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森林(第四幕)

驱车行进在密不透风,漏不进一缕日光的林荫道上,打量着道路两旁爬满绿色藤蔓的墙壁,以及人行道上稀疏的路人和闲适的脚步,罗杰有种在穿越时间回廊的感觉,禁不住打开车窗,让清新而又潮湿的空气涌进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感慨道:“难怪王建妻子不愿意搬出去住,这里的环境和空气确实太好了。”

       谷雨撇了撇嘴,反问道:“能有你们家好吗——有充足的阳光,又有森林湖泊,空气还饱含负离子呢!”

       罗杰笑着说,“各有千秋吧。”

       谷雨摇头,“我不喜欢这种氛围,有点阴郁,跟遮幅式电影一样,很压抑。”

       “不错,跟你的性格不符。”

       “怎么,难道跟你的性格就相符合?你的意思是,咱们俩的性格不符喽?”

       面对咄咄逼人的攻势,罗杰没有理会,而是把方向盘轻轻一打,减速停车,低声说道:“咱们到了。”

       沿着楼梯上到三楼,左手边的1号房便是王建的家,锈迹斑斑的老式防盗门上还有一些封条上的残留物,提醒访客这里曾经发生过惨剧。

       打开密闭的房门,一股腐朽、霉变的气味扑面而来,中间似乎还夹杂着浓烈的腐臭,罗杰顺手打开客厅的吊灯,再径直向前,将正对着房门通往阳台的玻璃门拉开,让清爽的空气驱散屋内浓烈的味道。

       这是间总面积在100平方左右的三居室,有老式商品房中少有的大厨房和大客厅,装修和家具都非常考究——烤漆的瓷砖、大理石的饭桌和茶几、真皮沙发,地板和书柜、书桌都是实木的,墙壁上挂着几幅典雅而脱俗的油画。屋内的物品,诸如家具、书籍、日常用品之类的,都几乎没有动过,也没有通常搬家造成的杂乱无章,显然,王建刻意让这个曾经温馨的家保持、停留在意外发生之前的状态。

       谷雨进屋后马上眉头紧皱,脸上现出厌恶之色,抬起手掩住口鼻,回身把刚刚关上的房门尽力开到最大,然后吸吸鼻子,寻找臭气的来源,罗杰则依次检查三个房间和客厅,并用手机拍照留档。

       “阿杰,快过来,快过来。”

       罗杰正在书房里察看王建夫妇的藏书,忽然听到厨房里响起谷雨带着些许惊讶的声音,急忙小跑着赶过去。

       “那里有个死老鼠,恶心死了。”

       顺着谷雨手指的方向,罗杰拉开碗柜,看到一只小老鼠干枯肮脏的尸体,正散发出一阵阵的臭味。

罗杰扯下两个保鲜袋套在手上,捏住老鼠的尾巴,放进垃圾袋,再慢慢拉掉手上的保鲜袋,抬头看着面容扭曲的谷雨,笑眯眯的问:“大小姐,你可是刑警啊,这种事在你眼里应该是小case啊,怎么会吓成这样呢?”

谷雨哼了声,“你有见过女人不怕老鼠的吗?人家可是在男朋友面前嗳。”

罗杰作了个鬼脸,正想再调侃两句,突然感到客厅一暗,接着门口响起一个疑惑的中年女声:“你-们是谁啊?怎么会有王建家的钥匙?”

谷雨眼珠一转,急忙迎上去,大声说道:“阿姨您好,我是王建的表妹。”

罗杰俯身把保鲜袋塞进垃圾桶,提起垃圾袋,准备再套上一个,可是望着垃圾袋里的死老鼠,不禁皱皱眉,愣了一下。

“王建的表妹?”一个50岁上下的中年妇人站在门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近视眼镜后面射出怀疑的目光,“我见过的,好像叫七七,不是你呀?”

“阿姨,我叫六六,是七七的姐姐。”

罗杰在厨房听了,不禁暗自佩服女朋友这反应速度。

谷雨不给对方思考的时间,笑嘻嘻的问:“阿姨,我跟七七谁长得更漂亮?”

