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森林(第五幕)

“罗先生是吧?恭候多时了,快请进快请进。”

鑫中鑫公司的老板鲁霖是个大腹便便的矮胖子,身着笔挺的西装吊带裤,笑容可掬的站在公司门口,大步流星的迎向刚刚走出电梯的罗杰和谷雨,主动伸出厚实油腻的手掌,腕子上金表不经意的晃了出来,在跟男客握手的时稳住几秒钟,确保对方有足够的时间看清表内的字母“VACHERON CONSTANTIN”。

罗杰偷眼向公司里面张望了一下,不出所料,除了一位脸挂僵硬职业笑容的女孩之外,没有看到其他人,“鲁总亲自迎接,真是太客气了,不敢当啊!”

“嗳,应该的、应该的。”鲁总的目光落在谷雨身上,两只小眼睛一亮,自顾自的上前要求握手,“这位美女怎么称呼啊?”

“她是我女朋友。”

罗杰假装热络,顺势握住鲁总的右手,迈步向公司里面走。

“罗兄弟好福气啊,请进。”鲁霖干笑几声,将两人让进大门,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随口问道:“二位喜欢喝什么?咖啡我有最贵的猫屎咖啡,茶有西湖牌龙井,红酒白酒也没问题……”

谷雨没好气的回应道:“我们喝水就行了。”

“还是美女懂得保养啊。”鲁霖摇摇粗短的脖子,马上换上命令的口吻,头也不回的吩咐:“王秘书,快去拿几瓶依云路矿泉水来。”

鲁霖侧身缓缓推开房门,脸上带着几分得意,“二位,这是我的办公室,请进。”

虽然从这位鲁总的谈吐和衣着打扮不难想象出他的办公室一定很“壕”,但当谷雨罗杰真正置身其中时,还是感到有些意外,用流行的话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望着客人脸上惊讶的表情,鲁霖的得意变成不加掩饰的嚣张。

办公室的面积粗略的估计至少有120平方,除了通常的办公区域之外,还划分出品酒区、饮茶区和休息区,家具、灯饰、墙上的油画全都是维多利亚的风格,在鲁霖的办公桌后面很不相称的竖着一排高大的书架,里面整整齐齐的堆叠着烫着金边的大部头厚书,办公桌上竟然还插着一根鹅毛笔!

将客人让到饮茶区的沙发上落座,待小秘书一溜小跑着把矿泉水送进来之后,鲁霖挥手让她离开,然后低头稍稍酝酿了一下情绪,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小徐在我这工作的几年时间里,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公司上下人人称道,财务刘副总多次在我面前夸奖她,所以加薪发奖金她都是排在前面的,唉,可谁能想到竟然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啊!”

鲁霖拿了张纸巾,在眼角干擦了几下,当即进入正题,“公司从去年开始筹划上市,你们知道的啦,证监会要求很严的,尤其是在财务报表方面,所以呢咱们公司的财务部门工作繁重,虽然公司不赞成,但还是有些员工把没有完成的工作带回家处理。”

说到此处,鲁霖偷眼打量了下对面两人的反应,见都在凝神倾听,便假装咳嗽两下,继续说道:“财务部早就发现少了本账簿,可是几乎在同一时间小徐发生了意外,所以大家都没往她身上想,唉,这次多亏了你们把账簿送过来,不然的话,这公司上市又得往后延期——实在是多谢二位!”

鲁霖说完这番话,带着感激的笑容看着罗杰,后者点点头,慢慢从公文包里掏出账簿递了过去。

鲁霖肥厚的手掌在接触到账簿的那一刻僵住了,筋肉饱满的脸颊抽动了几下,闪过一丝愠怒,不过他很快稳住自己,慢吞吞的抬起头,小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罗杰,“罗先生,这是复印件,我要找的是原件?”

