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长汀劝降

        一九三四年六月中旬,红军集中两个军团的兵力,在古龙冈以北地区对中央军进行反击作战,试图阻止其继续南进,但是在中央军主力部队的阻击下,进攻失利,红军控制的地区逐渐缩小,兵力严重不足。蒋介石为了加紧对红军心脏地带的围剿,重新调整部署,命令各部与七月上旬开始全面进攻!

        此时的红军控制区,人力、物力都非常匮乏,完全丧失了在内线打破围剿的可能。而此时红军领导层却采取兵分六路、全线抵御的方针,把红军主力部队分别配置在兴国、古龙冈、头陂、驿前、连城、筠门岭等地区,继续同对手拼消耗。

        八月五日,中央军集中九个师的兵力,在空军的支援下,向驿前地区发起攻击。红军第三和第五军团奉命在十五公里的纵深内实施阵地防御,经过半个月的战斗,虽然连续击退中央军的多次集团冲锋,但是由于伤亡惨重,最后不得不放弃阵地。

        九月初,为了实现完全消灭红军的目的,南昌行营电令东路军总指挥孙百里,限期攻克长汀,否则军法从事!

        孙百里意识到,这是南京政府凭借胜利之余威,要逼迫自己就范,表明立场。考虑到福建的建设才刚刚起步,根本经不起一场战争的打击,孙百里不得不立即从福州出发,再次进驻清流。同时,电令独立旅脱离中央军战斗序列,向长汀西侧靠拢;六十师的三个团从北向南推进;五十六师和七十八师由连城、上杭自东向西进逼长汀。接到命令五天后,十九路军各部队顺利会师,合围长汀。

        孙百里站在城北的山坡上,透过望远镜,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城头的情况。由于兵力不足,并且缺乏火炮支援,守军干脆完全放弃了外围阵地,集中力量防御城墙。孙百里从望远镜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城墙上忙碌的身影,甚至连守军士兵手中的大刀和梭镖都看得见。从士兵们杂乱的衣着和式样各异的武器可以判断出,守军不是红军的正规军,而是由民兵和赤卫队组成的地方武装。看来红军已经准备放弃根据地,集中主力部队,择机突围。

        发觉守军不是政府军,非但没有使孙百里的心情轻松起来,反而使他心情变得异常沉重,迟迟无法下达攻击的命令。如果是和自己的部队一样的正规军,孙百里倒是可以毫无负担的和对手堂堂正正地打一场,而现在的情况,一旦开始进攻,战局绝对是毫无悬念的一边倒,就如同八国联军对义和团一样,很快就会演变成一场屠杀!因为处于绝对劣势的一方却拥有不属于任何对手的顽强意志,不会放下手中的武器,进攻部队要想保证自身的安全,只有从精神到肉体把对手全部消灭!

        钟武站在孙百里的身后,看着他为难的表情,说:“军长,你不用为难,恶人还是我来做吧!反正我在清流已经干过一次了,再多一次也无所谓。再说,只要拿起了武器,就不再是平民了,我不会拿弟兄们的生命去冒险的!”

        孙百里转身说道:“暂时还是不要进攻!无论是我的感情还是我在德国陆军大学所接受的教育,都无法让我向这样的对手发动攻击。再作最后的尝试吧,立刻派人回清流,把上次被你俘虏的那些人集中起来,把这里的形势向他们详细地说明,看看有没有人愿意入城去说服守军投降。”

        钟武为难地问:“可是中央军在看着我们啊!如果两天拿不下长汀,就会对我们起疑心的,十九路军毕竟和红军有过合作的经历!以中央军目前的实力,可以很轻松地解决我们。军长,千万不要因小失大呀!”

        孙百里点头回答道:“我答应你:如果在明天日落之前,守军还不同意放下武器的话,全军立刻开始攻击!用最猛烈的炮火为他们送行!”说完之后,孙百里感到自己的心头一阵抽搐,转身望着城头上几名守军士兵孤独的身影,不解地问道:“在德国军队里,指挥官会明确地告诉士兵:当发现自己陷入绝境,而继续抵抗的结局只有死亡的时候,可以向敌人投降!视荣誉胜过生命的德国军人都可以接受的结果,为什么这些人就不能接受呢?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撑着他们一定要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息呢?”

        钟武摇头表示自己也无法理解,然后叫过传令兵,把孙百里的命令传达下去,几匹快马很快从阵地的后方跑出来,沿着通往清流的道路疾驰而去!

        次日,天色刚刚放亮,孙百里就走出指挥部,然后信步走上山坡,眺望着隐没在群山之中的公路,希望能够看到什么。时间在一点点过去,中午已过,日头开始渐渐西斜,十九路军的攻击部队开始进入阵地,几十门大炮掀掉炮衣,黑洞洞的炮口指向对面的城墙,随时准备喷射出致命的火焰!

