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正式收编

        看到南昌行营同意十九路军暂驻长汀休整的电文,孙百里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自己对赤卫队的承诺可以不折不扣地做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简单了:把赤卫队安排在距离长汀县城二十多公里的一个小山村里面,四周由十九路的部队负责警戒,防止中央军的部队闯过来。好在赤卫队的队员都是本乡本土的农民,只要手里不拿武器,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什么破绽,隐蔽起来非常容易。

        随后,孙百里把部队分成几部分进行休整:作为主力的独立旅向西前出至距离县城十公里的地方构筑阵地,就地休整。其余的部队除留少部分在城里休整外,全部驻扎到县城周边的村庄里面。等部队调动完毕,已是中午,匆匆忙忙吃过午饭后,孙百里就带着钟武和十几名卫士,驱车前往赤卫队的隐藏地点。

        此时的闽西,正是水稻收割的时节,然而,举目望去,辽阔的原野上,只能看见几个稀疏的身影在田间劳作,而且大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和一些半大的孩子。已经成熟的水稻,被沉甸甸的稻穗压得倒伏在田里,但是却没有人来收割。农村里的壮年男子,不是加入了红军,就是逃到深山老林里去,因为他们知道,随着中央军的到来,被红军赶跑的地主老财们很快就会卷土重来,他们是不会放过这些分过自己财产的贫农!

        孙百里说道:“如果再过一个月还是没有人收割庄稼的话,今年的收成就泡汤了,到了春天不知要有多少人挨饿!”

        钟武说道:“其实就是躲起来的人都回来参加秋收,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这里已经经历了五次围剿,战争造成人口锐减,青壮年更是奇缺!”

        孙百里说道:“希望明年福建的经济能够有较大的改观,可以拨出点粮食救济这里。”

        这时候,钟武突然指着前面喊道:“军长,你看!”孙百里连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前面几公里外的稻田里满是忙碌的人群,这些人有的把稻子割倒,有的把收割好的稻子扎成捆,有的用扁担往村子里面挑。人虽然很多,但是分工明确,井然有序。

        等到车辆驶近后,道路的两边开始出现挑着担子的农民,孙百里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连忙命令司机停车。

        看到汽车停了下来,后面的一个跳着担子的年轻人疾走几步,来到车子旁边,对刚刚下车的孙百里说道:“孙将军,你怎么有时间到这来?”

        孙百里回答道:“杨先生,我是来和你们商量赤卫队去向的。”然后又好奇地问道:“我正奇怪怎么忽然多出这么多壮劳力,没想到原来是赤卫队的队员!你们这些军人,怎么干起农活来了?”

        “军人怎么啦?难道就不应该帮助老百姓干活啦?你们这些白狗子只知道向老百姓要粮要钱,却从来不关心他们的疾苦!”路边正在挥舞着镰刀收割稻谷的农民抬头斥责道,露出隐藏在巨大斗笠下面的美丽脸庞,齐耳的短发沾满了汗水,紧紧地贴在脸颊上。

        “杨梅!”杨英杰沉声斥责道:“怎么能这样说孙将军!十九路军和中央军是不一样的军队!”然后对着孙百里不好意思地说:“真对不起,我这个妹妹太任性了!”

孙百里笑着说:“杨先生,不要责怪令妹,我们十九路军毕竟还是受南京政府的指挥,也参与了这次围剿。”

        “有什么不一样的,我看都是反动派!”杨梅低声嘟囔着,弯下腰继续在田间劳作。

        杨英杰问道:“孙将军能不能透露一下最新的情报,我们很想知道主力部队的动向。”

        孙百里抬头向四周看了看,说道:“这里讲话不太方便,还是先找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再说。另外,还请把赤卫队的指挥官也叫过来,有些事情也需要他们知道。”

        杨英杰连忙招手叫过一名队员,让他去叫鲁大虎,自己在前面带路,领着孙百里和钟武等人到设在小村里的赤卫队临时指挥部。

        虽然昨天夜晚曾经和鲁大虎在长汀城下匆匆见过一面,但是,由于天色已晚,看的不是十分清楚,所以孙百里等他进屋之后,特意仔细打量了一番。

        鲁大虎身材魁梧,黝黑的脸膛上,长着满脸的络腮胡子,形象和钟武非常相似,只是身材略高一点。他一进门就问道:“孙百里,你知不知道我们的主力部队目前在什么位置?”

