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俄近代对西欧的学习,实际上都没有取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以及随之而来的地理大发现、科学革命和技术革命,推动了经济、文化和政治制度的飞速发展,从而让西欧诸国(同时也是地理意义上的小国)挣脱了中世纪愚昧和专制的束缚,实力与日俱增并最终在全球确立了绝对的优势地位,随即开始了持续了四百余年的扩张,并按照自己的利益和意志重新塑造了世界的版图。

       面对欧洲列强的强大压力,为了摆脱被压迫、奴役的命运,中国、日本和俄罗斯先后都以西欧为学习对象,进行了自上而下的全面改革:中国的洋务运动和戊戌变法,日本的明治维新,俄国的彼得大帝改革。上述三个国家的改革,按照发生的时间顺序,俄国最早,日本稍晚,中国最晚。从改革的最终成效来看:沙皇俄国加强了中央集权,实现了工业的近代化,国力剧增,在短短的百余年内,通过武力将俄国的疆域扩张到东至西伯利亚、阿拉斯加,南至阿富汗、伊朗,西连波罗的海的广大区域,从而成为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日本依靠全面推行西式教育、行政体系、法律体系,建立新式军队,迅速完成了现代化,随后立刻全面废除不平等条约,开始向亚洲大陆进行扩张,并先后击败了中国和沙皇俄国,全面控制朝鲜;唯独中国的洋务运动和戊戌变法却先后以惨败收场。

       看到这里,似乎很容易得出一个“正确”的结论——日本和俄国向西欧的学习和改革是成功的,而中国则是失败的。然而,假如我们把时间线稍微拉长一些,将截止点放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那么则会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中日俄三国的近代化改革,都没有获得完全意义上的成功,差距不过是五十步与一百步而已!

       首先来看看沙皇俄国。学习和改革,在经济和军事方面确实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并给沙皇俄国的扩张提供了足够的支持。但是,行政体系的改革虽然提高了效率,也建立了代议制的机构,国家杜马,可惜的是,其结果是加强而不是削弱沙皇的中央集权,国家杜马仅仅是沙皇手中的一枚橡皮图章而已。此外,禁锢俄罗斯活力的农奴制度非但没有被废除,反倒被加强了,数百万农奴依旧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城市的新兴工人阶级既无产又无权,饱受剥削;小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被排除在国家的权力体系之外,除了通过杜马进行毫无作用的呐喊和呼吁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地主、庄园主、贵族,依然处在金字塔的塔尖上。换句话说,沙皇俄国的改革,顶多只能算是成功版本的洋务运动而已,距离西欧那种能从内部自发产生创新的多元体制差的还远得很!

       再来看看模范学生,日本。

明治维新的成功,先决条件是将权力从幕府转移到天皇手中,而在宗教领域的改革又将神道教确立为国教,认为天皇是太阳女神的后裔,万世一系,不可动摇。教育领域的改革,明确规定目的是促进国家利益,而不是个人发展。经济方面,尤其是与军工相关的行业发展,是政府先出资建立企业,然后低价出售给享有特权的私人企业,从而培育出最终能控制国计民生的财阀。

皇权的至高无上和所谓的国家利益第一,这两项基本国策让日本的议会制度跟俄国一样成了摆设,而洗脑的教育模式则将国民中的异见分子消除在萌芽状态。不难看出,明治维新的最终结果跟沙皇俄国一样,都是中国洋务派希望达到的目标,同样只能算成功版本的洋务运动。

日俄两国的学习和改革,跟满清的中国一样,都是以富国强兵为目的,并没有认识到中世纪之后的西欧全面崛起的深刻文化、制度和社会的根源,在对自己国家传统落后的社会结构和文化方面,没有进行具有深度和广度的改革,促使其能产生创新的土壤,摒除专制和霸权的思维模式,从而遏制扩张领土的野心。

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中,沙皇俄国在战场上的惨败,引起国内各阶层的普遍不满,但是一家独大的皇权没有得到有效的制衡,沙皇随意的解散杜马,甚至命令军队向游行请愿的工人开枪,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激起了国内接连不断的革命。后面发生的事情,为避免被禁言,就不再讨论,请读者自行脑补1917到现在的俄国历史便能明白了。

日本幸运的在第一次世界当中以极其微小的代价攫取了巨大的利益,导致其全体国民陷入了自我膨胀的癫狂状态,原本就处于少数派的不同意见者自然完全丧失了发声的机会。军权在皇权的默许、纵容和支持之下急剧膨胀,迅速走上了军国主义的道路,求仁得仁,最终挨了人类历史上唯一的原子弹攻击。

驻日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深刻认识到日本的文化和传统中的弊端,运用手中的权力,毫不客气的对日本政府和社会进行了全面而深刻的改革,这项工作,假如能在明治维新之时完成,日本未必会走上军国主义道路,其对中国、亚洲和世界造成的伤害将有可能避免。

综上所述,中国满清政府的洋务运动和戊戌变法,最终目的是富国强兵,这与日俄两国学习西方和进行改革的初衷是完全一致的,但三个成绩不同的学生都没有认识到西方列强之所以能够崛起的深刻历史和社会根源是多元化而不是大一统,是自由而不是专制,是辩论而不是压制!

三位选错了专业方向学生,讨论分数之间的差距是没有意义的!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