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有惊无险

        太阳沿着自己的运行轨道毫不停滞地向前移动,对人世间即将发生的惨剧视若无睹,因为在它亿万年的生命当中,已经见证过无数次同样的场景。

        太阳开始逐渐向西倾斜下去,颜色也由苍白转变成粉红色,最后变成血红的颜色,并把西面的天空也染成相同的颜色!已经静静地等待了几个钟头的十九路军官兵开始最后一次检查武器,然后抬起头,默默地注视着头顶上的天空,等待攻击命令的下达。整个战场寂静异常,连树林中的鸟儿都感受到身边浓浓的杀气,乖觉地躲在茂密的枝叶间,不发出一点声音。

        钟武又回到山坡上,站在孙百里的身旁,和军长一起注视着对面的城池。杨梅的哭泣由嚎啕大哭演变成低声的啜泣,最后完全没有了声音,但是却始终不敢抬头看天上的太阳,不愿意看到夜晚的降临,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哥哥即将死亡的残酷现实。

        孙百里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钟,再过两个钟头,就会进入夜晚,十九路军将不得不在漆黑的夜色中战斗,火炮和兵力的优势势必遭到极大的削弱,本来毫无悬念的战斗将变得难以预料,伤亡也会成倍地增加。孙百里转过身,看着杨梅悲痛欲绝的表情,实在无法把开始进攻的命令发出口,这时候,杨梅终于抬起头,用祈求的目光望着他!

        孙百里避开她殷切的目光,冲着钟武轻轻地点了点头,钟武会意地点点头,举起信号枪,准备发射。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时刻,长汀的城门忽然开了!

        “钟武,快停下!”孙百里大吼一声,朝钟武扑了过去。还好钟武最后看了眼城门,及时发现情况有变,没有扣动扳机,战斗终于得以避免!

        杨梅立刻从山坡上一跃而起,飞快地跑向阵地前沿,去迎接自己的哥哥。孙百里和钟武相视一笑,也走下山坡。

        杨英杰顾不上安慰喜极而泣的妹妹,直接跑到孙百里面前,说道:“赤卫队同意放下武器,但是要你们先答应他们的条件!”

        孙百里问道:“什么条件?”

        杨英杰回答道:“上级给赤卫队的任务是阻击东路军三天,但是赤卫队知道以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完成任务的,所以他们同意缴枪,但是必须是在三天后!”

        钟武急躁地说:“这怎么可能?别说是三天,再多一天也不行!最近的中央军部队距离这里只有不到三十公里,他们过来打也只要一天!你们能不能现实一点!”

        杨英杰说道:“赤卫队的态度非常坚决,既然你们不答应,那只有誓死一战了!”说完就准备和妹妹告别。

        孙百里连忙制止,说道:“其实我们还可以想一个变通的办法:你们要阻击的东路军就是我们嘛,只要我们不继续向西推进,你们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对不对?你们赤卫队也不过几百个人,武器装备又这么差,其实根本威胁不了我们,干脆就把武器保留算了!今天晚上你们趁天黑全部撤出县城,然后我们再大张旗鼓地攻城,演戏给中央军看。等进驻县城后,我们东路军按兵不动三天,这样不是两全齐美吗?”

        钟武看着孙百里,惊奇地说:“这样的办法都想得出来,真有你的!难怪你是军长,我是旅长!”

        杨英杰听了也非常惊讶,连忙问道:“可是以后怎么办呢?”

        孙百里轻松地回答道:“以后就更好办了!你们可以向西追赶红军的主力部队,也可以留下来和中央军打游击,当然也可以跟我们十九路军回福建。只要你们保证不在福建发展组织,我们甚至可以给你们更换新的装备,提供后勤保障,让你们有朝一日可以重归红军!”

        杨梅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好心?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钟武轻蔑地说道:“就你们这点人枪,我们十九路军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主要是大家都是中国人,打起来没什么意思!”

        杨英杰凝神注视着孙百里,希望从他的表情里发现什么。孙百里笑吟吟地迎着他的目光,炯炯有神的双眼清澈异常,看不到任何阴谋的影子。

        杨英杰思虑良久,最后毅然说道:“好,我就信你一次!现在我马上进城,再和鲁大虎谈一次。”说完立即转身向城门跑去。

        孙百里看见杨梅依然牵挂地望着哥哥,安慰道:“你就不用再担心了,这么好的条件,只要不是傻子,谁都会答应的!”

        杨梅白了他一眼,继续关注着对面的情形,孙百里碰了个钉子,讪讪地走到钟武身边,没话找话地问道:“我这样处理,你没有意见吧?”

        钟武故意反问道:“你刚才不征求我的意见,现在人都进城了,还问我干什么?”看到孙百里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得意地大笑起来。

        这次谈判进行的异常顺利,赤卫队完全接受了十九路军的条件。入夜后,五百多名赤卫队员在队长鲁大虎和杨英杰的指挥下,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地撤出长汀。随后,十九路军炮兵开始对长汀进行炮击,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在黑夜中传出去很远,而冲天而起的火光在十几里外都看得见。炮击过后,轻重武器一起开火,战士们躺在战壕里,齐声呐喊,喊杀声响彻山谷。

        钟武看着战场上古怪的情形,笑着说:“打了十几年的仗,只有这次最好玩!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骗得过中央军!”

        孙百里轻松地说道:“肯定骗得过!红军把地方部队留下来阻击我军,其主力部队肯定是要突围,向东是大海,向北则是中央军重兵密集的区域,都不可行,所以只有向南和向西两条路了。南路军的两广部队战斗力本来就不如中央军,又想保存实力,很难挡得住红军。而西面的中央军也不是精锐部队,也很容易被突破,中央军为了不放虎归山,肯定会紧追不舍,哪里还顾得上理会我们这点小动作!说不定还会要求我们帮他们稳定这些新占领的地区呢!毕竟我们十九路军的实力是最弱的,交给我们可以随时收回去,给了两广就很难保证了。”

        假打了一个多小时后,十九路军派一个团的部队进入县城,结束长汀之战。

        次日,孙百里根据与赤卫队的约定,命令部队留在长汀休整,同时向南昌行营报告:我部经彻夜苦战,攻克长汀,消灭红军主力部队两个团。由于守军顽强抵抗,我军伤亡惨重,弹药消耗甚巨,暂驻长汀休整,待补充物资一到,即刻向前推进。

        蒋介石深知这些被迫参战的地方势力只想保存实力,消极进攻,反正也没指望他们能起多大作用。这时候,红军主力部队正在全力向西进攻,意图打破湘江防线,突破包围圈,中央军的主力部队要增援湖南,无暇清剿苏区的地方部队,就顺水推舟,命令十九路军配合南路军收复赣南的几个县,务必把红军的势力连根拔起。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