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占领清流

一九三四年二月,南京政府在顺利解决福建事变后,开始继续对红军的第五次围剿行动。

此次围剿,蒋介石吸取前四次失败的教训,采纳德国顾问的建议,采取堡垒主义的新战略,集中优势兵力,齐头并进,缓缓向红军控制区域推进,同时在占领区内广筑碉堡,挖掘壕沟,建立严密的封锁线。在对红军进行经济封锁的同时,采用蚕食的策略,逐步压缩其生存空间,迫使红军放弃自己擅长的运动战、游击战,和中央军打阵地战,拼消耗。另外,由陈诚指挥的中路军,集中了十八个师的精锐部队,自北向南,朝建宁和广昌推进,相机寻找红军主力决战。

在中央军全新的战略面前,以王明、博古和李德等人为首的红军领导层采取处处设防,构筑碉堡,打算以碉堡对抗碉堡,然后结合阵地防御,利用短促突击顶住对手的进攻。这种以自己的劣势和对手的优势相对抗的结果是控制区面积逐步减小,部队在频繁的作战中损失惨重,被中央军压缩在狭小的区域内,失去机动能力,不得不在广昌、建宁地区与其决战!

四月上旬,中央军集中十一个师的兵力进攻广昌,而红军则集中九个师的兵力,采取集中对集中、堡垒对堡垒、阵地对阵地的正规战战术来阻击对手。经过近半个月的苦战,红军伤亡惨重,最后不得不退出广昌。中央军继续向纵深挺进,伺机攻占建宁,此时的红军控制区仅剩下瑞金、会昌等七八个县。蒋介石判断红军主力已经基本丧失战斗能力,决定一举解决问题,连续向陈济棠、白崇禧和孙百里发布命令,要求各部对红军展开全面攻击。

孙百里时刻关注着西线战事的进展,在得知广昌失守的消息后,他就意识到,红军已经失去了战胜中央军的机会。此时的两广在中央军即将获得胜利的巨大压力下,不得不出动主力,由南至北夹击红军。孙百里虽然想消极执行命令,但是蒋介石连续派出三名特派员,持自己的手令赶到福建,督促十九路军西进。

为了避免成为中央军的下一个打击目标,孙百里只好命令部队向连城、三明和南平集中,为了表明自己积极的态度,他当着南京来的三名特派员的面从福州出发,连夜赶往独立旅的集中地——连城。

        抵达连城后,孙百里立刻找来钟武和谢长风,商量部队的攻击方向。

        他首先说道:“弟兄们,中央军这次集中了将近百万大军,把红军压缩在非常狭小的区域内,很快就会开始全面进攻。两广已经从南线开始北进,湖南的何健也加强了攻势,四路大军中,只有我们十九路还在按兵不动!南京对此非常不满,如果我们继续观望下去,必将成为下一个攻击目标!所以我军必须有所动作,好向中央交待。”

        钟武不满地说:“我们和红军约定不互相攻击,现在撕毁协议,岂不变成背信弃义的小人!”

        谢长风不以为然地说:“福建事变之时,红军也和我军签订过停止协定,可是最后中央军为何能够大摇大摆地从他们的防区经过,出现在福建呢?”

        孙百里说:“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讲不讲信用,而是如何把南京应付过去!诚实守信固然很好,但是我们十九路军首先要对得起的是福建民众,不能把他们再次拖入战乱。”

        钟武说:“你是军长,当然是你说了算!既然早就决定了,还问我们干什么?”

        孙百里苦笑着说:“你以为我想这么干吗?其实,战争进行到这个程度,谁都看得出来结果。即使我们不加入进去,非但改变不了什么,还会引起中央的猜忌和怀疑,又是何苦呢?再说,十九路军在福建推行的土地政策和红军的土地政策有很多相似之处,如果由我军来占领其根据地,肯定比让中央军来占领要好,最起码不会有还乡团来报复那些农民!”

        钟武点头表示同意,说:“可是这种出卖人的事干起来总是感觉不太光彩!”

