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森林(第十幕)

终于轮到罗杰,他没有像其他信众一样匍匐在上师脚下,而是在蒲团上直视格桑仁波切,双手将手中徐慈窈学生时代的彩照和几张打印出来的网络图片,上面全都是徐慈窈跟这位“仁波切”的合影,沉声说道:“上师,我不是来给自己祈福的,而是给她,徐慈窈,还有她的孩子,一个两岁的男孩子,给她们祈福的——她们都死了。”

       仁波切的眼皮开了一条缝便立刻合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罗杰却看到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当即冷笑几声,高声问道:“请问上师,信众若是犯了淫邪之罪,死后会遭何种刑罚?”

       “当入铜柱铁床无间地狱。”

上师果然非同一般,声音表情全都纹丝不动,恰好是老僧入定。

罗杰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慢慢起身,同时沉声说道:“上师,你信不信报应?告诉你,我信!”

“她们枉死,与我何干?”也许是看到佛堂里已经没人了,上师突然色厉内荏的狂吼一声,“我好心帮她开光,提升她的法力,消除她的业力业报,难道有错不成。”

       “你这神棍就别在我面前装了。”罗杰俯身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对方,“你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有个屁的法力!?你要是正儿八经的‘仁波切’,上师,喇嘛,怎么不老老实实的待在寺庙里修行?嗯!你说你是仁波切,那麻烦你告诉我,你是经过哪位大师,在藏区的哪座寺院里‘坐床’的?”

       “我这是入世修行,消耗自身修为来渡人化人,是功德无量的善事,你不是信众,如何能懂?”上师看来是见过场面的,言语上丝毫不露破绽。

       罗杰想了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这下,老神在在的“仁波切”反倒颇感意外,诧异的抬起头。

“上师,仁波切,我不是笑你,是笑我自己,还是有点天真。像你这种人,基本上都是滚刀肉,见了棺材都未必会掉眼泪,跟你讲道理,论良心,不是对牛弹琴吗?”

帮“仁波切”解疑之后,罗杰点点头,“不过,徐慈窈和跟她一样被你祸害的女孩子的事不会就这么算了,你等着吧。你我都很清楚,虽然法律是制裁不了你的,但我还是有办法收拾你的。”

“草,想跟老子玩黑的,你差的远呢。”出乎罗杰的预料,上师用诵经的节奏和语调反击,如果不是当事人,假如没有近距离的听,完全听不出他在说什么。

“我送你一句话——恶人还要恶人磨,会有人收拾你的!”

撂下一句场面话,“仁波切”想当然的以为对方会赶紧离开,可没想到罗杰竟然突然伸手拎起他裸露在外的右臂,用左手的小针筒闪电般的刺下,等到对方惊觉之时,罗杰已经撒腿朝佛堂外跑去。

出门之后,罗杰立刻掏出手机拨通老佟的电话,急不可待的吩咐:“老佟,我等下给你一个微博账号,你给我黑了他,然后以博主的名义发个微博,题目和内容我编好发给你。”

老佟笑嘻嘻的问:“怎么,谁惹你这么不爽啊?”

“一个神棍,软硬不吃的滚刀肉。”罗杰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他这个‘仁波切’能不能招架的了朝阳区的几万‘仁波切’。”

老佟忽然停住笑声,语气严肃的问:“阿杰,你此刻在什么地方?是不是还在别人的地头上?”

罗杰听了顿时心里“咯噔”一下,“坏了,我忘了,他要是狗急跳墙……”

佛堂方向传来一阵穷凶极恶又气急败坏的声音:

“就是那小子!”

“站住!”

老佟慌忙说道:“别扯淡了,快点跑吧。”

罗杰回身一看,佛堂里钻出五六条横披袈裟,满脸横肉的彪形大汉,手中拎着胳膊粗细的大马棒子,向着自己的方向一边戳指叱骂,一路小跑追了上来。

罗杰飞快把手机揣到兜里,撒腿往村口狂奔,身后随即响起杂沓的脚步声和一阵阵呐喊,“快,拦住他,别让他跑了!”

可惜的是,村口的信众都是上年纪的善男信女,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避之唯恐不及,纷纷后退,反倒把道路让了出来。

一口气跑出村子,后面的脚步声渐渐的慢了下来,罗杰感觉有点不对劲,回头偷眼一看,只见一帮大汉手里不停的掂量着大棒子,慢悠悠的往前走,似乎一点都不着急,这才惊觉——自己没车!

罗杰顿时热血上涌,浑身发热,两只眼睛飞速的向四周搜寻,同时大脑高速运转,思考各种可能的应对之法,可是看着逐渐接近的马路上空空如也的样子,不禁叹口气,沮丧的掏出手机,准备报警,两百米外,追击者们同时加快了脚步。

“小伙子,你这么快就完了?是不是回城啊?”

突然,的士司机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身侧响起,落在此时此刻的罗杰耳中如同天籁一般,他急忙转头,恰好看见拉自己过来的那辆的士从路旁的半截矮墙后面转出,当即飞身上前,开门坐了进去,“师傅,快跑。”

“不许开车!”

“站住!”

“TM的给老子停下,停下!”

司机也看到了那帮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嘴角浮起一阵坏笑,毫不犹豫的猛踩油门,嘴里犹自调侃道:“这位上师,您老牛气冲天啊,一个人就敢来砸场子,哥们服了!”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