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面对苦难的五奶奶

       爷爷兄弟六人,不过都走的早,自打我记事起便一个都不在了,而奶奶们还健在三位:三奶奶、五奶奶和六奶奶(也就是我的亲奶奶)。而在三位奶奶当中,家庭条件最差的是五奶奶,可最长寿的恰恰是她老人家,究其原因,我推测,最大的可能性是五奶奶在面对苦难人生时,态度更加的豁达,更加的坦然,这,或许是女性平均寿命可以大大超过男性的根本原因吧。

       据母亲说,五爷爷身材矮小胆小怕事又没什么本事,他们老兄弟六个分家时,父母亲已经不在了,老大老二老三把家里赚钱的生意瓜分了,三个小的争吧,争不过,打吧,不是对手,除了几间破房子和几亩薄田之外,啥也没有。老四身强体壮,干农活是把好手,我爷爷呢稍微有点商业头脑,会做点小买卖,日子也过得去,没有一技之长、身体单薄的五爷爷自然只能是苦熬了。

       日子苦,营养肯定跟不上,于是五奶奶接连夭折了三个孩子,全都是男孩,年龄最大的那个死的时候已经四五岁了。五奶奶悲痛欲绝,百思不得其解,那时候哪里想得到是营养跟不上造成的,即使想到了又能怎样?没东西吃啊!

最后,不知道哪位“大仙”帮五爷爷五奶奶找到了原因,说是他们的孩子都被阎王爷看上了,肯定都养不大的,唯一的解决办法是让阎王爷没有机会得到完整的孩子。于是乎,第四个孩子刚刚落地,五奶奶就硬起心肠,把孩子的小拇指咬掉一截,并且吞进肚子里!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孩子不但活下来了,而且健健康康的,两年后,五奶奶又生个女儿,这次没有生吞手指,竟然也活下来了!

然而,生活刚刚向五奶奶露出一丝笑容,可马上又展现出凶恶的面目——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恶劣后果,普遍性的饥荒出现了。

庄稼还没有到收获的时节,可家里的粮食已经吃光了,野菜树叶甚至河里的水草都变成了村民填肚子的材料,并且很快被抢的精光,这时候,数以百计饥饿的眼睛自然而然的盯上田里半生不熟的庄稼。

生产队组织了民兵,日夜看守,可胆子大的依然去偷,因为偷的不是粮食,是自己和家人的命啊!

五爷爷胆子小,身子弱,既不能当民兵领份活命的口粮,又没胆子去偷,即便是弄到口吃的,还要分给老婆孩子,很快就饿死了。那时候,谁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到明天,五奶奶自然连伤心的机会都没有。不幸中的万幸,儿子(我叫小爷)上小学了,学校里有固定的保命的救济粮,每个学生中午能分到一碗粥。小爷非常懂事,他从来不在学校喝粥,而是带回家跟他母亲和妹妹一起分着喝,硬是熬到了收获的季节。

饥荒过去没多久,才三十多岁的五奶奶满口的牙齿莫名其妙的全部脱落了,五奶奶没有像很多人预料的那样因为营养不良而衰弱下去,反倒通过不断的尝试、锻炼,硬是用牙床取代了牙齿,非但能吃一般的流质食物,甚至啃鸡腿吃排骨都没问题。

五奶奶辛苦的拉扯两个孩子,在依靠劳力算工分的年代有多难可想而知,不过,她老人家总是乐呵呵的不紧不慢的做事过日子,再加上有我家帮忙,总算熬到包产到户,自然跟我家分成一个村民小组,名正言顺的互帮互助,日子渐渐好起来了。

儿子娶上媳妇,女儿嫁了人,虽然媳妇没有儿子孝顺,还把儿子带的有点不孝顺,五奶奶不以为意,直接把财权交给媳妇,退居二线,每天仍然慢悠悠的下地,慢悠悠的做家务。等到上年纪了,孙子孙女大了,竟然出乎意料的特别的孝顺,甚至帮着她老人家跟自己的老妈吵架,哈哈,也算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吧。

五奶奶活到快90岁才去世,听母亲说,走的很安详。

现在,小爷也上了年纪,整天慢悠悠乐呵呵的在村里转悠,唯一的爱好就是喝上几口小酒,满脸通红的说上几句惹人笑的醉话,然后回家睡觉,我想,他一定也会长寿的,像五奶奶一样。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