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森林(第六幕)

两人刚刚走进餐厅的大门,就看见夏七七从临街的一张桌子后站起来,欢天喜地的拼命摆手,好像在欢迎久未谋面的老朋友一样。

谷雨走过去,见是火车包厢的位子,得意洋洋的看了眼罗杰,径直紧挨着夏七七坐下,罗杰非常自觉的正对着谷雨坐下。

“雨姐,菜已经点好了,是你最喜欢的香辣蟹,我叫了六斤!”

夏七七抱住谷雨的胳膊,两只媚眼却看着对面,“杰哥,不好意思喔,人家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辣的。”

谷雨坏坏的笑看着对面,“没事的,你杰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喜欢吃什么他就喜欢吃什么,是不是啊杰哥?”

罗杰见谷雨装老大的癖好露出来了,自然只能无条件配合,“是是是。”

“雨姐,你真是超厉害哦。”

赞扬完偶像,夏七七可爱的脸庞上浮起一片乌云,幽幽的叹口气,“唉,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表哥也能这样对人家。不对,只要他喜欢我,就是像你这样对杰哥人家心里都高兴,是不是啊杰哥?”

罗杰一口水喝在嘴里,差点被噎住,心想,“我这形象怎么这么惨啊!?”

“唉,感情的事情一时半会哪里说得完,先打住,说正事。”

谷雨见玩笑开的差不多了,悄悄向对面使个眼色,扭头看着夏七七,沉声问道:“七七,我跟杰哥辛辛苦苦跑了一天,虽然没找到什么特别的线索,但是,却很意外的发现,你这个死丫头竟然知情不报,妄图诱导大姐犯错,你说该当何罪啊?”

夏七七吓得把两只小拳头胸口,愕然的望着谷雨,嗫嚅道:“雨姐,人家哪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跟你撒谎嗳。”

“哼,谅你也不敢。”

谷雨对自己的威信爆棚,洋洋得意的扫了眼罗杰,乘胜追击:“那你老实交代,王建跟他老婆的感情到底怎么样?煤气泄漏之前,是不是闹过别扭?”

夏七七跟谷雨四目相对,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了几下,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忘了我跟咱们杰哥是干什么的了吧,哼,像你这种小儿科的把戏,咱们见多了。”

夏七七咬了咬嘴唇,极其缓慢的点点头,“他们两口子确实有感情问题,很严重的问题。”

夏七七放开谷雨的胳膊,依靠在靠背上,低声诉说起来:“去年12月份,小迪病了,哦,小迪就是表哥家的儿子,雪白粉嫩胖乎乎的,你不知道有多可爱。”

想起夭折的小侄子,夏七七黯然神伤,“小迪得的是普通流感,病情稍微严重些,需要住院,表哥想我这个表妹在医院上班,为了方便照顾,就特意在我们医院看的病。可是谁知道孩子出院没几天,他突然非常神秘的把我单独约出去,让我帮忙安排给孩子做亲子鉴定。”

谷雨忙问:“那你就没问原因?”

“人家当然问了的。”夏七七气恼道:“可表哥只说他怀疑徐慈窈出轨,别的怎么都不肯说,再问,就开始对人家吹胡子瞪眼的,要发脾气,所以人家就,就不敢再问了。”

“鉴定结果怎么样?”

“结果没问题,小迪就是他的亲生儿子。”夏七七叹了口气,“我有个同学在一家鉴定机构工作,鉴定结果出来以后他电话通知我,我亲自过去拿的报告,结果显示他们父子俩的相似度99.9%,完全没问题。可是,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几天后表哥竟然收到一份鉴定机构发出的快递,里面也是鉴定报告,可结果跟我拿到的又完全相反的。”

罗杰和谷雨相互看了看,都感到有些离奇。

“我拉着我那同学亲自给表哥解释,说那份快递的报告是假的,可表哥就是不信,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舅舅也知道了这件事,大发雷霆,然后亲自带着父子俩的DNA跑了趟省城,又做了次鉴定。”

迎着两双急切的眼睛,夏七七双手一摊,“结果跟在海珠做的一样,孩子确实是表哥的,后来不知道是不是舅舅骂表哥骂的太凶还是怎么的,反正父子两人大吵一架,然后表哥就开始借酒消愁,整天喝的醉醺醺的,上班也没心思,经常请假,一直到出事。”

罗杰想了想,问:“七七,王建上班的路线是不是要经过那家鉴定机构?”

见夏七七摇头否认,罗杰马上问:“那会经过你工作的医院吗?”

“是啊,你,你怎么知道的?”夏七七惊愕的望着罗杰,“人家没说过啊!”

罗杰瞟了眼谷雨,笑了笑,“没事,我瞎猜的。”

“骗人,人家才不信呢!”

罗杰想了想,“现在还不方便透露,等把你表哥的梦调查清楚了再一起告诉你,好不好?”

谷雨察觉到罗杰有潜台词,连忙转移闺蜜的注意力,“七七,以你的了解,你觉得你表嫂可能出轨吗?我看过她的照片,不像是那种很随便的女人,再说,又是干会计的,跟外界接触的机会并不是很多。”

夏七七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人家也觉得不像,可是既然表哥怀疑她,一定有他的原因。再说,会计就不能出轨了吗?好像在哪部电影里看过,说那些平常工作平淡的跟白开水一样的女人,其实内心深处最渴望激情和浪漫的,假如她的爱人冷落了她的话,那么只要一点点火星就能点燃她,然后奋不顾身的替点燃她的男人付出一切。”

谷雨颇为意外的看着侃侃而谈的夏七七,仿佛看到另外一个人。

罗杰笑了笑,反问道:“七七,你说的电影应该是施瓦辛格主演的动作片,《真实的谎言》吧?不过,电影里证明那个所谓的情圣销售员完全是在胡说八道,这套理论也是他在电影里编造出来的。”

“是吗?”夏七七懵懂的看着对方,“那就是人家记错了呗。唉,算了,不说了,反正表哥也只是怀疑,没有证据的。”

谷雨见对方想打退堂鼓,急忙阻止:“先别忙啊,好歹你总知道怀疑对象吧?”