        谢长风说:“还有,如果我军真的投入战斗,肯定要遭受不小的损失,正好达到政府削弱十九路军的目的。”

        孙百里摇摇头,说:“十九路军绝对不会为中央军火中取栗的!”然后指着地图说道:“情报显示,目前红军的主力正向瑞金和会昌集中,而中央军则在后面紧追不舍。双方都是主力部队,如果再次交锋,必将无比惨烈!所以我军要避开是非之地,主动向清流、明溪和宁化等地攻击前进,既向南京表明了态度,也给红军一个机会!我想,上述地区应该已经没有红军的主力部队了,不会给我军造成很大的损失。”

        协调了指挥官们的立场后,独立旅随即开始行动。钟武率领一个团作为先锋,在夜色的掩护下,进行强行军,迅速向清流推进,孙百里则和大部队一起行动。

        次日中午,孙百里来到清流县城外,只见面前出现一个半圆的城郭,外面环绕着一条水流清澈的小河。

入城后,孙百里漫步大街,仔细地观察周围的环境,试图发现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然而无论是街道两旁的建筑,还是居民口中的方言,和闽西的其他地方都没有太大的区别。行人在街道上匆匆而过,衣着和携带的物品也非常普通,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孙百里感到有些失望,自己冒着这么大风险夺取清流,却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真搞不明白克劳茨为何会提醒自己一定要控制这里。

        孙百里继续穿街过巷,企图发现点什么,直到被打扫完战场的钟武找到。

        钟武向他报告道:“清流确实没有红军主力,负责守城的是赤卫队的一个营,只有不到两百个人,武器也非常简陋,基本上都是大刀长矛。不过,打起仗来非常顽强,花了快一个小时才打下来,还死伤了十几个弟兄。”

        孙百里哑然道:“用大刀长矛还能顶一个小时?真有些门道!”

        钟武连忙说:“你要不要亲自去看看俘虏?”

        孙百里毫不犹豫地说:“现在就去。”

        七八十个俘虏蹲在县政府前面的空地上,对看押的士兵怒目而视,而刚刚也有战友死去的独立旅士兵也毫不掩饰自己的仇恨,不时把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们。孙百里看着堆积起来的简陋武器,再看看那些完全农民打扮的俘虏,不由想起杜周南对自己说的话:“从长远来看,民众的生活改善了,他们会感觉这样的生活值得自己用生命去守护,从而自发自愿地走上战场,这样迸发出来的力量,谁都不敢轻视!”这些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孙百里站在俘虏面前,内心十分激动,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看见身边一个男子的腹部还在不断渗出血水,连忙回身喊道:“快叫医生!这个人要不行了!”然后对看守的士兵命令道:“立即把这些人全部检查一下,负伤的就马上治疗,仗已经打完了,我不希望再有人死去!”

        听到他的话,腹部出血的男子勉强睁开双眼,把孙百里打量一下,然后又无力地阖上眼睑。这时候,坐在他身旁的一个年轻女子满怀激愤地骂道:“白狗子,不要假惺惺的!你杀我们的同志还少吗?”

        独立旅的士兵连忙呵斥道:“老实点!这是我们十九路军的军长,从来没和你们红军打过仗,什么时候杀过你们的人?”

        年轻女子猛地站起来,把齐耳的短发用力一甩,继续骂道:“军长又怎么样?十九路军又怎么样?都是反动派!今天我们赤卫队牺牲了几十个同志,难道不应该算到你们头上?”

        钟武接过来反问道:“那你们有没有打死过我们的弟兄?难道他们就该死吗?一个女孩子什么不好学,跟人家造反?”

        年轻女子立刻把一双丹凤眼睁得圆圆的,反驳道:“是你们先来打我们的!”

        孙百里摆摆手,示意钟武不要再说了,然后自己说:“不要争论这些问题好不好?先把伤员抬走,送卫生队治疗!要不然就耽误了!”

        战士们刚刚把伤员放到担架上,短发女子就扑过去死死抓住,用略带着哭腔的声音问道:“你们这些白狗子,要把我哥哥抬到哪里去?”

        孙百里微笑着反问道:“你以为我们要他抬到哪里去?”

        这时候匆忙赶到的军医官接过话说:“当然是抬到我那里去。”说着取出绷带把伤员的腹部简单包扎起来,示意战士把担架抬走。

        孙百里看短发女子仍然不愿意放手,就说道:“如果再耽误下去,你哥哥就没命了!如果你不放心,也可以跟着去,看看白狗子的医生是不是也会救死扶伤!”

        看着短发女子跟着军医走了,钟武问:“军长是不是要把这些俘虏也都放掉?”

        孙百里摇摇头,说:“现在还不可以,等我们站稳脚跟再说吧!这时候放出去,肯定会威胁弟兄们的安全!”然后又说:“这些都是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农民,原来也是非常勤劳本分的!我真的非常同情他们,希望后面几个县不要再遇到这样的情况!”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