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空头人情

第二天上午,孙百里和杜周南秘密来到福州附近一个非常僻静的海湾,被俘获的货轮正静静地停靠在这里的简易码头上。

上船后,看着脚下被处理的干干净净的甲板,孙百里满意地点点头,然后随着刘汉忠直接来到了货舱。货舱里全部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大木头箱子,足有好几百个,箱盖上面贴着日文的封条。孙百里用手拍了拍木箱,对杜周南问道:“杜先生,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

杜周南看了一眼,说道:“大日本帝国陆军部!”

孙百里笑着说道:“看来真被我们猜对了,里面装的应该是武器。”然后扭头对刘汉忠问道:“你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刘汉忠连忙回答说:“不知道,因为没接到军部的命令,不敢随便打开。”

孙百里赞许地点点头,说道:“你做的很好!现在可以打开了。最好是军火,不然就得不偿失了。”

杜周南笑着说:“那也未必,日本人既然肯千里迢迢运过来,就算不是军火,也肯定是值钱的东西!”孙百里说道:“但愿如此!”

这时几个士兵已经把其中一口箱子撬开,露出一层厚厚的稻草,扒开之后露出一个油布捆成的大包

解开之后,里面摆放着数十枝崭新的三八式步枪。孙百里大笑着说:“果然是武器!”

杜周南也面露喜色,说:“把木箱全部打开,看看还有什么好东西!”

刘汉忠看孙百里也点了头,就叫外面的战士再进来几十个人帮忙。箱子全部打开之后,里面的货物让

孙百里大吃一惊:不但有步枪,还有轻重机枪和各种口径的大炮,甚至连日本陆军的特色武器——掷弹筒都有。

清点完后,孙百里发现,这批武器刚好是一个师团的装备。显然,陈济棠正在抓紧时间和从日本购买军火物资,希望在日本的帮助下把蒋介石拉下马,为了自己的私利,居然敢勾结日本人,这个陈济棠也太无耻了!

孙百里问刘汉忠道:“留了几个活口?”

刘汉忠回答道:“俘虏了二十六个,都在船上呢。”

孙百里想了想,说道:“把俘虏甄别一下,军人和船长、大副、二副押送到军部,其他人就地解决!”

     刘汉忠连忙问道:“军部不是规定不准杀俘虏吗?”

        孙百里反问道:“我们十九路军是不杀俘虏,可是海盗就不同了!我听说附近海域活跃着一股海盗,头子好像是叫张宝仔,每次出动,从来不留活口,他们劫了货轮肯定要杀人灭口的!”

刘汉忠心领神会地说道:“我明白了!张宝仔胆大包天,不但劫了大日本帝国的货轮,而且把船员也

都杀了!”

        孙百里又吩咐道:“军部会马上派部队还接替你们,回去之后一定要守口如瓶,谁要是泄露出去就军法从事!”

        “是!”刘汉忠立正答道。

        孙百里和杜周南带着挑选出来的六名俘虏返回福州后,立刻安排人手连夜突审。日本人骨头很硬,开始什么都不说,严刑拷打之后,船上的二副熬不住,把知道的情况和盘托出。审讯人员随即调整策略,先在船员身上打开缺口,最后再全力对付军人,终于在两天后得到全部口供。

原来,陈济棠眼看中央军已经解决了红军和云贵川的地方势力,怕下一个轮到自己,于是决定先发制

人。他首先派人联络处境相同的李宗仁、白崇禧,结果一拍即合,准备以抗日救国的口号逼蒋介石下台,好保住自己的地盘。两广深知以自身的实力很难搬倒蒋介石,积极寻求外部势力的支持,日本人就乘虚而入,许诺提供武器装备和军事教官,帮助他们训练军队,再战场上击败中央军。陈济棠从日本购买了三个师团的装备,被劫的是最后一批,前两批已经装备部队,而随船的军人就是日本政府支援的军事教官。

        看了口供孙百里感到非常滑稽,说道:“居然还有这么滑稽的事:日本人提供武器装备和军事教官来支持两广抗日!”

        杜周南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日本人的目的是扳倒蒋介石这块最大的绊脚石,好顺利吞并中国,哪里会在乎两广喊什么口号。”

        孙百里感叹道:“现在全国民众对日本人是深恶痛绝,似乎只要能举着抗日的旗子就有人支持。两广距离东北几千里地,难道要飞过去抗日吗!?为了保住地盘,连这种手段都使出来了,实在让人不齿!”

        杜周南提醒道:“你就不要关心两广了,还是想想如何善后吧!”

        孙百里满不在乎地说道:“证据都已经全部毁灭掉了,还有什么要善后的!就算日本人和陈济棠猜到是我们干的,没有证据又能怎么样!”

        杜周南仔细解释说:“只要不是傻瓜,都能猜到这件事是我们干的,但是日本人和陈济棠为了保密,肯定不敢声张的。我说的善后,是想借这件事来试探国民政府的对日政策,看看是不是有新的变化。”

        孙百里说道:“原来是这个意思:把俘虏和口供送到南京去,看委员长大人如何处理,是个高招!南京养了那么多情报人员,不可能对两广的动静一无所知,咱们就送他一个空头人情!”

        杜周南笑着说道:“既然演戏就演的十足,干脆再把步枪送上几千支,让委员长看看十九路军的忠心。”

        孙百里说道:“好,就这样办!”随即草拟一份电文,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国防部报告,只是把船上的军火数量改为两个团的装备。

        南京得到消息之后,马上由军统派出几个得力干将秘密南下福州,把日本人又审讯了一遍,然后在十九路军人员的陪同下查看了截获的武器装备,验证了情报的真实性,最后又匆匆返回南京。

蒋介石虽然对两广的异动早有察觉,但是没想到他们居然敢勾结日本人,准备从背后给自己一刀,听了情报人员的汇报后大为震怒,随即命令福建的十九路和湖南的中央军加强戒备,密切注意两广的动态,同时从各地抽调精锐随时准备增援。孙百里截击货轮,然后又主动向中央报告的举动,在蒋介石看来是代表十九路军向自己表示忠心,和两广划清界限。欣喜之余,特意致电福州,对孙百里极力褒扬,并拨款五十万元作为奖励,然后又把截获的武器直接调拨给十九路军,也送了个空头人情。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