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议政准备

        给杨英杰安排好住处后,孙百里独自回到杜周南的办公室,笑嘻嘻地说道:“杜先生,你总是抱怨我不关心政务,现在给你找来这么厉害的助手,总该可以补偿了吧!”

        杜周南说道:“杨英杰的确是个人才,不但对红军的各项政策了如指掌,而且并不排斥不同的理念,这一点非常难得!我想改天再抽时间和他好好聊聊,把红军在根据地所制定的政策全部了解清楚,以便从中吸取有益的东西。”

        孙百里点头表示赞同,感慨地说道:“我在赣南的时候,曾经利用闲暇时间四处走访,体察当地的民情。我发现,红军的政策确实有很多优点,值得我们学习,比如说在农村组织的合作社,就非常切合农民的实际需要,极大地促进了生产的发展。”

        杜周南说道:“红军的中央根据地完全建立起来也不过三四年的时间,而且不断面对中央军的围剿,居然能够不断地发展壮大,实在是匪夷所思!以二十几个县的地方和不到三百万的人口,支撑将近十万的军队,如果不是有非常好的政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孙百里说道:“我在苏区时对经济、文化、军事乃至政权的建设都深入的了解,发现红军的政策非常全面,几乎囊括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相形之下,我们的政策就显得过于粗糙了。所以,得知杨英杰对此非常熟悉之后,就极力劝说他到福州来一趟,希望能争取为我们出谋划策。总算天随人愿,没有白费功夫!”

        杜周南说道:“福建的经济政策大部分都是出自我手,军事政策几乎全部是你一个人制定的,这样虽然提高了效率,但是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考虑问题难免有很多疏漏,所以需要更多的有识之士参与进来。”

        孙百里说道:“在回来的路上,我认真地考虑了目前福建的形势,觉得只要我们尽量不去触怒南京政府,至少可以保持几年的和平。为了更好的利用这难得的时间发展地方经济,把福建建设成为真正的模范省份,有必要召集全省的精英共同商议,制定比较完善的政策和法规。你觉得怎么样?”

        杜周南笑着回答道:“没想到我们居然想到一块去了!我也正在谋划这件事呢!”

        孙百里连忙说道:“你既然已经有了腹稿,就先说出来听听吧!我的想法还没有成型,需要启发一下。”

        杜周南详细介绍道:“我的计划是在福州召开一次全省的议政大会,参加的人员由军人、地方官员、地主、工商业者、农民、工人、教育界人士和名流士绅组成,力求覆盖全社会,具有最广泛的代表性。大会的议题就集中在制定经济、文化、教育、政治、军事和政权发展的各项政策,如此一来,制定出来的政策就很容易被各个阶层所接受!”

        孙百里问道:“与会人员的比例是如何确定的?”

        杜周南回答道:“暂时还没有想好。开始的时候,准备按所占人口的比例来确定,但是却发现这样一来,农民代表肯定要占绝大多数,但是他们的教育程度偏偏又是最低的,很容易影响到大会的效率!你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办法?”

        孙百里说道:“你都想不出来,我就更指望不上了。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个人肯定会有办法!”

        “杨英杰!”杜周南脱口而出。

        孙百里说道:“是啊,据他说,苏区经常会召开类似的大会,这方面的经验非常丰富,找他来问不就成了!”

        杜周南说道:“你刚刚把别人带去休息,现在又心急火燎地叫过来,是不是太失礼了?杨英杰毕竟不是我们的部属,还是不要太鲁莽了!”

        孙百里点头表示同意,然后说道:“那就明天早上再一起商议吧!”

        次日上午,孙百里请来杨英杰,和杜周南一起商议议政大会的代表名额问题。杨英杰听完介绍后,说道:“苏区的处理方式基本上是按照人口的比例来的,但是我们在农村开办了大量的夜校和讲习所,农民的文化素质都有很大的提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呀!”

        孙百里尴尬地说:“我们十九路军在福建的时日尚短,前期又忽视了教育工作,所以才会产生这种后果,还望杨先生帮忙想出个变通的办法!以后我们肯定会大力发展教育事业,尤其是对广大农民弟兄的教育!”

        杨英杰沉吟了一下,说道:“你们的代表中还遗漏了两个重要的阶层:学生和市民。我们福建有厦门大学和福州师范学校等十几所高等院校,在校学生近万人,在加上为数甚多的高中学生,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而且,学生历来就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优良传统,其家庭又来自的社会的各个阶层,非常具有代表性。如果适当增加学生代表的数量,可以弥补农民代表的不足。至于市民阶层则是最能代表民意的,他们中的大多数可能是家庭主妇、长者等基本不事生产的人,由于每天跟柴米油盐等生活琐事打交道,对社会的稳定和发展极为敏感,可以反映出最为普遍的民心!”

        杨英杰一席话说得杜周南和孙百里心悦诚服,马上言听计从,把学生和市民加到代表当中,解决了一个棘手问题。

        杜周南看杨英杰对此非常有经验,干脆把自己另外一个拿不准的问题也提了出来,他问道:“我计划把大会的时间定为半个月,会不会太短了?”

        “太短!”杨英杰吃惊地说道:“恐怕是太长了吧!中央苏区成立的时候也不过开了一天的会,福建省就算比苏区的人口多些,一个礼拜也足够了!”

        杜周南担心地说:“这么多议题要讨论,这么多政策要制定,是不是太仓促了?”

        杨英杰耐心地解释道:“有很多工作是要在大会之前做的!事先要把要讨论的每个议题、每项政策全部印刷出来,保证每个代表人手一份,在开始讨论之前,再由熟悉政策的人详细讲解,帮助与会者理解,然后只要针对不同的意见讨论就可以了。这样就很容易控制大会的进程,避免陷入无意义的辩论。”

        在杨英杰这位个中老手的指点下,议政大会的细节问题很快被解决掉,杜周南随后开始安排人手从各行各业中遴选代表、印制材料,紧锣密鼓地为即将召开的议政大会作着准备工作。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