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为何忌讳《起居注》?

《起居注》是我国古代记录帝王的言行录,顾炎武在《日知录》中讲:“古之人君,左史记言,右史记事,所以防过失,而示后王。记注之职,其来尚矣。”

自汉以降,几乎历代帝王都有《起居注》,但流传下来的很少。主要因其一般不外传,仅作为撰修国史的基本材料之一。

负责修《起居注》的官员,在皇帝公开的各种活动中均随侍在旁,因此《起居注》记录的内容甚为广泛,包括除了皇帝宫中私生活外的种种言行,其编撰的主要内容,大致可以分成如下几类:首先是关于礼仪方面的记事或是行踪,例如祭天、立后、立太子,以及向皇太后问安等等。 其次记录皇帝发出的各种诏令、口谕。 然后写中央各部呈送上来的重要的奏折、题本。 最后还有地方大官的奏折。同类的事情中,则以事务轻重为顺序加以记载。

从上面百度词条找出来的名词解释不难看出,《起居注》实际上应该算作一系列的书籍,由于为了确保历史记载的公正性,《起居注》一般是绝对禁止当朝的皇帝阅览的,按照儒家的道德规范,负责撰写的史官拥有拒绝皇帝阅览的权力。

解释完了《起居注》,回到了本文讨论的话题,即唐太宗为什么会忌讳《起居注》呢?他可是开创了“贞观之治”盛世的大唐明君啊!

原因主要有如下两点:

第一点,不错,唐太宗确实是个雄才大略智谋深远精明过人的一代明君,但其登上皇位是通过“玄武门之变”这种叛乱的方式,而不是按照唐高祖李渊的安排,通过合理合法的继承来实现的。因此,为了营造出其继承皇位的正统性,只能通过编撰史书将其父亲李渊的形象改造成平庸无能之辈,将太子李建成诬蔑为性格暴戾乖张,轻薄无行之徒,再把自己塑造成高瞻远瞩的少年英才,一手促成了推翻隋朝,是创立大唐王朝的核心人物。

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唐高祖李渊的大将军府记室参军,名叫温大雅的,将他跟随李渊征战的经历编撰成了《唐创业起居注》,详细记录了李渊自隋末起兵直到占领长安、正式称唐帝为止共357天的史事。该书所记史事与《新唐书》、《旧唐书》、《资治通鉴》有非常大的出入,温大雅笔下的李渊是位早已对隋朝怀有异志,兼具野心与雄心,并且勇猛顽强,足智多谋的人物,起兵反隋完全是其一手策划并实施的,李世民在整个事件中仅仅是个听命而行的儿子而已,根本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第二点,唐太宗李世民终其一生,都难以完全摆脱“玄武门之变”带来的巨大阴影,故而与中国历史上的其他帝王相比,他对于自己留给后世的形象是极其关注和在意的,以至于企图改动《起居注》来提高自己的形象,可惜的是,他又遇到了一位耿直的史官,褚遂良,难以如愿。

《大唐新语》中详细的记载唐太宗的一次尝试。

贞观年间,褚遂良负责撰写《起居注》。

有一次唐太宗问道:“爱卿负责起居注,记的是都是什么事,人君可以查看吗?”

褚遂良回答说:“现在的起居注,就是古代的左右史,记的是人君的一言一行,而且记下善恶,作为约束警戒,这样人主差不多就不会胡作非为了。臣还没听说过有哪位帝王亲自查看史官的记录。”

太宗说:“朕有不善,爱卿也必须记下来吗?”褚遂良说:“坚守君臣之道还不如坚守职责,臣的职责就是记录,所以人君的举动必须记录下来。”

黄门侍郎刘洎也上来补刀:“即使褚遂良不记录,天下之人都会记着。”

虽然唐太宗修改《起居注》的意图没有实现,但由于《起居注》属于不能外传的书籍,后世自然只能拿官修的正史作为评论前朝的依据,故而还是成功的抹黑了唐高祖李渊和太子建成,并把自己变成了大唐帝国的缔造者。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