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心事泄露

        在回清流县城的路上,廖启荣用略带敬佩的语气说道:“军长,如果刚才是我来处理这件事的话,肯定要把那个老地主好好教训一顿!难得你居然有这么好的脾气!”

        孙百里说:“可是他并没有什么错呀?我凭什么教训他呢?如果他是胡汉三之流的人物,我也忍不到最后的!”

        廖启荣说:“他那目空一切的架势让人看了真不舒服!”

        孙百里笑着说:“我当时也很生气,真想让士兵把他抓起来!可是仔细想想,他说的做的却都是对的,我们身居高位,再仗势压人,就和胡汉三没有区别了!”

        廖启荣感慨地说:“说实话,当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想不通为什么十九路军这么多军官愿意听你的,和你同甘共苦,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孙百里好奇地问:“你明白什么了?我自己都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出色的地方。”

        廖启荣回答道:“我觉得你最大的优点不是军事上的造诣,而是你宽广的胸怀和谦虚的品格,使不同性格、不同背景的人都能和你相处的很融洽。”

        孙百里点点头,说道:“其实我的脾气也不是本来就有这么好的!当初刚刚学成回国,加入中央税警团,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救民于水火,把祖国建设成富强的国家。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发现问题没有这么简单:中国除了国民党和共产党两个主要党派外,还有几十个大小不一的党派和数不清的地方势力,这些人当中,同样怀有救国救民思想的人也不在少数,但是因为彼此信念的不同,不但没有携手合作,反而互相攻讦,甚至兵戎相见。中国本来就积弱已久,而这些民族的精英们又如同一盘散沙,如何能够建立统一的强大国家!其实不同的救国理论都有其可取之处和不足之处,只要大家能够互相包容,团结一致,选哪条路都有成功的可能,但是我们却没有这样做!最后我选择加入十九路军,希望能够在这里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幸而老天保佑,有你们这些弟兄一直相伴左右,风雨同路!”

        廖启荣激动地说:“廖某愿意和军长一起,实现富国强兵的梦想,给饱经苦难的中华大众创造和平、幸福的明天!”

        回到清流后,孙百里立刻电令福州军政大学迅速选拔一批学员,派到闽西刚刚占领的地区组建地方政府。然后花了整夜的时间,把自己处理胡汉三和蔡大力事件的详细经过和心得体会写下来,印刷了数百份,供新到的政府工作人员作参考。

        次日上午,孙百里紧急联络钟武,确认前线一切正常后,交代廖启荣继续督促部队加固工事。自己在警卫部队的护卫下,驱车返回福州。

        刚刚下车,孙百里就找来一张白纸,用毛笔写上‘清流’两个大字,然后用红笔画了个圆圈,把字包围起来。写完后,立刻安排亲信出发,送到上海给秦翰林,再由他转交给自己的表哥项天。

        送走了信使,孙百里在关注着前线战事的同时,焦急地等待着回音。这天,福州城里新开工一个规模较大的火柴厂,投资人是南洋华侨。杜周南为了表明政府的姿态,吸引更多的华侨到福建投资办厂,特意拉上孙百里一起参加揭幕典礼。然而在剪彩的时候,心不在焉的孙百里差点把手指头剪掉,引起杜周南的疑心。在回省政府的路上,杜周南问道:“主任大人,现在前方没有大的战事,后方也非常稳定,你还有什么心事呢?”

        孙百里连忙辩解道:“我哪里会有什么心事!昨天晚上天气闷热,没有睡好,所以精力不够集中,差点闹了笑话,真是对不起!”

        杜周南讥笑道:“孙百里呀,孙百里!你什么时候也学会睁眼说瞎话了?你们这些军人打起仗来,三两天不休息也是常事,怎么会一晚没睡好就没有精神!”然后把头伸到孙百里耳朵边,打趣道:“你是不是

开始谈恋爱了?我在你这个年纪已经是花丛老手了,要不要教你几手?”

        孙百里慌忙辩解道:“你扯到哪里去了,我整天在军营里泡,怎么可能接触到女人!”

        杜周南得意地看着孙百里,说:“看把你着急的,开个玩笑而已,用得着这么紧张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心里想的事情应该和‘清流’有关,是不是?”

        孙百里失声说:“你怎么知道的?”

        见他不打自招,杜周南更加得意了,说:“这还不简单!你离开福州之前没有心事,去了趟‘清流’就有了心事,肯定有关了!再说,你把指挥部设在‘清流’这么小的地方,不也显得很蹊跷吗?”

        孙百里看隐瞒不住,只好和盘托出,把离开上海之前,克劳茨如何告诫自己一定要占据清流,以及自己日前在那里的发现等等,一五一十地告诉杜周南,最后解释说:“我并不是想隐瞒,只是还没有得到克劳茨的确认,怕空欢喜一场!”

        杜周南听完之后,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说:“你的推测应该是对的!钨砂一直是重要的战略物资,也是我们中国主要的出口货物,德国是个军事强国,对特种矿产的需求很大,掌握一些这方面的情报是非常有可能的!”说到这里他忽然问道:“你在德国求学的时候,欧洲的局势怎么样?德国是不是在准备打仗?”

        孙百里马上明白杜周南的意图,说:“我在德国的最初几年,一战刚刚结束,巨大的战争赔款把德国压得喘不过气,很多工厂倒闭,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徘徊在崩溃的边缘。德国人民在感到绝望的同时,非常仇视英国和法国,认为它们把《凡尔赛条约》强加在德意志头上,是造成德国人民贫困的罪魁祸首。等我离开的时候,德国的形势已经好转,但是新上台的党派似乎正在积极筹划报复。”

        杜周南点头说道:“这就对了!德国急于武装自己,又缺乏足够的硬通货进口物资,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中国这样不具备加工能力的国家展开易货贸易,获取紧俏的战略资源。看来我们要走运了!”

        孙百里也高兴地说:“如果‘清流’的钨矿储量丰富的话,就可以要求德国为福建建立比较完备的工业体系,再提供几个整师的装备,然后…”

        杜周南打断他的话,提醒道:“最好我们先拟订一个详细的清单,到时候就作为谈判的依据,尽量争取最大的利益!不过,咱们这么做确实有点对不起你的老同学呀,毕竟这个情报还是他提供给你的!”

        孙百里摇摇头,说道:“克劳茨并不是一个行为莽撞的人,他告诉我这么重要的情报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再者说,日尔曼民族是非常讲究纪律和团体利益的民族,如果没有高层的首肯,克劳茨就是和我的关系再好也不会透露任何消息给我!”

        杜周南眯缝着眼睛说:“可不可以这样认为:德国政府是为了寻找潜在的合作伙伴,这样即使南京政府失去对中国的控制权,德国的在华利益也能够得到保障!”

        孙百里坦然地说:“其中的缘由咱们就不要再深究了!我身为中国人,自然要为自己的国家争取最大的利益,克劳茨是能够理解的!我所担心的倒是南京政府方面,一旦得知清流有储量丰富的钨矿,很难保证不伸出手来。”

        杜周南宽慰着说:“中央政府和我们签订的协定里面明确规定十九路军的军费从福建地方财政支出,我们不找他们要钱,他们也不可以对我们伸手的!”

        孙百里苦笑着说:“所谓此一时,彼一时,谈判的时候,中央军急于从福建抽身出来,好集中力量对付红军。现在红军差不多要解决了,对我们就不会那么客气了!不过,我们十九路军也绝不是好欺负的!”

        看着孙百里自信满满的样子,杜周南笑着说:“有你这句话,我就不怕了!回去后就可以专心商量清单的事啦!”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