        钟武听他对自己的军长直呼其名,心里非常不舒服,瞪着眼大喊道:“这是我们十九路军的军长!孙百里也是你叫的!”

        鲁大虎上前一步,毫不示弱地说道:“他是你们的军长又不是我们的军长!我没有和杨梅一样叫他白狗子,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杨英杰连忙向孙百里表示歉意,然后对鲁大虎说道:“大虎,如果没有孙将军和十九路军的帮助,我们根本就完成不了上级的任务!现在革命正处于低潮时期,应该尽量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对付国民党。十九路军虽然也参与了围剿,但是并不是自愿的,他们也同样不满意国民党蒋介石的统治,实际上和我们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这些道理我昨天就给你讲了,怎么现在还对孙将军这么无礼呢?”

        鲁大虎瓮声瓮气地说道:“昨天还是敌人,今天就成了同志,我一下子转变不过来嘛!”

        孙百里笑着说道:“杨先生,没有关系的,我很喜欢鲁队长爽直的性格!”由于他急于知道赤卫队的态度,就再次说明自己的来意:“根据中央军传过来的情报,红军的主力已经从瑞金、会昌等地向西转移。现在长汀以西地区全部在中央军的控制下,而陈济棠的主力部队也推进到武平以北,你们如果要想追赶主力部队的话,难度相当大!”

        鲁大虎满不在乎地说:“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如果想通过中央军的封锁线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只要知道主力部队的大致方向,肯定追得上!”

       钟武立刻反驳道:“你知不知道现在中央军在你们根据地采取的是什么策略?不但广筑碉堡,深挖壕沟,还把很多地方的居民全部强行迁移,制造无人区。又把那些被你们赶跑的地主老财武装起来,成立了很多还乡团,四处打探红军的动静,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向中央军汇报。这些人对地形的熟悉恐怕不会比你差多少吧?”

        鲁大虎不服气地说:“那又怎么样?大不了拼了!既然参加了革命,早已经做好了牺牲的思想准备!”

        孙百里劝解道:“牺牲也要有意义呀!这次红军仓促转移,行动不便的伤病员肯定无法随行,如果连你们这些地方部队没有了,谁来保护他们呢?”

        鲁大虎立刻没了声音,杨英杰说道:“孙将军,你说得很对!为了保护留下来的同志们,绝对不能轻言牺牲!”然后用恳求的语气说道:“孙将军,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您能够答应!”

孙百里客气地说道:“请讲。”

杨英杰说道:“虽然中央根据地的城市已经全部失守,但是在农村肯定还有相当数量的地方部队在活动。而中央军吸取了前几次围剿失败的教训,必定会对农村采取严酷的清剿,再加上有还乡团作帮凶,形势不容乐观。我想把这些部队联络起来,带上伤病员,暂时撤退到十九路军的防区,可不可以?”

孙百里还没有来得及出声,钟武就抢先说道:“绝对不行!这要冒多大的风险,你们知道吗?万一被中央军知道了,岂不是要引火烧身!再说,你们今天这样大张旗鼓地在田里收割庄稼,怎么隐蔽得了?你们想帮老百姓干活是没错,可是我们十九路军就危险了!”

鲁大虎立刻回击道:“不行就拉倒,我们上山打游击就是了!”

杨英杰说道:“今天的事,我们的确欠考虑,请不要见怪!”

孙百里说道:“钟武说得都是实情,但是我们既然已经包庇了赤卫队一次,干脆就好事做到底吧!中央军虽然强大,但是想歼灭红军的主力,恐怕也不容易:西面的广西、云南、贵州和四川都不是中央军的控制区,即使红军转移到这些地方,中央军也不容易插手。短时间内,怕是没有能力对付我们的,你们只管过来。”

孙百里的表态使杨英杰和鲁大虎非常满意,连声表示感谢,钟武却提出自己的疑问:“军长,突然多出一支军队,如何保密呀?南京政府在福建的情报人员为数肯定不少,这么大的事情怎么瞒得过去?”

孙百里胸有成竹地回答道:“这好办,增加一个独立团的编制就可以了。这样既不用找南京要番号,军需处也好处理补给的问题。”然后对杨英杰和鲁大虎说道:“只是要委屈你们穿十九路军的军服,行不行?”

让孙百里感到意外的是,鲁大虎居然首先表示同意,痛快地说道:“没问题!只要不是中央军的就行。”

等杨英杰也表示同意后,孙百里感到如释重负,最棘手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