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合作谈判

        经过几天的仔细推敲,孙百里和杜周南终于把所有的条款都全部拟订,其中包括:1、帮助福建建立比较完备的军工生产体系,生产的弹药和装备能够满足十个步兵师的作战需要。2、修建一个年产量在一万吨左右的钢铁厂,并且能够生产制造大炮必须的特种钢材。3、在福州马尾船厂的旧址上修建生产水雷的工厂,由于福建没有自己的海军部队,一旦外敌入侵的话,需要有足够的水雷来封锁沿海港口和内陆河道。4、为福建免费培养一百名医生。5、为福建军政大学提供二十名具有实战经验的军事教官。6、免费提供三个师的装备。

        而福建方面开出的交换条件是:1、清流的钨矿由德国免费开采二十年。2、修筑一条从福州至清流的公路。3、派一个步兵旅和一个高炮团为钨矿提供安全保护。4、钨矿的所有工人工资由福建政府承担。

        孙百里看着这些条款,自己都感到有点敲竹杠的味道,疑惑地问道:“杜先生,你认为德国人会接受这么苛刻的条件吗?”

        杜周南回答道:“德国人会不会接受的关键在于清流的钨矿到底有多大的储量。俗话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吗!”

        孙百里苦笑着说:“只要他们能答应一半,我就心满意足了!”

        又过了三天,派出的信使终于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孙百里的面前。不但带回了项天和克劳茨的回信,还带来三位德国的工程师。项天在信里照例劝说孙百里回到中央军,然后又是一通嘱咐。相形之下,克劳茨的信就简单多了:先是恭喜孙百里占领清流,然后告诉他德国大使馆曾经在无意中截获一份日本的情报,称清流附近蕴藏着大量的钨砂。他当初把这个情报透露给孙百里,就是希望孙百里能够去证实钨矿的存在。由于具体的储量情报上没有写清楚,所以要等技术人员现场勘测后才能下结论。同时要求孙百里安排部队保护几位工程师的安全,等勘探工作完成后,再谈进一步的合作事宜。

        孙百里立刻安排自己的警卫部队保护几位德国工程师前往清流,考察了一个星期。德国工程师回到福州后,马上发电报给德国大使馆,报告勘测的结果。孙百里虽然多次旁敲侧击,但是几个工程师的口风很紧,什么也没有问出来。德国人本来就非常严肃,想察言观色也无从下手,最后孙百里只好自我安慰地想:既然几个工程师没有返还南京,说明正在等高层做出决定,或者派级别较高的人过来谈判。但是心底还是焦急异常,几天之后,等到克劳茨带着驻华大使维克托和德国政府的两位高级官员来到福州的时候,孙百里的嘴角已经起满了水泡。

        寒暄已毕,维克托大使开门见山地说道:“孙先生,我们德国政府希望得到清流的钨矿开采权,不知您是否同意?”

        孙百里问道:“您希望开采多长时间呢?”

        维克托回答道:“二十年。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还能够更长些。”

        孙百里非常爽快地说:“没问题!我们愿意出让钨矿的开采权,但是贵国必须答应这些条件。”把自己和杜周南拟定的条款递了过去。

        维克托刚刚看了一半,就惊叫一声,然后轻声叫过克劳茨,悄悄说了句话。克劳茨点点头,对孙百里说:“我们需要先商量一下,请你暂时回避,好不好?德语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秘密,真是麻烦!”

        孙百里微笑着表示同意,走出房间,随手把门轻轻带上,然后再院子里踱起步来。十几分钟后,几个德国人终于拿定了注意,把孙百里叫进去继续谈判。

        维克托拿着写着条款的纸条,苦笑着说:“孙先生,你的条件实在是太苛刻了,我们很难答应你!清流的钨矿虽然储量丰富,但是由于地形的缘故,开采的难度相当大,再加上高昂的运输成本,使它的存在价值大打折扣!”

        孙百里说道:“开采的难度大,我们可以投入更多的人力和物力,你们只要提供设备和技术就可以了,不要忘了,工人的工资是由我们支付的,不会提高你们的成本!”

        维克托摇头说:“如果钨砂的年产量能够达到两万吨的话,我可以非常轻松的答应你的条件,但是根据技术人员的分析,最多只能达到五千吨,而第一年还达不到这个数。”

        孙百里想了想,问道:“那大使先生觉能够答应哪些条件呢?”

        维克托说道:“全部!我可以答应你全部的条件!但是你要为此额外支付两千万元!”

        “两千万!”孙百里倒吸口冷气——这相当于福建全省财政收入四年的总和!

        看着他吃惊的样子,克劳茨连忙解释道:“这些钱,我国政府可以以贷款的形式预先借给你们,但是要以钨矿和海关的关税作为抵押。”

        孙百里这才恢复过来,问道:“还贷的期限是多久?”

        维克托笑着回答道:“四年。”

        孙百里问道:“那钨矿的开采权你们还要不要?”

        维克托回答道:“当然要!但是以另外一种形式来合作:德国无偿提供设备和技术人员,开采出来的钨砂由我们按照每公斤一元的价格收购。”

        孙百里想了想,问道:“如果我放弃要求三个师的装备,你们能否把金额降低五百万!”

