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意外收获

     回长汀的路上,钟武疑惑地问道:“军长,难道你真的不在乎被南京政府发现?这次围剿,集中了超过百万军队,到处是深沟高垒,红军怎么可能逃得掉?”

     孙百里反问道:“即使不收留赤卫队,南京政府就会放过我们吗?蒋介石再大度,也不可能对八十八师全军覆没的事无动于衷,现在暂时放过十九路军,主要是因为要先解决红军,德国顾问的作用并没有想象的大,等围剿的事结束之后,肯定要掉头对付我们了!既然早晚是要翻脸的,多结盟友总是好事。至于红军能不能突出重围,关键在于中央军愿不愿意让他们出去。”

     钟武听了感到很奇怪,问道:“中央军怎么可能放他们出去呢?”

     孙百里详细解释道:“红军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连续战斗,减员肯定非常严重,我估计剩下来的主力也就几万人的样子。面对百万大军,又没有战略上的回旋空间,成功突围的希望的确非常渺茫。但是如果中央军采用驱狼吞虎的策略,结果就了另当别论了。”

     钟武问:“怎么驱狼吞虎?谁是狼,谁又是虎?”

     孙百里回答道:“民国虽然成立了二十多年,但是中央政府实际控制的区域只有湖南、湖北、安徽、江苏、浙江和江西六个省份,其他地方只是名义上受其领导而已。这次,如果中央军想接着围剿红军的机会,把自己的统治深入到两广和云贵川一带,就是绝好的机会!只要在防线上露出破绽,让红军突围,进入上述各省,以这些地方军队的实力,如何是几万红军精锐的对手,最后只能向中央军求援,中央军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进入了。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中央军来了之后,肯定就不会再离开,这些地方势力只有乖乖地交权了!”

     钟武恍然大悟,说道:“我明白了:红军是狼,地方势力是虎!这个计划一举两得,的确不错,但是中央军里未必有人想得出来。”

     孙百里笑着说:“你可千万不要小看中央军,里面人才济济,肯定有人想得到。至于蒋介石最后会不会采用这个计划,就很难说了,毕竟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

     钟武说道:“是啊,地方实力未必甘心就范,而如果不小心把红军真的给放跑了,无疑纵虎归山,中央军就得不偿失了!”

     孙百里说道:“不管中央军最终怎么做,现在都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对付我们十九路军,所以要利用这难得的时机,尽量把赣南地区也纳入我军的版图,最不济也要把红军遗留的重要物资运回福建。”

     钟武说道:“看来和赤卫队合作还是值得的!中央军和两广的部队只对城市感兴趣,红军的地方武装还是很活跃的,有了杨英杰和鲁大虎的协助,我们和他们打起交道来会容易很多,说不定会同意把这些物资交给我们。”

     孙百里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原野,轻声说道:“但愿如此!”

     一九三四年十月初,中共中央和中共革命军事委员会领导人博古、王明和李德,决定放弃中央根据地,到湘西与红军第二、第六军团会合。十日晚,红军主力部队五个军团以及中央、军委机关直属部队共八万六千余人,从瑞金、古城等地出发,开始转移。

     二十一日晚,红军以第一军团为左路前卫,第三军团为右路前卫,第九军团掩护左翼,第八军团掩护右翼,中央和军委机关及直属部队编成的军委第一和第二纵队居中,第五军团担任后卫,从江西于都县城西南的王母渡、新田之间突破了中央军第一道封锁线,二十五日全部渡过了信丰河。然而,由于红军继续以甬道式的队形携带大量笨重的物资器材沿山路西进,行动缓慢,直到十一月十五日,才先后通过了中央军的第二道、第三道封锁线,进至临武、蓝山、嘉禾地域。此时,蒋介石急忙命令进入苏区的中央军主力十六个师的兵力立即西进,追剿红军,同时命令南路军协助堵截,意图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以东地区,而留在原红军控制区的只有孙百里的十九路军和少量的中央军。

     孙百里意识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随即毫不客气地命令十九路军各部接收赣州以东地区的防务,乘机扩大地盘。由于留守的中央军兵力不足,只能据守赣州、吉安等较大的城市里,地方上成立不久的保安部队和地主的还乡团失去了靠山,只能乖乖的表示合作,再加上有杨英杰和鲁大虎协助解决红军的地方部队,使十九路军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占据了南起安远北至广昌的广大地区。如果不是兵力不足,孙百里还准备继续向北推进。

     然而,让孙百里感到头痛的是,杨英杰和鲁大虎的独立团在陆续接收了十几股地方武装后,已经剧增到三千多人,远远超过了团的编制,而这些部队负责掩护的红军伤病员也足有五百多人,等这些人伤愈归队后,部队的人数将有望超过四千。在他原来的计划当中,五百来人的独立团可以很轻松地在福建省内找个小县城驻扎,只要行事低调,泄露的风险也不会太大。而以现在的规模来看,肯定要更改计划了。经过整整一天的冥思苦想,孙百里总算想到一个较好的办法,于是把杨英杰和鲁大虎找来,看他们是否同意。

     孙百里开门见山地说道:“现在你们的部队人数激增,原来的安置计划肯定行不通了,所以我另外想了个办法,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

     鲁大虎直截了当地说道:“你要是太为难的话,就留点武器下来,我们上山打游击算了!”

     杨英杰沉稳地说道:“孙将军,还是先把你的办法说说,我们听完之后再做决定。”

     孙百里介绍道:“我们十九路军在清流发现了一个钨砂矿,规模比较大,正在和德国人合作开发。由于钨砂是重要的战略资源,所以要派驻重兵守卫,现在是六十师在执行这个任务。我想,如果由你们的部队来执行这个任务的话,可能更加合适:部队主要目的是保护钨砂矿的安全,驻扎在深山里面,绝少和外界接触,没有暴露的危险。并且以后在对部队进行补给的时候,只需要写明钨砂部队就可以了,这样就不会受到编制的限制了。”

     杨英杰和鲁大虎商量了一下,认为这个提议还不错,决定接受孙百里的安排,在离开之前,杨英杰问道:“既然孙将军对钨砂矿如此重视,为什么不派人到这里收购呢?赣南可是钨砂的重要产区呀!”

     鲁大虎插嘴说道:“哪里要收购呀,苏区以前开采的那些收集起来就有好几百吨!”

     杨英杰着急地对鲁大虎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说,可是鲁大虎却继续说道:“送给十九路军总比被中央军拿走要好吧!这些地点还乡团都知道,能瞒多久?”

     孙百里连忙说:“杨先生,我们可以付钱给你们的!”

     杨英杰无奈地说道:“不是钱的问题!不过大虎说的对,藏是藏不住的,就送给你们吧,算是补偿为我们医治伤员的费用吧!”

     原来,红军一直都在控制区内开采钨砂,卖给广东,换取急需的药品和武器弹药,这次匆忙转移,很多开采出来的钨砂没有办法运走,就安排地方部队负责保管,几个地方的汇集起来,数目非常可观。

     弄清楚原委之后,孙百里大喜过望,这样一来,福建终于有钱可用了!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