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劳工法规

        “你刚才为什么拦着我?对这种唯利是图的奸商,绝对不能手软,现在不给他点教训,以后还不知道要出多少这样的事情!你想想:一天工作十六个小时,还让不让人活?人又不是机器,没有足够的休息时间,怎么恢复体力,怎么保证健康!咱们如果继续置之不理,万一搞出人命来,怎么办?”刚刚回到办公室,孙百里就劈头盖脸地向杜周南吼了起来。

        杜周南悠闲地端起茶杯,不紧不慢地问道:“孙主任,孙军长,你的火发完了吗?”

        “还没有!”孙百里毫不理会杜周南话里的嘲讽,继续不客气地说道:“难怪杨英杰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原来我还感觉他说的太尖刻了,现在看来真是非常贴切,简直是入木三分!我们要马上制定新的法规,严格管理这些吸血鬼!”

        杜周南看着义愤填膺的孙百里,问道:“你所说的我们是指哪些人?”

        孙百里回答道:“当然是你和我了!”

        杜周南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用逼人的目光直视孙百里,一字一顿地问道:“那你把议政大会至于何地?难道我们以前对民众的承诺都是放屁吗?”

        孙百里大声说道:“你还要提议政大会!你难道指望钱多益这种代表来支持保护劳工的法令吗?”

        杜周南嘲讽道:“那就按你孙军长的意思来办吧!最痛快的办法,就是把钱多益抓起来,枪毙掉,把他的钱分给厂里的工人!这样一来,谁不知道我们孙军长的利害,好家伙,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福建终于又冒出一个新军阀!不过,我杜周南虽然鲁钝,但是还不屑于和军阀为伍,这财政厅长的职位,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说完,大步朝门口走去。

        孙百里急忙拉住他,辩解道:“杜先生,百里绝对没有做军阀的想法,我们公事这么久,难道我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吗?我不是说要制定法令吗,用法令来约束这些资本家的行为,并没有要独断专制的意思呀!”

        杜周南看孙百里的怒火已经被平息下来,可以讲些道理了,顺势又坐回椅子上,说道:“虽然你口口声声要制定法令,但是如果只是你我二人简单商议就决定的东西,如何服众?以前的很多政策,都是我们直接决定的,那是因为战争刚刚结束,百废待兴,不能把高贵的时间浪费在反复的讨论上面,现在,政府的日常工作已经走上正轨,各项事业也都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形势完全不同了!游戏规则是我们自己制定的,所以必须遵守它,否则,如何能取信于民。说心里话,我和你一样不齿钱多益的行为,但是,他既然没有违反法令,我们就不能动他。这件事,说到底,是我们的失误,在议政大会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这些问题。”

        孙百里说道:“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听之任之吧,你没听鲁大海说吗,福州的工厂基本上都是这样!如果处理不好这件事,还会借二连三的出现罢工,到时候就怕会影响到社会的稳定,从而产生连锁反应!”

        杜周南说道:“我们当然不能听之任之,但是也不能就凭鲁大海的一面之词下结论。我认为比较稳妥的解决办法是先派人深入厂矿企业进调查了解,搞清楚类似情况存在的比例到底有多高,然后再进行下一个步骤。”

        孙百里说道:“但是在我们调查取证的期间,工人还是要面对超负荷的劳动,这不等于默认了资本家的做法吗?再说,这个问题既然福州有,那漳州肯定也有,甚至全省都有,就不是一个小问题了!”

        杜周南安慰道:“这你不用担心,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明天的报纸上肯定会做详细的报道,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我们去处理的经过向公众交代清楚。这么具有代表性的事件,必将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从而引发讨论,我再用匿名的方式给报社投上几篇稿子,把我们的想法表达出来。我想,鲁大海和那些工人代表如果不是太笨的话,应该会受到启发,然后联名要求召开临时议政大会,专门讨论这件事情。工人代表的人数本来就比工厂主多,再加上学生和农民代表又会站在这边,制定出对他们有利的法令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孙百里听完之后,把大拇指一挑,佩服地说道:“姜还是老的辣!被你这么一弄,那些工厂主肯定会老实许多!”

        杜周南摇着头说:“我的目的不是要他们老实起来,而是想通过这件事让他们明白必须遵守的规则,使他们完全接受议政大会制度,学会在这个框架下面争取自己的利益。”

        孙百里揶揄道:“你这个老狐狸,看问题总是比我远的多!你如此深谋远虑,怎么可能被我几句话就气得要辞职呢?你肯定是在演戏!”

        杜周南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说道:“不用点手段,怎么能让你冷静下来。你关心工人是对的,但是不能乱了方寸!你我都是身居高位的人,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政府和军队的态度,必须小心谨慎。刚才在糖厂的时候,如果我没有及时阻止,你肯定要把钱多益大骂一顿,事情一旦传开,这些工厂主就会感觉政府完全是站在工人这边的。更加严重的是,他们并没有违反法律,而你这个绥靖主任却毫不顾忌议政代表的身份和决议,仗势压人,谁还会把‘议政大会’当回事?这些资本家也许暂时不会有什么举动,但是以后肯定会采取观望的态度,赚了钱也未必敢扩大投资,这样一来,我们苦心营造出来的发展环境还有什么用呢?”

        孙百里看着杜周南逐渐变得凝重的表情,暗自庆幸能够有这么好的同事,时时刻刻提醒自己,避免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他感激地说道:“杜先生,多谢你又一次提醒了我!以后再有类似的事件,我一定先征求你的意见再表态!”

        杜周南笑着说道:“那倒不必,你只要做到‘三思而后行’就可以了!其实,我是非常欣赏你的仁爱之心的,做事过于谨慎、理性的人,很容易变得冷酷起来,也是个艰难的选择呀!”说罢,无奈地叹了口气,脸上显出一丝惆怅。

        次日,福州的几家主要报纸都对闽南糖厂的罢工事件进行了详细的报道,由于政府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模棱两可,引起民间各种各样的猜想和推测。报社敏锐地扑捉到事件背后的新闻价值,立刻进行追踪报道,派出记者分别采访罢工工人和工厂主,用主人公的现身说法来把事情的细节呈现在公众的面前,使事件的争论热烈起来。杜周南写的几篇稿子,犹如火上浇油,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引起更加广泛的讨论,把学生和市民也吸引过来。

        十几天后,鲁大海等工人议政代表在学生代表的支持下,得到三分之一代表的签名,提议召开临时议政大会,讨论制定约束劳资双方的法律。又经过十几天的紧张准备,各位代表齐集福州,召开临时议政大会。代表资本家和工商业者的议政代表虽然在会议上全力反击,维护本阶层的利益,但是投票的结果显示,工人代表的提议获得百分之八十代表的同意,又一部新的法规通过了!

        《福建劳动法》规定,工人每天的工作时间为八个小时,最长不得超过十二个小时,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五十个小时,每工作六天休息一天;工厂主必须为工人支付加班工资,不得无故拖欠、拒付工资;

失业一个月以上的工人可以向政府申请失业救济金,金额是其失业前平均月工资总额的百分之四十;工人在和雇主发生争执时,要通过政府相关部门解决,不得随意采取极端手段等等。

        这项法律的制定和实施,使十九路军赢得了不断发展壮大的工人阶层的支持,赢得城市的民心。虽然资本家和工商业者对此不甚满意,但是没有了罢工的威胁,为企业的正常生产提供了保证。同时,政府在处理这件事上的表现使他们明白,要想保护自己的利益,必须不断地壮大企业,争取在议政大会中占据更多的席位!福建的地方政治也因此而被倒入了正确的轨道!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