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糖厂罢工

        “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孙百里看着这个震撼人心的标题感到好笑:撰稿者以为用这些口号就能够让国民政府改变对日妥协的态度,实在是太幼稚了!从《塘沽协定》到《何梅协议》,国民政府的对日政策已经非常明显,就是在不危及自身统治的前提下,尽量避免和日本发生军事冲突。虽然这两个协定从表面上看都是屈辱性的协议,意味着中国政府默认满洲国的存在,华北的主权也有一定程度的丧失,但是对统治中国的南京政府来说,利益上并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损害,因为国民政府的实际控制区域只限于长江流域和刚刚接管云贵川三省,华北各省仍然处在各路军阀的统治下。察哈尔省是宋哲元,绥远省是傅作义,河北省是商震;山东省是韩复渠,山西省是阎锡山。孙百里连想都不用想,也知道国民政府会怎么做。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不可能为了几个地方军阀的利益和日本人翻脸,肯定会毫不吝惜地把他们先牺牲掉。

        但是牺牲掉华北以后呢?日本人显然是贪得无厌的,决不会停止南进的步伐,但是一旦危及南京政府的统治核心,蒋介石还会让步吗?看来中日之间全面战争的爆发已经为期不远了,该是考虑扩编军队的时候了!想到这,孙百里朝门口走去,准备去找杜周南商量一下。他刚走到门口,杜周南就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急匆匆地说道:“百里,快跟我的城里去一趟,出事了!”

        孙百里连忙问道:“哪里出事了?出了什么事?”

        杜周南上前一步,抓住他的胳膊,拉着往外就跑,嘴里说道:“等上车再说,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上车后,孙百里又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杜周南掏出手绢,边擦汗边说:“刚才,警察局打电话报告,说闽南糖厂的工人罢工了,要求厂方增加工资,厂方不答应,他们就堵住工厂的大门,不准任何人进出,搞得工厂无法开工。厂主从自己的家族和亲戚当中请了一百多个人来帮忙,准备自己动手来干,但是进不去,正在和工人对峙,形势非常紧张。”

        孙百里为难地说:“处理这种事,我一点经验都没有,你要是早点说,把杨英杰叫上就好了,他应该有这方面的经验!”

        杜周南吃惊地看着孙百里,说道:“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呀!这种事怎么能叫他来呢!你忘了他的身份了吧?”

        孙百里把脑袋一拍,明白过来,连忙说:“幸亏没叫他!等下看情况再说吧,希望我们俩能把这种事情妥善处理好!”

        闽南糖厂是家私营工厂,由于规模较大,厂主钱多益还被选作议政代表。等孙百里和杜周南赶到工厂大门的时候,钱多益正准备带着人冲进工厂。双方手里都拿着木棍、铁条等物,如果不是因为警察在场,可能早就动起手了。

        看到孙百里和杜周南下了车,钱多益三步并作两步迎了上来,抱拳说道:“孙将军、杜厅长,你们可来了!这些工人真是无法无天,不但自己罢工,还把大门给堵起来,不让任何人进出,你说可恶不可恶!我投资盖的工厂,自己居然进不去!”

        杜周南连忙说:“钱老板,你先别着急,等我们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再来处理。”

        看到政府要员来到,工人的队伍稍微骚动了一会,随后,一个中等身材,古铜脸色的年轻工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孙百里吃惊地问道:“你是不是叫鲁大海?”冲突双方都有议政代表,确实让他感到意外。

        鲁大海点点头,回答道:“我是鲁大海!”

        钱多益指着鲁大海的鼻子骂道:“原来是你小子在暗中捣鬼,煽动工人和我作对!我到底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

        工人们立刻七嘴八舌地反驳道:“姓钱的,你不要冤枉人,我们都是自愿罢工的,没有任何人煽动!”

        鲁大海轻蔑地说道:“钱老板,你都听到了吧?如果不是你剥削的太厉害了,怎么会有人罢工?”

        孙百里忙问道:“你们到底为什么罢工?”

        鲁大海回答道:“因为工资太低、工作时间太长!”

        钱多益慌忙说道:“孙将军,你别听他胡说!我每个月开二十块钱工资给他,一点也不低!”

        杜周南插话道:“我记得省政府开办的几个工厂的工人工资也差不多是这么多,不算低呀!”

        鲁大海看到孙百里开始露出怀疑的神色,气愤地说道:“我们怎么能跟那些工人比!他们每天只要干八九个小时,每个月还能休息两三天,我们每天却要干十五六个小时,而且根本没有休息日!我们的实际工作量是他们的两倍,工资却是一样多,公平不公平?”

        孙百里不解地问道:“那你们当初被雇佣的时候为什么要答应呢?省政府颁布的政策明文规定不得以欺诈、胁迫的方式雇佣工人的,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钱多益连忙说道:“孙将军,我可没有欺诈、胁迫他们啊!我是本分的生意人,绝对不会干违法的事情,更何况我自己还是议政代表。不信,你可以问问鲁大海,签订契约的时候,我骗过他们吗?”

        鲁大海说道:“你当时是没有欺骗我们,可是一年前雇佣我们的时候,订单不多,基本不用加班。现在的出货量是去年的三倍,人手却一点都没有增加,每天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你还嫌我们干的慢!人又不是铁打的,像这样干,谁受得了!”

        钱多益说道:“孙将军、杜厅长,你们听到了吧,这可使他自己说的,我没有一点违法的地方。如果法律要是规定了不能加班,或者加班时间限制在多少,我钱某一定照办,既然法律没有这样的规定,那我做的就是合法的!”

        鲁大海愤怒地说道:“你有良心没有?把人累死了,你来偿命?”

        钱多益满不在乎地回答道:“我们在谈生意,不是在讨论良心。你如果怕累的话,可以另谋高就。现在堵在我工厂的门口,是想耍赖呀?福建是讲法律的地方,这里是我的工厂,识相的就快点走,否则,我让警察把你们赶走!”

        孙百里看着钱多益唯利是图的表情,怒火上涌,刚准备开口教训他一顿,被杜周南及时制止。杜周南问鲁大海:“钱老板说的很有道理,你为什么不到别的工厂去呢?据我所知,福州新开的糖厂就有好几家,工作应该不难找呀?”

        鲁大海气愤地说道:“换了工厂又怎么样?天下乌鸦一般黑,这些资本家没有一个好人!再说,我们这些市民,没有自己的土地和产业,一旦失业,就会坐吃山空,怎么敢随便辞职!”

        杜周南问道:“这些问题你在开议政大会的时候为什么不提出来呀?”

        鲁大海苦笑着说:“谁当时能够想到这些!”

        杜周南看事情的原委已经搞清楚了,就对鲁大海和钱多益说道:“这件事情的基本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了,回去之后会尽快商量解决的办法。”接着对鲁大海说道:“你们先复工,糖厂停产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工资和工作时间的问题由我们来协调。”然后又对钱多益说道:“从今天起,你不要再要求工人无限制地加班了,人手不够就再招募一批,政府可以在资金扶持一下!”

        鲁大海痛快地说道:“我们马上就开工!”然后指挥工人们把路障拆除,回到工厂继续工作。

        钱多益说道:“孙将军、杜厅长,既然你们二位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有什么话说!今天真是麻烦你们了,如果不嫌弃的话,请到舍下吃顿便饭,让钱某略表谢意!”

        杜周南连忙说:“我和孙将军公务缠身,实在是没有时间,请钱老板见谅!”说完之后,和孙百里上车返回省政府。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