罗杰跟谷雨对视一眼,都显得非常意外,“是吗,可表妹家里只有这个,所以我就给你送过来了。”

鲁霖的呼吸急促起来,脸色慢慢涨得发红,眼球几乎要从眼眶里鼓出来,“证监会要求的是原件,复印件TM的有个屁用啊!你仔细找过没有?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的?”

鲁霖吸口气,眼睛眨巴几下,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两位,我鲁某人向来是恩怨分明的,假如你们能帮我把账簿原件找出来,我出200万,不,500万的报酬,外加这款限量版江诗丹顿金表!”

似乎是为了加强效果,鲁霖从腕子上捋下手表,用力砸在茶几上,然后如同择人而噬的老虎般盯着对方。

罗杰慢慢摇头,反问:“鲁总,你能确定账簿是我表妹拿走的吗?”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以我表妹的为人和做事风格,是绝对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带回家的,所以,你的奖金咱们无福消受。”罗杰感到到此行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了,不想再浪费时间,他把账簿推到鲁霖面前,“把它收好吧,我们告辞了。”

鲁霖见两位客人面色不善,同时起身,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不错,我确实不知道是谁拿走的最关键的那本账簿,但肯定是财务部的人。”

“财务部”三个字,鲁霖特意用了重音,然后慢吞吞的站起来,“徐慈窈毕竟是财务部的一员,也是有嫌疑的。”

罗杰冷笑道:“鲁总,这话我可不爱听——把脏水往不在世的人身上泼,那人品可就太低劣了。”

鲁霖把眼睛眯缝了一下,“罗先生,我是生意人,如果价钱不合适,可以谈,但是,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绝了,哼哼,兔子急了还咬人了,何况,我姓鲁的可是吃肉的!”

罗杰摇摇头,冲谷雨使个眼色,朝门口走去,没想到鲁霖竟然发出一阵冷笑,“二位,想清楚了,万一回去的路上发生什么意外,我可付不起责哦!”

“小矮子,你TM的在威胁我们吗?”谷雨一个健步走到鲁霖身前,俯身恶狠狠的逼视着他,右手掏出警官证慢慢在对方眼前晃了晃,“瞎了你的狗眼,我是警察,再敢说这些不三不四的话,老娘拘了你!”

“我们走。”

说罢,谷雨昂然走出办公室,罗杰回头看了眼呆若木鸡的鲁霖,哧的笑了一声,迈步跟上。

出门上车,罗杰没有马上发动汽车,而是盯着后视镜,看看有没有人从写字楼里面追出来,谷雨讪笑道:“神探,失算了吧,人家根本不在乎。”

罗杰按下启动键,“我看是被你吓住了。”

谷雨望着窗外渐渐后退的写字楼,反问道:“难道你真的怀疑这位鲁总?”

罗杰摇摇头,“怎么说呢,他看起来不像个好人,可也不像能真的干出杀人灭口勾当的狠角色,再说,复印件很随意的摆在王建家的书房里,他要是真的请人过去,很容易拿到的。”

谷雨点点头,“从他的反应来看,似乎真的没想到账簿可能在徐慈窈手上,不过,拿到了复印件,只要不是太蠢,肯定能想到合适的怀疑对象了。”

“不错,徐慈窈要么是完全不知情,要么是被人阴了。”

“我觉得这件事跟王建的噩梦关系不大,你怎么看,神探?”

罗杰咧咧嘴,“英雄所见略同,另外,咱们还有个重要问题没有解决?”

“意外还是预谋?”

“不错,”罗杰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王建的梦境描述加上我的直觉,我倾向于他家的煤气中毒不是单纯的意外,但有没有找到任何物证,难搞啊!”

谷雨斜瞟了罗杰几眼,不无自豪的说道:“你以为我们刑警都是吃干饭的?海珠市的同行我打过几次交道,还是很专业滴。”

罗杰凝视着路口的红灯,眯缝了下眼睛,“我想换条路走。”

“你想去哪?”谷雨感到有些奇怪,“这条是最近的路啊!”