中年妇人狐疑的上下打量几眼,“你妹妹皮肤更白。”

“唉,她在医院上班,风不吹日不晒的,当然皮肤好啊。我作导游的,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没办法啊。”谷雨上前一步,作势要拉阿姨的手,对方下意识的后退半步,谷雨乘势说道:“阿姨,我们公司最近有活动,欧洲七天游可以打七折的,要不要——”

“不用,不用,我还没退休,没时间旅游。”听到这个六六说到七七的职业是医生,阿姨眼中的疑虑尽消,问:“小建现在怎么样了?他还会回来住吗?唉,这孩子真是可怜啊!”

谷雨叹口气,幽幽说道:“表哥比以前好些了,可情绪还是很低落,现在七七在银海湾照顾他呢。”

“银海湾”三个字让阿姨彻底相信了眼前的“六六”,摇摇头,“好好的一家人啊,唉,真是世事无常。”

这时,罗杰收拾完了死老鼠,慢慢走过来,冲着阿姨点头微笑,“阿姨好,我是六六的朋友。”

谷雨见罗杰悄悄的使了个眼色,于是轻轻咳嗽一声,问:“阿姨,您家就住隔壁吗?”

“是啊,我们两家一起分的房子,那时候王建刚刚出生,妈妈也还在呢。唉,你表哥真是个苦命的孩子。”阿姨想起往事,不禁眼圈发红。

谷雨点点头,“还好表哥表嫂感情好,相敬如宾,从不吵架的。”

阿姨愣了一下,随即附和道,“谁说不是呢。”

见谷雨的旁敲侧击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罗杰正想上前继续提问,阿姨却抬起手腕看看时间,“我还有课要上,再不走就要迟到了,你们忙吧。”

谷雨和罗杰相视苦笑,齐声道:“阿姨,那您慢走。”

阿姨点点头,转身出门下楼,在楼梯口,她又停住脚步,回身问道:“你们是准备搬过来住吗?”

谷雨笑着说,“先来看看,还没决定呢。”

“这里挺好的。”阿姨又叹口气,“旁边的房子空着,人的心都空落落的,你们住过来就好了,多个邻居做伴,也热闹点。”
       谷雨用力“嗯”了声,那位阿姨摇摇头,慢慢隐没在楼梯间内。

“阿雨,你过来看看刚刚发现的这只老鼠,有点古怪哦。”

谷雨从门口退回来,想了想,还是把门给掩住,边往厨房走边抱怨道:“那么恶心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你最好能给个理由。”

罗杰拎着老鼠尾巴,把老鼠慢慢从刚刚注满水的洗碗池内提起来,“这是小白鼠,不是常见的家鼠。”

“应该是王建家养的宠物吧。”谷雨想了想,用更加确定的语气说:“家里有个小BB,猫狗都不安全,所以养个小白鼠跑圈圈——唉,可怜的小东西,竟然被主人遗忘,活活饿死了。”

罗杰的目光始终没有从小白鼠身上移开,“你最好还是跟七七确认一下吧,反正我没看到家里有养小白鼠的笼子。”

“好吧。”谷雨掏出手机,边查找号码边随口问道:“除了老鼠,还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书房里有本复印件,好像是一家公司的账簿。”

“王建妻子不是在一家公司做会计的吗?账簿应该是她的吧。”

罗杰见谷雨开始拨号,连忙说道:“那就一起问问七七,免得麻烦。”

“七七确认了,王建家有养过小白鼠,挺可爱的,可后来给跑出来了,没找着,就把笼子扔了。”谷雨把手机放进包包,更新信息,“账簿她问了王建,是她表嫂的,出事前几天表嫂公司事情太多,就拿回来处理。”

罗杰迟疑了一下,把小白鼠和手套一起丢进垃圾袋,在外面又套上一层袋子,拎在手中,走到客厅,把整个房子重新扫视了一遍,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应该没遗漏什么地方吧?”

