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安史之乱的正面作用

       持续七年之久的“安史之乱”是大唐国势盛极而衰的转折点,并开启了持续到王朝终结的“藩镇割据”时代,其造成的恶劣影响在深度和广度上都是前所未有的,但是,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安史之乱”对于大唐王朝的统治来说,还是有其独特的正面作用的——在叛乱平息后的百余年时间内,直到“黄巢起义”之前,完全而彻底的消除了藩镇武装推翻大唐王朝并取而代之的想法!

       原因并不复杂。

安禄山在发动叛乱之时,身兼三个节度使的职务,拥有河北地区富饶的后方基地和当地民众的坚定支持,手中掌握大唐王朝精锐部队的一半,还有契丹、奚等游牧民族骑兵的支援,其综合实力不但在大唐的藩镇当中位居首位,而且对于朝廷直属的唐军来说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此外,叛乱的两位著名领袖,安禄山和史思明,尤其是后者,具有远远超出同时代其他将领的军事才能。而彼时大唐帝国的统治者,玄宗李隆基老迈昏庸,在镇压叛乱的过程中,昏招迭出,甚至可以算得上叛军的“神助攻”。

然而,叛军在占据如此多优势的情况之下,历经七年,最后还是被镇压下去了,并且是在回纥骑兵加入战斗之前便已经获得了战略上的优势!

“藩镇割据”时代开始之后,节度使们虽然桀骜不驯,但一旦心中有非分之想,便会自然而然的拿自己的军队、地盘和个人能力跟安禄山相比。要知道,“安史之乱”终结之后,大唐境内的藩镇多达40多个,原来最强的东北藩镇(即原安禄山地盘)已经被一分为四,而次之的西北藩镇,则直接控制在朝廷手中,如此一来,任何单独一个、甚至两三个节度使的联盟的实力都仍然远逊于当年发起挑战安禄山,自然没有实力和胆量来挑战大唐。

“藩镇割据”时代的现实完全符合上述的推论,在大唐帝国的四十多个藩镇当中,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完全自治的藩镇,典型代表是帝国东北地区的幽州、成德、魏博等藩镇,节度使们在辖区内完全自行其是,对于朝廷的诏令,自主选择是否执行,节度使的人选基本上都是内部决定的;二类是半自治状态的藩镇,典型代表是淮西和大运河沿岸的藩镇,总是在与朝廷讨价还价,税收的缴纳不太稳定,节度使的人选有时朝廷任命,有时内部推举;三类是完全隶属于朝廷的藩镇,包括西北边境用来防御吐蕃、回纥的藩镇,以及京畿附近和长江流域的绝大部分地区,是朝廷收入的主要来源。

由于“安史之乱”失败的阴影,即便是那些完全处在自治状态的藩镇,节度使们都全力维护与朝廷的良好关系,具体表现为:1,继任的节度使人选虽然是藩镇内部决定,但必须千方百计的得到朝廷诏书正式确认,以确保其正统性和合法性,得不到人寝食难安,位子不稳。反之,朝廷也经常会以此为工具,来对藩镇内部施加影响。2,即便是那些处于完全独立状态的藩镇,拥有财政自主权,但每年仍然会老老实实地向皇帝本人送交大量的“贡品”,事实上是一种变相的税收;3,一旦有某个藩镇与朝廷爆发激烈冲突之时,周边的藩镇往往会乐于接受朝廷的命令,群起而攻之,在遏制其扩张野心的同时,借机扩充自己的地盘和实力,以此来确保自身的安全。

此外,割据藩镇完全依靠军事力量维持自身的地位和存在,故而在军队的建设方面不遗余力,甚至可以说整个藩镇就是个堡垒化军事化的集团,拥有强大的军力和打击力,一旦边境外的民族有异动,不待朝廷诏令,便毫不客气的给予毁灭性打击,客观也非常好的维护了边境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