领又一次聚集在鼓山,召开紧急军事会议。

孙百里首先详细地介绍了货轮事件的前因后果,接着又把国民政府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做了说明,然后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们十九路军是从广东走出来的,可以说是广东的子弟兵,在座的也大半是广东人,我想在采取行动之前先听听大家的意见。”

钟武说道:“汉奸人人得而诛之,是老乡就更加不能姑息了,可不能让陈济棠把广东人的脸给抹黑了!”

李从文用教训的口气说道:“如果只是为了对付陈济棠的话,军长用得着把我们都叫过来吗!?他手下的兵可都是广东人,很多人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呢,如果打起来,首先遭殃的就是他们,然后就是广东的父老乡亲了!”

孙百里点了点头,说道:“这就是我把大家召集起来的原因。像陈济棠这种人,为了自己的地位连日本人都敢勾结,肯定不会考虑老百姓的生死的,我们却不能不考虑呀!”

钟武愤懑地说道:“他们要勾结日本人造反,我们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不成?”

陈子坚说道:“如果能让他们投降就好了。”

孙百里说道:“分化瓦解对手是老蒋的强项,我想他的情报人员肯定在积极收买陈济棠的手下,争取不战而胜。我们要做的是最坏的打算,和粤军兵戎相见。中央军已经向湘粤边界集结兵力,准备武力解决了,即使我们不参战,政府也有能力轻松解决两广。”

廖启荣说道:“既然这样,还是全力以赴比较好,我们动手还会顾及家乡父老的性命、财产,要是中央军打过去,可就要遭殃了!”说罢长叹一声。

谢鼎新用力拍着桌子骂道:“陈济棠这个民族败类,想扳倒老蒋就扳好了,我们只要保持中立就好了,非要自甘堕落,去找日本人帮忙,实在可恶!”他的家小都在广州,所以格外气愤。

孙百里感觉到他的想法有问题,说道:“鼎新兄,他要扳倒蒋介石就已经不对了!国内虽然还是有很多地方势力,但是至少大家在名义上都接受南京的指挥,一旦和日本爆发全面战争,就能够利用全国的资源与敌周旋。如果蒋介石被扳倒了,党内根本就没有人可以取代他,势必又陷入新一轮的混乱,给日本可趁之机。更严重的是,作为中国军队主力的中央军是为蒋介石马首是瞻的,到时候还能发挥几成力量就不得而知了!”

谢鼎新连忙说道:“军长,鼎新虽然鲁钝,这些道理还是懂的!刚才说的都是气话。”

陈子坚问道:“据我所知,陈济棠的军队至少有十几万,还有数量差不多的民兵,军工体系也非常完备,再加上雄厚的经济实力,即使我们愿意和中央军一起动手,也未必能轻易解决掉。”

廖启荣符合道:“是啊,陈济棠的空军有好几十架战斗机,比中央军的和还要多!海军的实力也不弱。不好对付的!”

孙百里看没有人反对出兵,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心情也立刻舒畅起来,对众人说道:“陈济棠的军队虽然人数多,装备好,可是战斗力却肯定高不到哪里去!我们十九路军离开广东后,经历了北伐、中原大战、一二八抗战、第四次围剿、福建事变这么多次战斗,和不同的对手交过手,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陈济棠手中的军队从成立到现在打过几次像样的仗?最多不过和土匪打交道,如何能够和我们的百战雄师相比。”

李从文反驳道:“可是他们也参加过几次围剿呀,怎么会没有经验呢?”

孙百里笑着说道:“两广和红军是有互不侵犯的协议的,参加围剿是给蒋介石看的!要不然,红军突围的时候为什么不从相对较弱的两广下手,反而去啃湖南这块硬骨头!”

        看到众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孙百里说道:“既然大家都明白了,现在开始商议具体的作战方案!”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