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福州印象

        肃清地方之后,孙百里立刻写了封长信,把目前赣南地区的形势和自己的计划详详细细地写下来,派专人送回福州,让杜周南做出相应的安排。

        杜周南先是收到将近两百吨的钨砂,随后又接到孙百里的来信,权衡之后,也认为占据赣南是值得的,十分爽快地同意了扩军计划。在选派大批干部前往的同时,他让工程公司把修建福州至清流之间公路的近万工人,等公路完工后即刻派往赣南。

        浩浩荡荡的工程队伍开到赣南后,孙百里把队伍分成几个部分,第一部分负责修筑从连城至长汀的公路,把福建和原苏区的公路网联结起来;第二部分负责构筑防御工事,好在中央军在第五次围剿中采取的是堡垒主义的战法,在比较重要的城市和交通线上建满密密麻麻的碉堡、壕沟,大部分都还完好无缺,只要稍加修缮仍然能够使用。第三部分负责把红军遗弃的几个钨砂矿运转起来,用钨砂矿产生的效益维持十九路军在赣南的开销。第四部分负责在中央军制造的几个比较大的无人区建立政府农场,建成后转交给这里的驻军。孙百里看到赤卫队员帮助农民收割庄稼的情景后,开始改变过去的观念:认为军人的职责就是训练、战斗,由于中国的国情不同,在军费负担较重的时候,军队也需要适当地参与地方的经济建设。

        这时候,已经是十一月的下旬,向西转移的红军主力部队分四个纵队,从兴安、全州之间强渡湘江,前出至湘桂边境的西延地区。二十七日,红军一部突破第四道封锁线,渡过湘江。尾随而来的中央军南北对进,向红军发动全面进攻。红军在湘江两岸经过浴血奋战,于十二月一日渡过湘江,但是兵力却由出发时的八万多人锐减为三万多人。湘江之战后,蒋介石重新调整部署,向黔阳、洪江地区集中兵力,企图围歼红军于北出湘西的路上。

在离开江西,追击红军的这段时间里,留守苏区的中央军和地方势力虽然不断向蒋介石报告十九路军的种种异常动作,但是却都被他束之高阁,因为他已经被红军搞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有精力来管十九路军的事情。何况,在蒋介石的心目中,十九路军和其他地方实力派都是一样的,无非是想乘机扩大地盘而已,而赣南的几个县已经被战争破坏的不成样子,他孙百里愿意拿去就拿去得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消灭红军,再乘机把自己的统治延伸到云贵川等省份,至于十九路军这样的小泥鳅,等自己解决了红军之后再收拾也不晚。

就这样,十九路军在无人干涉的情况下,把赣南地区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孙百里等钨砂矿投产后,率领军部的警卫部队和赤卫队一起,护送着刚刚开采出来的十几吨钨砂,先期返回福建,其他部队则留在赣南,积极组织防御。孙百里的计划是,在赣南的形势完全稳定下来以前,以十九路军的主力驻扎在这里,威慑各方。等地方政权完全建立起来,当地的民众接受十九路军以后,在把主力撤回福建,留下两个师的兵力就可以了。

部队到达清流后,孙百里把钨砂部队暂时安排在距离县城十余公里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等军工厂生产出武器后再全部更换装备,同时把军服也换成十九路军的制服,现在这种形式各异的服装很容易被人误认成土匪。

离开清流之前,孙百里极力邀请杨英杰鲁大虎到福州看看,鲁大虎说自己要指挥部队的训练,坚辞不肯,杨英杰想借机了解福建的发展情况,验证孙百里所极力坚持的中间道路的成果,爽快地答应下来。

        一行人抵达福州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为了让杨英杰切实地感受到福州的变化,孙百里命令车队在城门口停下,自己和杨英杰下车步行进入市区。虽然已经在这里住了将近半年的时间,但是由于事务繁多,孙百里自己都没有仔细观察过这个城市,现在刚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好好体察一下民情。

        下车前,孙百里特意换下军装,穿上整齐的中山装,和长衫马褂的杨英杰并肩走在前面,十几名便衣卫士远远地跟在后面。

        络绎不绝的人流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然后从城门穿过,进入福州城。一入城门,面前立刻出现一条宽阔笔直的大街,街道两边鳞次栉比地布满大大小小的店铺,各种各样的货物应有尽有,而那些小本经营的小商小贩肩挑手提,沿街叫卖。不同打扮,不同年龄的人们在这里汇集成人的海洋,不停地翻滚着。

