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神秘货轮

        经过简单的筹备,‘福建银行’在福州正式挂牌营业,同时开张的还有在泉州、厦门、漳州等比较大的城市的分行,总经理由罗斯柴尔德担任,负责具体的工作,而作为大股东代表的孙百里则挂个董事长得头衔,实际上很少过问银行的事务,把权力完全下放给犹太人。银行从筹备到正式开业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这当中,罗斯柴尔德功劳最大。他首先从犹太人当中招聘一批熟悉银行运作的老手,在从当地挑选几十个有一定金融知识的年轻人,稍加培训之后直接推向前台,负责和中国客户打交道。

        银行开业的那天,孙百里和杜周南带领省政府的十几名高级官员和几十位各界人士到场祝贺,做免费的广告,随后又把省政府员工的工资全部委托银行代发,做了第一位客户。由于罗斯柴尔德在犹太人当中有很高的威望,几座城市的犹太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他的银行,很快就拥有了数百个客户。作为银行的大股东,孙百里也不遗余力地进行支持,先把各地政府部门的工资全部委托银行代发,接着命令官办企业都到这里开户,同时鼓励工商业者来办理业务。

        随着时间的推移,本地人开始试探着到福建银行办理存款和贷款业务,结果发现这里不但服务态度好,而且手续相当简便,其他银行需要一整天才能办理的,在这里几个小时就能轻松搞定。于是福建银行逐渐在站稳脚跟,依靠良好的信誉和卓越的服务吸引越来越多的客户。精明的罗斯柴尔德迅速扩展业务范围,先利用自己的银行界的良好声誉恢复与美国、欧洲等地犹太银行家的联系,为福建的进出口商人提供担保。出口商品只要在福建装船离岸就可以直接从银行得到货款,进口的货物在国外离岸时先由国外的银行支付货款,进口商只要在货物到岸后再把钱交给福建银行就可以了。这样一来,进出口的交易流程简单了许多,同时也降低了商人的风险和成本,很快就得到进出口商人的追捧,变成福建银行的重要业务。

        孙百里看着银行送过来的财务报表高兴的合不拢嘴,对杜周南说道:“这个罗斯柴尔德真是简单!银行开业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把业务扩展到国外去了,难怪人们说犹太人是天生的商人,确实精明过人!”

        杜周南笑着说道:“我倒是觉得你有做商人的潜质:还没搞清楚银行是怎么回事,就想到要取得控制权,你的直觉实在是太敏锐了!如果你该行做生意,未必比这个犹太老头差多少!”

        孙百里连连摆手,说道:“我哪里有这么厉害,主要是出于对你的信任!连你都认为银行非常重要,肯定错不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控制在一个商人的手里不是太可怕了!”

        杜周南张口刚想说点什么,被跑到门口的执勤卫兵给打断了。卫兵敬礼后,大声报告道:“军长,福州海关的关长说有紧急事件报告!”

        孙百里连忙说道:“让他马上进来。”

        杜周南急忙起身告辞:“你有公务要处理,我就不打搅了!”

        孙百里说道:“你先不要走,海关上的事说不定和你有关系。”

        几分钟后,一个身穿海关制服的年轻男子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孙百里连忙迎上去,说道:“郑海洋,原来你就是福州海关的关长!”

        郑海洋急忙给孙百里敬礼,激动地说道:“军长,您居然还记得我?”

        孙百里随手拉过一把椅子让他坐下,说道:“你是‘一二八事变’时的老弟兄,我怎么会不记得呢?那时我只是个营长,下面就几百号人,差不多都叫得上名字。现在部队扩大了,很多团长都不认识了!”然后关切地问道:“你的腿什么时候负伤的?现在怎么样?”

        郑海洋回答道:“谢军长关心!我的腿是在剿匪时负伤的,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因为不能继续呆在部队了,就到海关上工作了!”然后对孙百里说道:“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向军长报告!”

        孙百里急忙问道:“什么事情?”

郑海洋用急促的语气说道:“昨天晚上,有一艘叫‘日之丸’的日本货轮进入福州港,船长说他们在海上遇到台风的时候,船体受到损伤,无法继续航行,要求进港修理。”

孙百里诧异地说道:“自从我们十九路军在福建登陆以后,日本人就再没有到过这里,这次怎么胆子大了,敢到福州来?”

杜周南说道:“十九路军虽然和日本有仇,但是中日之间目前还不是战争状态,到这里修修船也很正常啊!”然后示意郑海洋继续往下说。

郑海洋说道:“他们虽然要求修船,可是进港的时候却拒绝海关的引水员登船,我接到报告后感觉有点奇怪,就特别留意。靠岸后,日本人花高价请了几十个工人上船维修,我就安排两个弟兄混了进去。回来之后,他们报告说,日本人的举止非常怪异,可能不是普通的货轮!”

孙百里追问道:“怎么个怪异法?”

郑海洋详细解释道:“工人上船后就被要求不能四处走动,除了要维修的地方之外哪里也不准去。一个弟兄假装要上厕所,日本人就派了两个人一路跟着,进行贴身监视。不过,由于货舱也要维修,还是发现一些线索。我挑的两个弟兄都是从部队退下来的,据他们判断,货舱的货物从包装来看,很可能是军火。另外还发现一些船员的举止非常像军人!”

杜周南急忙问道:“这艘船的目的地是哪里?”

郑海洋回答道:“广州港。”

孙百里说道:“这里面肯定有名堂!中日两国随时都会大打出手,日本人怎么可能卖武器给中国?这些军人又是干什么的呢?难道陈济棠想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勾结日本人?”

杜周南说道:“很有可能!我家里前些日子来信,说最近军队调动非常频繁。”

孙百里果断地说道:“既然如此,就绝对不能把这艘船放走!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陈济棠真的和日本人勾结起来,南北夹击,形势就非常严峻了!”

杜周南看他下了决心,就问郑海洋:“船什么时候能修好?”

郑海洋回答道:“最迟明天晚上就可以修好。船上的船员大概有四十多个人,没有发现随身携带的武器。”

孙百里点点头,说道:“好,你现在马上回去,想办法拖延时间,让他们后天早上才能离开!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郑海洋急忙起身,立正敬礼,响亮地回答道:“保证完成任务!”说完马上离开。

孙百里看他腿脚不方便,就安排汽车把他送回去,然后对杜周南说道:“我要到军部去一趟,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先处理一下吧!”说完快步走出办公室,驱车前往十九路军军部。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