罗杰见红灯变绿,松开刹车,不经意的说道:“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换个调查的方向。”

谷雨眉头轻皱,追问道:“你该不会是打七七的主意吧?”

罗杰笑了笑,“更正一下,是这个小丫头片子一直在打我,不,我们的主意。”

谷雨双臂环抱胸前,冷笑道:“吆喝,竟然怀疑起我的闺蜜来了——愿闻其详!”

罗杰忙说:“更正一下:我没有怀疑七七。我的意思是,你的好闺蜜似乎对我们有所保留,极有可能隐瞒了原本能帮助快速找到问题关键的线索。”

“什么线索?说来听听。”

“王建两口子的感情问题。”罗杰说道:“你还记得咱们随口一问,邻居阿姨的反应吗?是不是有点古怪?假如是相敬如宾的夫妇,那位阿姨肯定不会要先想一下再回答的。”

“不错,我当时是感觉有点异常,还想跟你交流一下,唉,我这记性。”谷雨哭丧着脸看着罗杰,“阿杰,我是不是老了?你可要快点娶我啊,不然,人老珠黄,成了黄脸婆,哪里竞争的过夏七七这样的小妖精。”

“晕,好闺蜜转眼就成了小妖精,你这画风转变的太快了。”

“哼,老实交代,是不是对夏七七有意思?”谷雨冷哼一声,“你们这些男人,都是一样的,总是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罗杰挤了下眼,调侃道:“这说明咱们男人感情专一啊!你看,男人从20岁到80岁,都始终如一的喜欢20来岁的小姑娘,多么难能可贵。”

“哎呀,你现在越来越油嘴滑舌了,是不是跟小豪学的?”谷雨一边伸手拧罗杰的脸,一边问。

“别闹,开车呢,危险知道不?”罗杰边威胁谷雨住手,边毫不客气的甩锅给弟弟,“不错,是豪哥教我的,哈哈。”

“看看,随便试你一下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吧。”谷雨缩回手,得意洋洋的说道:“逼视你,出卖亲弟弟,看我回去不告诉他。”

罗杰嘿嘿笑道:“是豪哥先出卖我的!”

“是吗?什么时候,在哪?”

罗杰见谷雨兴趣盎然的样子,感到有些好笑,“小时候呗,我三年级他一年级,学校的围墙被暴雨冲出一个豁口,还没来得及堵上,因为走大门还要拐个弯多走个一百多米,所以很多孩子放学都从豁口走,那天我跟豪哥刚刚爬过去,就被校长逮住了。咱们豪哥是大义灭亲,跟校长说,我是学他的,然后他大摇大摆的回家了,我被校长扣在办公室训了半个小时——这个臭小子!”

“哈哈,哈哈,原来还有这样的糗事。”谷雨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你再说说,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趣事。”

罗杰可不想拔出萝卜带出泥,急忙岔开话题,“前面好像是七七说的餐厅,咱们先商量下等下怎么问她。”

“切,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单刀直入,开门见山,我保证这个死妮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谷雨装出一副凶恶的面孔,“竟然敢对老姐耍花腔,不掐死她算都算客气了。”

罗杰见目的达到,心下大喜,嘴上却一本正经的说道:“等下你问,假如结果我不太满意的话,我就咳嗽或者眨眼睛,怎么样?”

谷雨慢慢把手搭在罗杰肩膀上,沉声问道:“要看你眨眼睛,就得坐对面,难不成让你跟七七肩并肩的坐在一起?要是咱们坐一起,七七坐对面,她看见你眨眼睛,以为你在给她放电,怎么办呢?”

罗杰心里暗自埋怨自己这演戏演得过火了,干笑几声,说道:“既然这样,就由你来安排吧。”

“七七跟白纸一样的傻姑娘,用不着绕弯子,你不满意就直接问,嘿嘿,你这么帅,七七不会反感的。”

罗杰见前面是地下车库,连忙打岔,“阿雨,帮忙看看哪里还有车位。”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