        孙百里和杨英杰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缓缓向前移动,不时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孙百里发现自己虽然离开不过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福州城已经变得完全陌生了!真不知道杜周南用什么办法做到的。

从进城后,杨英杰的表情就不停地变幻着,先是满脸的不相信,接着又感到异常的惊讶。他不时停下来和路边的小贩攀谈,询问各种商品的价格,和原来苏区的价格作对比,最后不得不承认,福州城里不但物资丰富,就是价格也比苏区的便宜许多。他疑惑不解地问道:“既然你们的财政这么紧张,怎么经济反倒如此繁荣呢?”

孙百里笑着解释道:“政府的财政是紧张,但是和民间的关系并不大呀,我们的政策是藏富于民,尽量不从普通民众手里拿钱。据我所知,这里的这么多店铺,需要缴纳税款的不到百分之十,而我们的关税税率又低的惊人,所以才吸引了这么多商人过来投资。”

杨英杰说道:“你们把军费压得这么低,只保留几万人的军队,难道就不怕被中央军或者其他地方势力吞并吗?”

孙百里回答道:“裁军的时候,我也担心这些问题,但是听了杜先生的一席话之后,我就改变了主意。他说:如果民众的生活改善了,他们会感觉这样的生活值得自己用生命去守护,从而自发自愿地走上战场,这样迸发出来的力量,谁都不敢轻视!而如果一味穷兵黩武,和军阀有什么两样?我想,红军能够屡次击败中央军,同样是因为苏区的民众愿意为保护自己的生活付出生命的代价!”

杨英杰深有感触地说道:“是啊,苏区的农民为了保护自己来之不易的土地和当家作主的权利,什么样的代价都愿意付出!”

说话之间,两人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只见一名警察手持警棍站在中间,用哨子和手势指挥交通。来往的车辆和行人在他的指挥下,井然有序地通过路口。这时候,孙百里忽然看到一辆崭新的客车从后面开了过来,在身边的一个小小站牌前停住,然后下来三名乘客。车上的售票员摇动着手中的铃铛,大声喊道:“到省政府的请上车,票价一角!”

孙百里感到非常好奇,因为自己离开福州的时候,城里只有十几辆破旧的公交车在勉强运行,不由产生坐一下的冲动。好在这路车的终点站就是省政府,正好顺路,于是回身对后面的卫士使个眼色,然后拉着杨英杰上了汽车,在车子的后面找位置坐下,随行的卫士也有四个人上车,不露痕迹地坐在司机的后面和前后两个门口。

坐在孙百里和杨英杰前面一排的是两个商人打扮得中年人,一个操着广东口音的说道:“没想到,两年没到福州,居然变化这么大,现在连公共汽车都全部换成新的了!”

另一个福州口音的说道:“写了那么多封信给你,你就是不相信,非要自己过来看看,现在相信了吧!要是几个月前就过来开店的话,本钱说不定早就回来了!政府规定新注册的工商企业免税一年,咱们还是早点动手,不然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广东商人问道:“你上次不是说还有无息贷款支持吗?”

福州商人回答道:“是有啊!而且资本越多贷款也越多!”

广东商人疑惑地问道:“十九路军在福建也没待多长时间,哪里有这么多钱?”

福州商人露出一副这你就不知道了的神情,说道:“几个月前在清流发现一个大的不得了的钨砂矿,被德国人给全部买了下来,雇用了好几万工人去采矿。你是没看见,德国人的大轮船运来整船的机器设备和大批的技术人员,场面可热闹了!”然后小声说:“为了买下钨砂矿,德国人给了五千万马克!你说有没有钱!”

广东商人一拍大腿,懊悔地说:“你怎么不早说!”然后毅然说道:“我回去以后把广州的生意料理一下,马上把钱汇过来!不过店址一定要选好!”接着和福州商人开始讨论起细节问题。

        杨英杰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禁有些怀疑:难道中间路线真的能够成功?

        而孙百里却如同在六月天喝下杯冰水,感到异常舒心:连最为敏感,最难以捉摸的商人都对福建、对十九路军有信心,还有什么理由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呢?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