夏七七用怪异的目光看着谷雨,“雨姐,你觉得表哥会把这种丢人的事告诉我吗?”

“连怀疑对象都没有,那可就难办了。”

谷雨把目光投向罗杰,悄悄摇头,示意自己没有问题了,后者想了想,换了个新问题:“七七,我在王建家书房里看到很多佛学书籍,我以为他们两口子应该是信徒,可家里竟然没看到一尊佛像,感觉有点奇怪,你知道原因吗?”

“徐慈窈信佛,上大学时就特别信,很虔诚的,可表哥不喜欢,说是迷信。”夏七七眼睛向上,翻着眼珠边想边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结婚后应该因为信佛的事情吵过几次架的,后来舅舅干预了,说表哥在大学工作,又是党员,要注意影响,所以书可以看,佛绝对不准拜。”

谷雨诧异的看着夏七七,“老公的话不听,会听公公的?”

“雨姐,别看你很牛皮,哼,要是到了我舅面前,一样吓得你不敢说话。”仿佛为了加强说服力,夏七七竟然打了寒颤。

罗杰“哦”了声,随口问道:“好像你说过,徐慈窈是在北京上的学,我在北京待过段时间,一些善男信女经常搞些法会什么的,不知道她是不是经常参加?”

“她怎么上的大学,人家怎么知道呢!”夏七七被没玩没了的问题搞的有些不高兴了,咕哝道:“反正婚后还参加过几次什么西藏活佛的祈福大会,被骂了以后就老实了。”

谷雨冲罗杰使了个眼色,示意暂时不要再问了,恰好这时服务员把热气腾腾的一大锅红彤彤的香辣螃蟹端上来,两个女孩子非常默契的拿起筷子,毫不客气的开动了。

罗杰等对面吃了一会,才慢吞吞夹起一个螃蟹壳子,问:“七七,意外发生后,你表哥表现的非常自责和懊悔,难道还是不愿意说出原因?”

“就是不愿说啊,问多了还要骂人家多事。”夏七七气呼呼的,撇了撇嘴,“好像丢了魂一样。”

罗杰吃了几口,透过锅口上方升腾的热汽看了夏七七一会,想了想,最终还是问道:“你表哥跟你舅舅关系很恶劣吗?能不能安排我们见见老人家,随便聊聊。”

“我可没胆子约他老人家。”夏七七连连摆手,脸上带着惊惧之色,“舅舅的脾气跟炸药一样,一点就着,骂起人像打雷,想起来都怕,他老人家以前当老师的时候,听说有的学生回答问题都直哆嗦的。”

谷雨见她跑题了,急忙拉回来,“那父子关系到底怎么样?”

“不好,一点都不好。”夏七七说道:“表哥从小被打骂,没办法反抗,长大了自然就不愿意再忍了,所以父子两很少在一起。”

“你舅舅现在住在哪里?真的不能见吗?”

“不能绝对不能——我听说,公安局长都被他骂的几天不敢到办公室去,最后上面硬安排他去疗养才搞定的,他总是说他儿媳妇和孙子是被人谋杀的,公安局长收了黑钱。”

“不会把他当成精神病了吧?”

“我去问过,副局长说上面的意思是等他情绪稳定了,再回来继续上班,再说,那是疗养院,住着很多离休老干部的,不是精神病院。”夏七七感到有些不放心,望着谷雨,“雨姐,他们不会真把舅舅当精神病吧?”

谷雨急忙安慰道:“不会,不会。”

夏七七的脸上稍稍缓和了几分,再加上螃蟹上的香辣开始发挥作用,红扑扑的脸上冒出细密的汗珠,她停下筷子,问:“雨姐,你们调查的怎么样了?表哥的梦什么时候能解开啊!人家急死了!”

谷雨简明扼要的把当天的调查讲述了一遍,末了问道:“徐慈窈上班的公司会不会有问题?”

“听说要上市的,因为财务报表有缺漏给打回来了,不过,那已经是意外发生后的事情了。”夏七七皱皱眉,“那个姓鲁的老板不是个好东西,在海珠市名声很臭的,哼,是个出了名的大色狼。”

罗杰望着谷雨,问:“阿雨,既然这位鲁总在海珠市是知名人士,应该在警局是挂上号的,能不能……”

见谷雨在点头,夏七七迷惑不解的问道:“雨姐,我表哥不就是做个梦吗,怎么跟表嫂的工作都有关系?妈呀,太复杂,想得人家脑袋都痛。”

谷雨放下筷子随手摸摸夏七七的头顶,笑嘻嘻的说道:“所以说嘛,动脑筋这种事情就交给大人来做,你小孩子嘛,头脑简单,天真幼稚,too young too simple,就不用胡思乱想了,安心在家等结果就行了。”

出乎罗杰的预料,夏七七竟然非常赞同的连连点头,“人家就是要过得简简单单的,吃点好吃的,买点衣服化妆品,旅游睡觉,嘻嘻。”

谷雨调侃道:“幸亏你还有个旅游,不然就变成了小猪的理想了,哈哈。”

“猪也挺好的,想吃就吃想睡就睡。”

罗杰忍不住插上一句,“可什么时候挨刀就不是猪能决定的喽。”

“杰哥,你说得好恶心喔,哼,雨姐,咱们吃东西,不理他了!”

果不其然,罗杰收获了两对白眼,老老实实低头吃菜。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