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森林(第三幕)

在星巴克坐定之后,夏七七便迫不及待的问:“杰哥,还有什么问题?”

罗杰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这些问题原本是应该由你表哥来答的,可他的状态我们都很清楚,精神状态极度不稳定,我怕刺激到他,可这些问题的答案跟梦境的解析结果息息相关,所以想来想去,只能由你替他回答。”

谷雨俏皮的眨巴了几下眼睛,“谁叫你是人家表妹又暗恋人家呢,说不定知道的东西比他本人还多。”

“叛徒。”夏七七皱着小鼻子,冲着谷雨做了个鬼脸,“重色轻友的叛徒。”

“你要是想早点上去的话,就乖乖的回答问题,东拉西扯浪费的可都是你自己的时间哦。”谷雨淡定的望着闺蜜,阴恻恻的说道:“鹏城到这来可是要花两个小时的,山长水远啊!”

夏七七不服气的撇了下嘴,“哼,你们真是那个啥!算了,别啰嗦了,快点问吧。”

罗杰立刻提出第一个问题:“王建的孩子多大年纪?”

“三岁半。”

“他妻子属于哪种类型——知性的还是感性的?”

“应该算知性吧?学霸吗,不都应该是知性的吗?”

罗杰笑了笑,勉强接受这种回答:“王建在大学教书,又住在大学的校园里,平常还都是开车上班的吗?”

“是这样的,教工宿舍是在老校区,表哥的办公室在新校区,两个校区根本不在一块的,中间有十几公里的距离,还要跨过市中心,所以平常都是开车过去的。”

“王建跟你舅舅关系怎么样?你舅舅是不是脾气特别的暴躁?”

“他们两关系还好啊。脾气嘛,舅舅是有点暴躁,表哥小时候经常挨打。”夏七七眼圈发红,“舅妈在表哥7岁时就走了,舅舅又特别的严厉,所以表哥的性格有点懦弱、孤僻,承受不了打击,可谁想到,还是要承受这些,呜呜!”

“不许哭。”谷雨低声喝止,“都这么大的人了,在公众场合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快给我把眼泪擦了。”
       出乎罗杰的预料,夏七七乖乖结果谷雨递过去的纸巾,擦擦眼睛,望过来,“还有问题吗?”

“问题是没有了,但还需要你帮忙。”罗杰解释道:“接下来我会要实地调查走访一下,要到出事的房子和王建的办公室看看,此外,还需要检查他们夫妻两的重点社会关系网,以及你舅舅的基本情况。”

夏七七未置可否,而是瞟了眼谷雨,见后者用力点头,这才很不情愿的说道:“那我想办法找给你吧。”

谷雨瞪了她一眼,警告道:“越快越好,不许拖拖拉拉。哼,还有,别忘了,可是你哭哭啼啼求咱们杰哥帮忙的。”

夏七七目不转睛的盯着谷雨,脸上表情飞速变幻,罗杰眼见对方的眼圈渐渐发红,不禁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心下暗自埋怨谷雨骂的太凶,结果对方果然赤裸裸的威胁道:“你,你要是再大声骂人家,人家就哭给你看!”

“姑奶奶,你都已经工作的人了,实习医生呢,还能再当自己是小孩子,耍小性子啊!”

“人家有说过不行吗?人家不是说想办法吗?”夏七七抢白着,意外的忘记了哭鼻子,“哼,你就喜欢欺负人,从小就欺负人家,不理你了。”

罗杰可不想把宝贵的时间浪费掉,忙说:“那麻烦你尽快把资料准备好给我,你先回去吧,我跟阿雨喝完咖啡就走,好不好?”

谷雨见罗杰柔声细语的安慰,而夏七七更是娇柔可怜的样子,冷哼一声,“杰哥,人家从小最喜欢演戏啦,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眼泪是说来就来,比演员都厉害呢,是不是啊,人家?”

没等罗杰说话,夏七七飞快的擦掉泪痕,大度的摆摆手,“阿雨,我今天不跟你计较了,等回去再找你算账。”

说完夏七七悄悄抓起罗杰的手,用力握住,凝望着对方的眼睛,柔声说道:“杰哥,拜托你了。”

“哎呀,当着我的面放电,当我不存在啊!”

谷雨咋咋呼呼作势要打,夏七七笑嘻嘻的放开罗杰,用威胁的口吻说道:“阿雨,以后对人家客气点哦,人家可还是单身哦。”

“你快滚蛋吧,别让别人捷足先登了——你没发现吗,你表哥家的保姆又年轻又漂亮吗?”

“再见!”

谷雨一句话击中对方的软肋,夏七七脸色陡变,提取小包包迈着小碎步就往外走。

谷雨望着她的背影,得意洋洋的说道:“看看谁抓谁的要害,哼,跟我斗!”

罗杰等夏七七的背影彻底消失不见了,轻声问道:“阿雨,夏七七到底跟你是什么情况啊?”

谷雨脸上挂着假笑,眼神如刀,“怎么,是跟案子有关系,还是你对人家小妹妹感兴趣了?”