        从午饭后就一直跟在孙百里身边的钟武催促道:“军长,下命令吧!清流不会来人了,那些俘虏和城内的守军一样,都是死脑筋!如果天黑下来,就要打夜战,这样一来,我们武器上的优势就要大打折扣了。”

        孙百里安慰道:“别着急,再等等,离天黑还有两三个小时,肯定来的及!”

        这时候,几匹快马从阵地后方奔驰而来,在距离孙百里和钟武还有十几步远的时候停了下来,一个年轻军官抢先下马,跑步过来报告说:“报告军长,清流守军把俘虏送过来了!”

        孙百里惊喜地问道:“在哪里?”

        军官向后用力挥动手臂,几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小心翼翼地押解着两名俘虏走了过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年轻男子,身材修长,面容英俊,步态轻捷。紧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更加年轻的女子,和前面的男子长相非常相似,只是在长长的刘海下面,一双大大的丹凤眼显示出女性的妩媚。

孙百里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个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就试探地问道:“两位怎么称呼呀?我们以前见过面吗?”

年轻女子嘴角向上一翘,露出轻蔑的笑容,回答道:“装什么糊涂!把我们关在清流几个月,居然不知道我们是谁!”

钟武毫不客气地回敬道:“我们军长日理万机,怎么可能记得几个小俘虏的样子!”

孙百里连忙摆手,示意钟武,不要再反唇相讥。年轻女子还想继续理论,但是被年轻男子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不甘心地闭上嘴,但是嘴唇却翘的老高。

年轻男子对孙百里抱拳施礼,感激地说道:“我叫杨英杰,这是舍妹杨梅。上次在清流,如果不是将军下令救治,我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这里谢过将军。”

孙百里立刻想了起来,关切地问道:“你的伤已经痊愈了吗?”

杨英杰回答道:“谢谢关心,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孙百里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焦急地问道:“杨先生,这里的情形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希望你能够入城说服守军放下武器,十九路军绝对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也绝对不会把他们移交给中央军!”接着又说道:“我最多只能拖到日落时分!中央军一直在盯着我们,所以动作一定要快!”

杨英杰点头表示了解,说道:“我认识这里的赤卫队长,可以入城尝试一下!如果他们拒绝的话,我会留在城里和他们一起守城!你们按自己的计划行动就可以了!”然后拉过自己的妹妹说道:“我的妹妹还小,一直跟着我闹革命,形势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不希望她再牵扯进来!如果我回不来了,请孙将军帮忙照顾她!”

杨梅抓住杨英杰的胳膊,一边用力摇晃着,一边哭喊着说:“哥哥,我不跟这些白狗子在一起!我要跟你一起进城,死也要死在一块!”

杨英杰轻轻抚摸着妹妹的头发,怜爱地说道:“没事的,我和鲁大虎一起参加的革命,又共事这么多年,他不会不听我的!哥哥到城里就回来,你在这等等就可以了。”

杨梅摇着头说:“我不相信!鲁大虎脾气暴躁,发起火来谁的帐都不买,怎么会听你的?我们当了俘虏,回去肯定要被当成叛徒处理的!”

        孙百里看着兄妹之间真挚的感情,深为感动,说道:“如果情况真的跟令妹所说的一样,你就不必入城了,既然牺牲已经不可避免,没有必要再搭进一条命!”

        杨英杰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长汀的赤卫队是我一手拉起来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战死!”然后用力掰开妹妹的手,说道:“告辞了!”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杨梅还想跟上去,孙百里连忙命令士兵把她的胳膊抓住。

        杨英杰在两名士兵的护卫下,举着白旗,慢慢向城门走去。山坡上的几个人紧张地注视着,连杨梅也停止哭泣,眼含着泪水,死死地盯着哥哥离去的背影。

        城头的守军看到杨英杰之后,先是一阵慌乱,过了一会就安静下来,把城门打开,跑出十几个荷枪实弹的赤卫队员。杨英杰示意护送的十九路军士兵停下来,回身向这自己妹妹立足的山坡深情地凝视片刻,大步走进城里。

        城门再次关闭之后,杨梅立刻开始放声大哭,孙百里连忙示意士兵把她放开。钟武为难地把头挠了挠,看孙百里没有注意自己,连忙一溜烟地跑下山坡,只留下孙百里和两名卫兵围着杨梅。

        时间在不断地流逝,可是杨梅的哭泣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孙百里在山坡上焦躁地来回踱步,但是却不知如何安慰,他成长的过程中都是在学校和军队渡过的,根本没有和女孩子打交道的经验。这时候,他有些后悔没有跟表哥学习这方面的知识。最后,孙百里忽然发现自己衣兜里有一条手帕,连忙递了过去。杨梅头也不抬地接了过去,用力擦了下鼻子,继续放声痛哭。目睹这一幕的两名卫兵连忙转过身去,捂住嘴巴,拼命压抑自己的笑声,完全忘记了还要保护军长大人的安全!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