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族士大夫为什么会替满清政权续几十年的命?

       满清的统治在太平天国起义之时,如同一个体弱多病、苟延残喘老坏蛋被年轻小伙当胸打了一记重拳,90%是要当场毙命的,可惜的是,汉族士大夫阶层主动跳了出来,硬生生替这个腐朽没落专制野蛮的政权续了50来年的命!

       满清政府的统治在度过老百姓仅仅能吃饱肚子的所谓“康乾盛世”之后,毫不意外的迅速开上了衰落的快车道,原因与此前的无数个王朝一样,无法从制度上解决两个根本性的问题:1,土地兼并;2,提高生产率。

       没过多久,西方列强通过鸦片战争打开满清的国门,鸦片和西方廉价工业品持续、大面积的输入,又给满清政府带来两个新的严重问题:1,西方的廉价工业品对江南地区尚处于资本主义萌芽状态的传统制造业具有压倒性的竞争优势,造成后者的大面积破产;2,白银在清朝承担的是货币的职能,对于中国这种本身重金属匮乏的国家,白银这种通货的源源不断的外流,必然造成通货紧缩的局面,从而再次沉重的打击了国内贸易的发展。

       满清政府的财政收入超过三分之一来自江南,江南制造业的萎缩,再加上土地兼并造成的生产下降和田赋减少,迅速让满清政府陷入入不敷出、举步维艰的境地。

       “屋漏偏逢连夜雨,穿破恰遇顶头风。”

1851年爆发的天平天国起义,不但席卷了大半个中国,而且将满清的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富庶的江南控制了十余年。太平天国作为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农民起义,造成了至少5000万以上的人口死亡,财产损失自然更是不可计数的天文数字。

       当时,只知道提笼架鸟混日子、吃皇粮的旗人组成的八旗军队名存实亡,只剩下花架子;绿营纪律涣散,装备训练落后,将领忙着吃空饷,士兵想着搞副业,在天平天国面前一触即溃,毫无战斗力。再加上已经丧失了赋税钱粮的主要来源的江南,满清政府无计可施,只得改变此前对汉族民间武装的压制态度,放手让地方政府自筹钱粮,组建团练、乡勇,以此来对付咄咄逼人的太平天国。毫不客气的说,此时的满清政府,如同一扇摇摇欲坠的破门,只要再有人给他来上一脚,肯定轰然倒地,或者说,只要汉族士大夫们袖手旁观,它也必然迅速败亡。

       然而,太平天国是一场以宗教名义起事的农民起义,而其宣扬的基督教理论,是不折不扣的外来文化,其对中国儒家传统文化的威胁和破坏是不言而喻的,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满清的皇帝不但多次拜谒孔庙、册封孔家后人,而且尊崇儒家学说和传统,全盘接受了延续了千余年的科举制度。此外,汉族士大夫是中国基层乡绅的代表,太平天国否定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的土地政策又直接的威胁到他们利益,显而易见,无论是站在从维护儒家传统的立场,还是从维护自身利益的角度,汉族士大夫们与满清政府的立场都是完全一致的。

       湘军和淮军相继成立,在接连不断的战斗中迅速发展壮大,成为镇压太平天国的主力军,此长彼消,曾经气势如虹的农民起义军,在持续不断军队打击和愈演愈烈的内耗中迅速衰败,与历史上的无数次农民起义一样,被残酷的镇压下去。

       至此,在满清的历史上,第一次,汉族官僚完全掌握了军队,真正大规模的进入权力中枢,满族统治者虽然满怀疑虑,但除了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之外,基本上处于无能为无计可施的状态。可惜的是,以曾国藩、李鸿章为代表的汉族官僚却将异族奉为正统,按照儒家“经世济民”的传统,提出“师夷之长技以制夷”,展开洋务运动,希望通过挽救满清统治的方式来挽救儒家文化。

       当李鸿章倾力打造的北洋水师在甲午海战中被彻底击溃,宣告洋务运动的失败之后,以康有为、梁启超等人为代表的汉族士大夫又搞出个“公车上书”,妄图再通过君主立宪挽救满清政权,可笑的是,却遭到挽救对象的无情镇压,至此,汉族士大夫中的绝大多数才彻底的死了心,与此同时,饱受外来文化影响的新知识分子开始崛起,把目光投向外面的世界。

       可以说,太平天国之后的满清政权存续,完全是汉族官僚士大夫勉力支撑的结果,表面上看起来高高在上的满族皇室,实际上只是无能为力的旁观者而已!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