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森林(第七幕)

吃完饭,买了单,走出餐厅的大门,夏七七很没形象的打个饱嗝,随即被谷雨给个白眼,“还没嫁出去呢,注意点形象。”

“就知道说人家,那你偷偷摸肚子不是更粗俗?”

“胆子不小啊,敢顶嘴啦!”

谷雨作势欲打,夏七七忙躲到罗杰身后,“母老虎发威了,姐夫救命!”

谷雨噗嗤一笑,“算了,死丫头,不跟你计较了。”

夏七七吐了下舌头,乖巧的走过去,问:“雨姐,你是去我家住,还是住酒店啊?”

“我们住酒店。”不等谷雨说话,罗杰抢先出声,“明天再随便看看就先回鹏城,把手头搜集到的资料整理分析一下,好尽快给你结果。”

夏七七把嘴张开好几秒钟之后才出声,“那,那,表哥的梦算解了吗?”

罗杰笑笑,“当然没有,可能还需要一个星期左右。”

谷雨看了眼罗杰,帮腔道:“是啊,解梦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再说,你表哥这个梦还是很复杂的。”

夏七七想了想,“那人家明天送不了你们喽——表哥想回乡下老家住几天!”

谷雨愕然看着她,“七七,你这样没日没夜的陪,工作怎么办?”

夏七七苦笑道:“我请了半个月的大假,唉,终身大事,当然要有牺牲的。”

夏七七接着反击道:“雨姐,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我怎么会跟你一样?我怎么可能跟你一样呢?”谷雨连忙撇清自己,“我是休的年假而已,完了要回去正常上班的。再说,来海珠还不是为了你嘛,恩将仇报,枉我疼你这么多年。”

夏七七眼珠一转,弯腰鞠躬,“谢过大姐,行了吧——哼,小气鬼!”

谷雨看着对方古灵精怪的样子,反倒一点脾气都没有,“老姐欠你的,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夏七七再次上前揽住谷雨的胳膊,把脑袋凑过去,叽叽喳喳的聊了起来,并且不时的看着对面的罗杰,后者只好假装欣赏外面的夜景。

又聊了一会,夏七七打了辆车先行离开,罗杰和谷雨目送的士没入车流,转身往车库方向走,谷雨问:“这顿饭吃的怎么样啊?是不是有所发现?”

“有——第一,证实了我的推断,夏七七的确有所保留;第二,梦境里的部分场景找到了些联系。”

“那你明天打算去哪里?”

罗杰停住脚步,满脸坏笑的望着谷雨,“不是我,是你。我想让你明天去见见夏七七那个可怕的舅舅,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

谷雨迷惑不解的看着罗杰,“那你干什么?”

“我明天先回鹏城,安排下事务所的事情,然后直接飞北京,弄清楚徐慈窈在大学里期间的感情状况,看看能不能找出那个隐形的出轨对象。”

“这么说,你确信她真的出轨了?可亲子鉴定是真的啊!”

罗杰摇摇头,“根据我的推理,恰恰相反,孩子应该不是王建的。”

谷雨有点真的懵了,“不可能啊,七七推荐的鉴定中心,七七又始终暗恋王建,恨不得横刀夺爱,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反倒替她隐瞒?这,这也太那个了?”

罗杰笑嘻嘻的看着女友,“你这是先入为主,思维定式!这可是刑警的大忌啊!”

“你是说我吗?”

“是的。”

望着罗杰高深莫测的样子,谷雨没有像以往一样直接开怼,而是眉头紧锁,陷入沉思,良久之后,轻声问道:“难道你是在怀疑:七七早已不是我心目中那个单纯善良可爱的女孩子了?”

“不错。”

谷雨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摇摇头,“我不信我不信——欲擒故纵,这种老谋深算的把戏怎么可能是她那简单的小脑袋瓜能想出来的?你不知道,她小时候有多单纯!”

“人是会变的,阿雨!”

“不许你再说七七,我不要听。”此时此刻,谷雨完全不像一个干练的女刑警,反倒更像涉世不深的天真少女,“阿杰,你要拿出真凭实据,否则,我是不会帮你的。”

罗杰叹口气,“行行行,咱们先跳过这个话题,好不好?”

谷雨点点头,“七七就跟我亲妹妹一样……”

罗杰揽住她的肩头,柔声安慰道:“那咱们倒过来处理总可以了吧?先假定七七是被利用被冤枉的,我们把重点放在洗脱嫌疑,找到幕后黑手上,假如,我是说假如,所有的可能性被排除之后……”

谷雨冷哼道:“别抢柯南的台词,你没人家帅。”

“好好好,这个问题暂时先放一放,总可以了吧。”罗杰见事情好不容易平复下来,连忙改口,“咱们先回酒店吧,怎么样?我要看看能不能订到明天飞北京的机票。”

谷雨望着罗杰,脸上显出一丝狐疑,“阿杰,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哼,我能感觉到的,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罗杰笑着回答道:“哪里有啊,连七七这么敏感的事都告诉你了,怎么可能还有其他的?”

谷雨想想也对,便做了个掐肉的手势,“要是敢骗我,哼哼!”

罗杰吐了下舌头,揽着她的腰连哄带骗的往停车场走去。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