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财政状况

        三六年二月的一天,杜周南满目春色地走进孙百里在省政府的办公室,笑眯眯地看着孙百里。孙百里感到很奇怪,问道:“杜先生,有什么好消息让你这么高兴?”

        杜周南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先猜猜看。”

        孙百里更加感到奇怪,杜周南为人比较沉稳,很有长者之风,更是很少主动开玩笑,今天竟然这么好兴致,应该是件大事,于是试探道:“是不是又有资本家到福建投资?”

        杜周南答道:“你也太小看我这个财政厅长了吧!现在每个月新增的投资额都在百万元左右,我怎么可能因为来个资本家就高兴成这样呢?”

        孙百里又猜道:“是不是税收有了大幅度增长?”

        杜周南说道:“虽不中,亦不远矣!再继续猜。”

        孙百里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急忙兴奋地说道:“难道是欠德国的贷款还清了!?”

        杜周南点了点头,确认了他的答案,说道:“虽然被你猜中了,但是这个答案只能给五十分!因为我们欠德国的贷款共有两笔:钨砂矿为抵押的一千五百万和关税为抵押的五百万。到昨天为止,五百万元的德款已经连本带利全部还清,以后,关税收入又回到我们手里了!”

        孙百里疑惑地问道:“怎么这么快就还清了?我以为至少还要一年多呢!”

        杜周南详细地解释道:“这还不都是你的功劳!自从我们控制赣南地区以后,连接福建和赣南、湖南、广西等地的陆路通道全部打通,物资的流动变得容易了很多。由于我们的公路建设的好,很多本来从广东进出口的物资改走福建,使关税大幅度增加,再加上福建本地工商业的发展,使进出口的物资相应增加,又使关税增长很多,上个月已经达到八十万元。”

        孙百里高兴地说:“太好了!这下我们的财政状况就会大为改善,不再老是为钱发愁了!”

        杜周南接着说道:“不是大为改善,而是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现在关税的月收入达到八十万元,盐税是二十万元,产品税是五十万元,交易税是五万元,田赋是五万元,赣南的钨砂矿的月产值是六十万元,政府投资企业的盈利大约是每个月三十万左右,全部加起来的话,我们的月收入差不多是两百五十万元,当然,以后这个数字还会不断的增加!”

        孙百里激动地说:“有了这么多钱,我就可以制定新的扩军计划了!”说完之后,激动地把手搓了搓,恨不得马上就能开始扩军。

        杜周南马上泼过来一盆冷水:“刚才我说的是收入,还没有给你算支出呢!”然后朝着孙百里嘿嘿一笑。

        孙百里被他搞得哭笑不得,只好无奈地说道:“那你就说说是多少吧!”

        杜周南说道:“现在我们的政府雇员差不多在两万人左右,按照每个人二十块钱算,光工资就要四十万每个月;你的军工厂到现在只有钢铁厂开始有了点效益,但是支付了工人的工资后也所剩无几了,其他几个厂加上钨砂矿的工人人数已经突破两万,每个月也要四十万的工资;军队的人数现在有五万多人,单是军饷这一块,每个月就要三十多万的开支,而维持运作的费用更高,每个月要将近五十万元;这样算下来,每个月的开支差不多有一百六七十万左右,再加上要留下适当的储备金,实际上每个月可动用的金额只有五十来万。”

        孙百里连忙说道:“五十万已经不少了!一年下来就有六百万,足够我把三个补充师变成齐装满员的整编师!”

        杜周南说道:“你先别着急定计划,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孙百里用乞求的语气问道:“老兄,你不要再耍我了!有什么话就全部说完吧,免得再让我失望。你这样再折腾几次,我会疯掉的!”

        杜周南促狭地说道:“尸体堆里爬出来的人物,怎么会神经这么脆弱呀!?好吧,我就把话全部说完。

有一个开支刚才忘记说了,就是事业工人的救济金和贫困家庭补助,这两项加起来每个月也要十万块。另外,我想把农民的田赋给免掉,你同意不同意?”

        孙百里问道:“为什么要免掉?”

        杜周南回答:“福建山多田少,人均耕地数在中国属于偏少的,农民的收入属于偏低的,再加上我们的救济金制度和贫困家庭补助政策针对的又是城市居民,农民的日子并不是很好过,所以我想把田赋免掉,减轻农民的负担。再说,每个月五万元的田赋,对我们的财政也帮助不大。”

        孙百里说道:“我同意免掉田赋,可是按照你的说法,即使免掉了田赋,对农民的帮助也不大呀!需要想出一个比较好的办法才行。”

        杜周南说道:“随着城市工商业的发展,对工人的需求会逐渐增加,会吸引农民向城市集中,这样,农村的土地就会比较集中一些,田地多了,收入自然就上去了,并不需要特殊的政策。”

        孙百里问道:“这个问题也解决了,那我按照每个月四十万元来制定扩军计划总该可以了吧?”

        杜周南笑着回答道:“还是不可以!”

        孙百里无可奈何地问道:“那你说按多少来?”

        杜周南不动声色地回答道:“照我说,就按照每个月一百万元来制定!”

        孙百里急忙问道:“为什么?”

        杜周南回答:“因为最多还要三个月的时间,我们欠德国另外一笔贷款就可以全部还清了!到时候,德国人必须按照每公斤一元的价格来购买开采出来的钨砂,每个月就能多出将近八十万元的收入,足够你扩军备战了!”

        孙百里疑惑地问道:“据我所知,清流的钨砂矿日产量达到二十五吨只有一年多的时间,要还清贷款至少还要半年的时间,怎么会这么快?”

        杜周南详细地解释道:“自从在三明发现煤矿和铁矿后,铁矿石的成本下降很多,节省下一笔费用,再加上五百万贷款中剩下的钱,差不多有一百五十万左右。我用这笔钱派人到湖南收购了两千多吨钨砂,算到钨砂矿的产量里面,这样就可以提前三个月收回钨砂矿了。”

        孙百里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感到非常高兴,说道:“真没想到,短短两年的时间,经济形势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杜先生真是劳苦功高呀!”

        杜周南连忙说:“可不能这样说,这些都是大家通力合作的结果,不是哪一个人的功劳!”然后又说道:“有了雄厚的经济实力,十九路军可以大规模扩充了,虽然暂时还买不起起飞机、军舰,但是我相信,只要再有两年的时间,十九路军就可以建立自己的海军和空军部队了。”

        孙百里说道:“我现在才明白,同样是地方实力派,为什么只有广东的陈济棠不但建立完备的军工体系,还建立了强大的空军和海军!”

        杜周南看事情已经谈妥,就准备回去处理公务,临走时问道:“百里,你的扩军计划什么时候出来呀?”

        孙百里笑着说:“这次可能要久一点,我想把各部队的指挥官都请到福州来,集思广益,共同商议扩军计划,避免闭门造车。到时候,还要请你参加,从经济上提点意见,让计划更加可行。”

        杜周南痛快地答应下来,说道:“这没问题,说不定,到时候我还会再多多给点钱呢!”然后迈着轻快的脚步出门而去。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