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隋炀帝回师关中,隋朝能否起死回生?

       公元617年,李渊在太原起兵反隋,滞留在江都的隋炀帝杨广,派虞世基到裴矩家中问计,裴矩给出的建议是让杨广率领他的流动朝廷和随行护驾的骁果军(即禁卫军)返回关中平叛。

《隋书·裴矩传》:及义兵入关,就宅问矩方略。矩曰:“太原有变,京畿不静,遥为处分,恐失事机。唯愿銮舆早还,方可平定。”

       那么问题来了,假使杨广听从了裴矩的建议,返回关中的话,隋朝是否还有起死回生的机会呢?答案是肯定的,非但有起死回生的机会,并且有相当大的概率可以扫平叛乱。

       理据一,当时群雄并起,天下大乱,但毫无疑问,综合实力第一的依然是代表正统的隋政权。

       我们来列举一下各方势力:李渊家族占据的是山西中南部地区,甘肃是薛举的地盘,鄂尔多斯附近属于臣服于突厥的梁师都,山西北部被刘武周控制,河北是自称燕王的高开道,河北中南部在窦建德的掌握中,李密则占领了洛阳以东的河南与河北南部部分地区,江苏和浙江的沿海部分是李子通,南京及其周边地区被杜伏威占据,长江中游地区则被萧铣占领。

而在彼时,仍旧掌握在隋朝手中的地区有:洛阳以西至潼关的河南全部,扬州(即江都)周边乃至整个江淮之间的大部分地区,西京大兴城为中心的京畿附近地区。再考虑到地方政府和百姓的惯性思维存在,即便是那些已经不在隋朝政府掌握之中,但又没有举旗叛乱的地区,朝廷影响力依然存在。例如,隋将屈突通宁可跟儿子决裂都不愿投降李渊,最后是被部下胁迫放弃抵抗,而等到他再去劝降尧君素之时,后者的答复是:“方今力犹未屈,何用多言!”——要知道,这两件事都是发生在隋炀帝被宇文化及杀死之后,假如杨广犹在,且回师关中,他们的选择是不言而喻的。

再来看看军力,杨广排场特别大,前两次巡幸江都,随行的队伍都在20万上下,第三次估计少不到哪里去,保守的估计其中有5万左右的骁果军。洛阳王世充指挥下的守军,再加上驻扎关中的军队,总数轻松超过15万,绝对超过任何一方。

理据二,横亘在江都骁果军和洛阳王世充的隋军之间的是李密率领的瓦岗军,对于隋军来说,是个非常容易解决的对手。

李密出身于辽东李氏,曾祖为西魏八柱国之一、司徒李弼,赐姓徒何氏,北周太师、魏国公。祖父李耀,为北周太保,邢国公。父亲李宽,隋朝上柱国,封蒲山郡公——是个非常典型的世家大族子弟,之所以会走上反叛的道路,是因为跟错了人,参与了杨素失败的叛乱,但只要机会合适,条件不错,随时准备投向隋朝的怀抱,后来愿意接受隋炀帝杨广孙子,越王杨侗的招抚,便是最好的证明。

一旦李密投降,江都和洛阳连成一片,人口密集、土地肥沃的江淮地区便成为坚实的后方基地,密布的水道、运河和黄河又能高效、迅速的输送粮饷和军队,自然是无往而不利。

理据三,隋炀帝的骁果军在裴矩的指挥下能够发挥出原有的实力。

裴矩的军事才能可圈可点,先有平定岭南的战绩,后有击退突厥的功勋,比起草包宇文化及完全不可同日可语。不过,此人的性格特点是能力有余,魄力不足,任事之时需要有坚强的后盾,这也是他在杨广、窦建德、李渊手下都有上佳表现,跟随宇文化及则退避三舍的根本原因。

理据四,隋炀帝回师关中所造成的心理层面的影响。

虽然起义和叛乱风起云涌,但隋王朝依然是正统的代表,占据了道义的至高点,一旦杨广发出回师关中的消息,即便没有立刻采取实质性的行动,也会震动天下!

对于在困境中挣扎、坚持的隋朝官员、将士来说,等于看到了希望,对于普通百姓和乡村士绅来说,则翘首期盼这个合法政府回归来回复秩序与和平,对于蠢蠢欲动的投机分子,则不得不再次掂量掂量,对于已经打得不亦乐乎的各方势力,则要慎重考虑接下来的对策。

虽然不能指望各方立即望风景从,但动摇其军心,造成内讧和分裂是必然的。

可惜的是,滞留江都的杨广实际上已经陷入了崩溃的边缘,极度消沉、自暴自弃,丧失了全部的信心,不愿意去面对天下的乱局,故而拒绝了裴矩的建议,坐等命运的终结。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