罗杰假装没有察觉对方的愠怒,“各有一半吧——夏七七是重要的关系人,自然要了解清楚,再说,我感觉她好像挺滑头的,根本不是懵懂少女。”

“哼,算你聪明。”谷雨撇着嘴,冷笑几声,“她不知道玩死多少以为她胸大无脑的浪子。”

“那说正经的,她到底跟你是哪种闺蜜?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
       谷雨笑了笑,陷入对童年往事的回味,“我舅舅家不是在海珠市嘛,七七家跟舅舅家门挨着门,是多年的老邻居,我每年寒暑假都会过来玩上十天半个月的,她小我两岁,像个跟屁虫一样,天天跟着我混,一直到上大学都是如此。”

“为什么从来没听你在我面前提起过她?”

“哈哈,姐姐我可是从小就深谋远虑的,怎么可能引狼入室呢?七七这个鬼丫头,古灵精怪,长得又漂亮,还特别会撒娇粘人,可是劲敌啊!”

罗杰忍不住苦笑摇头,“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呢。”

谷雨“切”了一声,“可别得意忘形啊!”

罗杰看着谷雨一本正经的样子,“那可不可以谈谈正事?”

谷雨喝了口咖啡,慢慢放下杯子,“七七的经历很简单的,她从小在海珠市长大,除了在上海读大学之外,几乎没离开过。不过,她暗恋表哥的事情,初中就跟我说了,还让我给她保密呢。”

罗杰问:“你有问过她,王建家里遭遇意外的详细经过吗?我的意思是,从你刑警的角度了解的经过。”

谷雨歪着脑袋望着罗杰,反问道:“怎么,难道你怀疑那不是意外?”

罗杰笑笑,“你不是也有所怀疑吗?或者说,夏七七把她的怀疑告诉你的。”

“不是,才不是呢。”谷雨连连摇头,“我纯粹是职业习惯,七七啥想法都没有,整天就琢磨怎么快点把她表哥治好,然后乘虚而入,如愿以偿呢!”

“那你有把你的怀疑告诉她吗?”

“告诉啦,她不信啊!”谷雨说道,“七七说王建一家,包括她舅舅在内,都是人畜无害型的:三个人脾气性格都不算太差的,老师、会计、教育局副局长,这几种工作都不太会得罪人,不可能有仇家,家里又不是那种富得流油招人眼馋的。”

谷雨想了想,补充道:“七七倒是说过,她舅舅始终不相信那是意外,坚持说他孙子和儿媳妇是被谋杀的,还因为这跟公安局长拍了好几次桌子,骂对方无能,找不到凶手。”

罗杰轻笑道:“我怎么感觉七七的舅舅不太像是好脾气——教育孩子喜欢用暴力手段,又动不动跟人拍桌子。”

谷雨想了想,“可能吧,反正七七嘴里脾气是好的。嘿嘿,也难怪,再差的脾气遇到她这样外甥女也舍不得发脾气。”

罗杰点点头,然后低头看着咖啡杯口冒出的热气,轻声说道:“人的直觉有时候挺准的,不然,我们两怎么会有同样的看法呢?”

谷雨顺手拉住罗杰的胳膊抱在怀里,得意的说:“这叫心有灵犀。”

罗杰接着说,“王建的梦境,从总体上来说,基本上都是在展示自己的愧疚、懊悔,但有些内容却比较难以解读。”

谷雨问:“是哪些地方?”

“倒吊的尸体、囊、奇怪的尾巴和耳朵,还有最后的救赎。”罗杰露出思索的神情,“只有通过需要实地调查,才能找到跟梦境中的场景相对应的元素。”

“那你准备从哪里开始着手?”

“先去看看第一现场,发生意外的老屋。”罗杰抬头看着谷雨,叹了口气,“这个案子在我的职业生涯当中,未必是最复杂的、最危险的,但极有可能是最难搞的。”

“何出此言啊,我的神探大人。”

“不开玩笑,我是说真的。”罗杰两手一摊,“以前接的案子,要么是本人直接委托,要么是关系亲密的家人出面,顺理成章能得到全力的支援,做起事来名正言顺,自然得心应手。可你这位好闺蜜,仅仅是别人的表妹,帮忙已经很困难了,还又目的不纯,唉,只怕我一世英名,搞不好要断送在她手上喽。”

谷雨大大咧咧的拍了拍男友的肩膀,“不是还有我吗!?嗯!再说,我可还没正式辞职,警察的身份总能弥补一些劣势吧?难得人家七七小姐这么痴情,我这个当姐姐的总得帮一把不是?要把她惹毛了,跑来把你勾引跑了,我不惨了!哈哈哈哈!”

“不开玩笑,谈正事。”谷雨的话给了罗杰启发,随即问道:“你能不能从海珠市公安局打听些相关的情况?刑警的调查很专业的,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谷雨眼睛上翻,想了好一会,“我试试看吧,好像有个分局的同事调过来了,跟我不是很熟,我找个中间人引见引见,看看给不给面子。”

罗杰不想给谷雨压力,“能问到最好,不行也别勉强,咱们不能太依赖别人了。”

谷雨点点头,晃了下手机,“我出去给七七打个电话,让她把老屋的地址和钥匙送下来。”

“那咱们等下就过去,对了,顺便问问王建妻子在哪里上班,如果方便的话,一起安排咱们过去看看。”

谷雨摇摇头,起身往门外走,边走边说:“唉,等下肯定被她给埋怨死。”

“是她先惹的我们,再麻烦也是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罗杰笑嘻嘻的端起咖啡,慢条斯理的品尝起来。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