“是啦,抄家的都没你看的仔细呢!”谷雨望着阳台外面浓密的树盖,感到有些烦躁,“快走吧,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罗杰“嗯”了声,跟在谷雨身后朝门口走去,快到门边突然转身跨进书房,谷雨一回头,恰好看见罗杰把账簿夹在腋下,带着尴尬的笑容解释道:“我,我想替七七表嫂把账簿还回公司,顺便见见她的老板,聊几句。”

谷雨点点头,嘿嘿一笑,“七七肯定没意见,不过,我对你可要刮目相看了——你这人,现在可是有点阴险哦。”

罗杰作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职业需要,没办法。”

下楼之后,罗杰先按了下遥控,打开车门,然后车钥匙递给谷雨,举了下手里的垃圾袋,示意自己去扔垃圾。

谷雨坐到驾驶位,调整了下座椅,忽然听到尾箱“咣当”一声,刚一扭头,罗杰已经拉开车门,坐在旁边,随口说道:“刚才过来忘记关尾箱了,幸亏里面没放东西。”

谷雨“哦”了声,问:“神探,咱们接下来干什么?还账簿吗?七七还没拿到地址和联系方式呢。”

“账簿不急,咱们先兜兜风,听导航的就行了。”罗杰笑嘻嘻的打开自己手机上的高德地图,车内随即响起林志玲嗲嗲的声音,“导航开始……”

“唉,你们男人啊!”谷雨摇摇头,随意的瞟了眼罗杰的手机屏幕,“目的地是大学城,你是想走一遍王建上班的路?”

“是的,时间允许的话,尽量多走几趟。”罗杰讪笑几声,“郑重声明,这个林志玲版本是系统自动安装的,要是我选的话,肯定是小岳岳。”

“算了吧,小岳岳太娘了,还不如林志玲呢。”谷雨挂上“D”档,放下手刹,起步前行,“车速有没有要求?”

“正常的市区速度,60吧。”

由于还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交通格外顺畅,行进的速度很快,十几公里的路程加上7,8个红绿灯,只花了半个小时,于是两人在到达终点后立即掉头,原路返回,就这样来来回回跑了整整三趟。

行车过程中,罗杰将车窗打开,全神贯注的打量道路两旁的景物,极力捕捉那些跟王建的梦境相契合的东西,直到谷雨收到夏七七的微信,不但把徐慈窈生前供职的公司名称地址列了出来,而且把公司老总的姓名电话也搞到了。

罗杰用自己手机拨通了这家名为“鑫中鑫电子贸易有限公司”老板的手机,用非常沉稳的声音说道:“喂,鲁总是吗?”

“你哪位啊?”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不确定。

“我姓罗,是以前你公司财务,徐慈窈的表哥。”

电话的那端陷入短暂的沉默,罗杰不禁得意的向谷雨眨巴几下眼睛。

“咳咳,那个,那个小徐走了,是我们公司的一大损失,公司上下是非常悲痛的,也希望你能节哀顺变。”鲁总停了几秒钟,补充道:“我记得公司是主动提出过给些人道帮助的,被她老公拒绝了。”

“鲁总,我找你不是为了钱的事。”罗杰刻意放慢了语速,不紧不慢的说道:“表妹的遗物里有件东西,好像是属于贵公司的……”

“什么东西?是账簿吗?”连续两个问句脱口而出,鲁总似乎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打个哈哈,“我随便猜的,是不是都没关系的啦。”

“是账簿。”罗杰不再吊对方的胃口,直奔主题,“这是你们公司的东西,留着也没什么用处,所以想吃完午饭给你送回去,怎么样?”

这位鲁总立刻热情起来,“不行不行,怎么好意思麻烦你跑一趟呢,你把地址给我,我马上过去取。中午顺便请你吃个饭,聊表那个谢意啊!”

罗杰看了看谷雨,见对方坚定的摇头,便回应道:“我中午约了人,不方便跟你见面,还是我给你送过去吧,下午2点准时送到你公司,88.”

罗杰说完马上挂断电话,完全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谷雨赞许的点点头,“走,咱们去吃这儿最有名的煲仔饭,下午正式询问嫌疑人。”

罗杰透过挡风玻璃望着外面的街景,轻声说道:“是不是有点先入为主了?或者,刑警办案子都是这样的?”

谷雨斜看罗杰一眼,说,“从法律层面上讲,疑罪从无,但是,刑警在调查案件的时候,必须把每个有关联的人都当成嫌疑人,直到将其排除为止,不然的话,怎么破案啊!?”

罗杰摇摇头,“你这想法有点可怕啊!王建家发生的是意外,在没有推翻警方的结论之前,是不应该有嫌疑人的。”

谷雨眼珠上翻,“那就换个说法,跟这位老板近距离的接触一下,看看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OK?”

罗杰顺坡下驴,“当然OK!”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