        维克托笑着回答道:“当然可以!但是我觉得你最好还是维持原来的要求更好,德国的装备在中国可是抢手货呀!我们的武器装备质量如何,你可是非常清楚的!”

        孙百里摇着头说:“只要自己的军工厂建起来,武器自然就有了,只是晚几年而已。”

        维克托赞许地点点头,说:“孙先生的思维转换的非常快呀!是不是就这样决定了?”

        孙百里刚刚想开口答应,忽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忙改口:“如果你们放弃用关税作抵押,我就答应你!”说完用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暗叫侥幸。如果把海关的关税也全部抵押出去,全省的财政收入就会减少一大半,如何维持政府和军队的运作?

        维克托为难地说道:“我们之所以要求用关税作抵押,是因为对钨砂的产量有些担忧,如果放弃了关税,岂不是又回到原点?”

        孙百里点头表示理解,想了想,试探地问道:“如果我保证每年提供至少一万吨钨砂给贵国,你们可以接受什么样的条件?”

        维克托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如何保证呢?”

        孙百里解释道:“我会投入尽量多的人手在清流的矿场,同时在福建全境勘探,寻找新的矿脉,再派人在周边的几个省份高价收购开采出来的钨砂,应该能够满足贵国的需求。你们也知道,钨砂矿在中国主要分布在江西、湖南和广东、福建等地,所以这些地方有很多私人开设的小型矿场,而开采出来的钨砂大部分都是以走私的形式出口到国外。如果由政府出面,设立专门的机构,对钨砂进行统购统销,效果肯定不错!再者,这样的机构同样可以控制锑、锡等战略物资的产销,因为福建和贵国之间即将形成的亲密关系,所以这些物资的首选出口对象肯定是德国!”

        维克托听完之后,不得不点头承认孙百里提出的解决办法确实可行。和随行的几个人简单商议了几分钟,然后说道:“如果你真的能保证每年向德国提供至少一万吨钨砂,我们可以接受你提出的全部条件,你只需要支付一千万!而且这笔钱可以用钨砂来抵偿,不需要用关税作抵押。孙先生,这样的条件你还满意吗?”

        孙百里连忙说:“我非常满意!为了表示对德国政府的感谢,福建会在提供钨砂的同时,尽量搜集其他战略物资,出口到德国去!”然后和几个德国人逐一握手。

        维克托说道:“孙先生,你是在德国生活和学习过的,相信你对德国会怀有非同一般的感情!我们愿意接受你的条件,和你合作,是因为我们相信你永远不会成为德国的敌人,希望你的军队能够快速成长起来,最终成为德国的强大盟友!”

        孙百里激动地说:“我们中国人认为‘受人点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只要德国不侵略中国,十九路军永远是德国的可靠朋友!”

        克劳茨看谈判已经结束,不再主动回避,亲热地抱着孙百里说:“老同学,每次见到你,你的职位都在上升,我真的为你感到高兴!”

        孙百里感激地说:“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未必能走到现在,谢谢你!”说完紧紧地握住克劳茨的双手,用力地摇着。

        看着面前感人的一幕,维克托耸了耸肩,说:“克劳茨,该是说再见的时候啦!我想,你们以后见面的机会肯定会很多的!”然后对孙百里说:“谈判的结果需要报政府批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德国的物资和人员将在一个月后抵达福建。”

        孙百里高兴地说:“我期待着他们的到来!”

        送走德国人之后,孙百里立刻跑到杜周南的办公室,兴高采烈地喊道:“杜先生,谈判成功了!”然后把墨迹未干的协定递到杜周南的面前。

        杜周南看完协定,语带讥讽地说道:“自己上了德国人的圈套都不知道,还以为占了多大的便宜呢!”

        孙百里被当头浇了盆冷水,不服气地问道:“我怎么上了别人的圈套?你给我说清楚!”

        杜周南问道:“协定里面规定每公斤钨砂算一块法币,现在看价格不低,可是一年后,两年后呢?物价可是一直在上涨啊!再说那一千万元的贷款,实际上等于没给!直接换成了机器设备和武器弹药,而这些东西都是德国自己生产的,价格当然也是他们自己定了!这样一来,就等于德国人用三个师的装备和钢铁厂、药厂以及兵工厂的设备换来一万吨钨砂,并且可以在以后的几年里以不变的价格继续购买钨砂。”

        孙百里懊悔地说:“没想到里面有这么多名堂!在我的印象里德国人一直都是非常直率的,怎么也会搞这一手?”说着就把矛头指向杜周南:“早就叫你参加谈判,你就是不来,现在已经签了字,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杜周南解释道:“如果是我去谈判,肯定没有结果!我是学经济的,喜欢斤斤计较,不愿意吃亏,但是如果占不到便宜,德国人怎么会同意到福建来采矿?国内有多少地方势力千方百计和德国搭上关系,却找不到门路,如果不是因为你在德国留学的背景,如果克劳茨不是你的同学,德国人未必会到这里来,再说最早的情报还是德国人提供的呢!”

        孙百里说道:“你到底认为我们是吃亏还是占了便宜?把我都给说糊涂了!”

        杜周南笑着回答:“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是占了便宜,但是德国人也没吃亏。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吧?”

        孙百里点头说:“明白了!吃亏占便宜是次要的,关键看自己最初的目的达到没有。就如同军事上的术语:战术上失败了,但是战略上胜利了!”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