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森林(第一幕)

谷雨大摇大摆的推开事务所的玻璃门,伸手做出邀请的姿势,将跟在后面的女孩子让进来,关门后走到迎上来的罗杰面前,轻轻咳嗽两声,装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阿杰,这是夏七七,我的闺蜜,死党。”

       “七七,这是罗杰,我男朋友,未来的老公,怎么样,是不是很帅啊,嘻嘻。”

       罗杰礼貌的伸出右手,没想到却被谷雨抬手一下给打了回去,“不准握手——哼,防火防盗防闺蜜,七七这么漂亮,难保你不会移情别恋。”

       “阿雨、雨姐,我得有多大胆子,敢抢你男朋友啊!”夏七七双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边咕噜噜的乱转,做出夸张的表情,一边说:“再说,其实人家也没你漂亮噢,你说是不是呀,杰哥?”

       “杰哥”两个字特意拉了长音,听起来嗲的很,一听就知道不是省油的灯,罗杰心里“咯噔”一下,慌忙收拾心情仔细打量起这位七七小姐来。

       夏七七的年龄跟谷雨相仿,正处在如花似玉的阶段,长长的瓜子脸,大大的带着几分娇媚的灵动大眼睛,配上不多见的高挺的鼻梁,圆润的嘴唇,构成一张让人看了还想看的美丽脸庞。她的肤色是舒服的乳白色,束胸露肩的黑色连衣裙衬托出凸凹有致的好身材,行走间腰身与长发自然而然的摇曳着,展示出曼妙的身姿。

       “看到没,咱们杰哥的魂已经被你给叫掉了。”

谷雨见罗杰在打量自己的闺蜜,急忙上前揽住夏七七的腰,“七七,我可警告你啊,不准再叫他杰哥杰哥的,我会吃醋的。”

       夏七七歪着脑袋,眨巴着眼睛盯着罗杰,笑吟吟的问,“那人家要怎么叫呢?难道叫罗哥,还是叫‘杰’。”

       “七七,你是不是皮痒啊!”谷雨猛地把闺蜜的头发抓乱,“还有,不许你说话这么嗲,肉麻死了。”

       “可是杰哥喜欢听喔,是不是啊?”

       罗杰知道遇到了一对活宝,马上转移话题,“请坐,随便坐,对了,要喝点什么吗?”

       “人家喜欢奶茶,加蜂蜜的那种,特别甜的。”夏七七在沙发上坐下,轻轻的提了下裙子的下摆,把雪白的大长腿往上一甩,翘起二郎腿,冲对面的罗杰抛个媚眼。

       “七七,你要是再这样明目张胆的放电,我可要请你滚蛋了。”谷雨瞟了眼罗杰,见他摇头走开,得意的朝闺蜜点点头,高声说道:“杰哥,两杯咖啡就行了,不用加糖。”

       夏七七转头把会客室打量了一番,重新把目光落在咖啡机旁的罗杰背上,感慨道:“杰哥,你在咱们姐妹圈子里是名人啊,可惜的是,咱们一直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嘻嘻,谷大小姐把你像大熊猫一样保护起来,谁都不给见呢。”

       “有这么夸张吗?”罗杰把咖啡递过来,笑问道:“是不是有见面不如闻名的感觉?”

       “哪里有喔,是见面胜似闻名才对啦。”夏七七冲着谷雨诡异的笑了,“我等下跟咱们杰哥拍几张合影,可不可以?”

       谷雨上前跨坐在夏七七旁边的沙发扶手上,把胳膊搭着对方的肩膀,正色说道:“小七,别闹了,咱们谈正事吧。”

       罗杰见夏七七听到“正事”两个字花容失色笑颜尽褪,这才确定谷雨并不是特意来介绍闺蜜的,连忙在自己的藤椅上坐下。

       谷雨眼睛眨巴了几下,咬了下嘴唇,郑重其事的说道:“阿杰,是这样子的,七七呢是专程过来请你帮忙的。嗯嗯,七七的表哥,因为老婆孩子煤气中毒去世,特别的想不开,一直在严重的自责,整日里做噩梦,自然也睡不好觉,给人感觉好像已经进入了崩溃的边缘,七七担心这样下去她表哥会变成精神病,所以想请你帮忙给表哥解析解析,让他能尽快的走出来,做回正常人。”

       听了谷雨的介绍,罗杰立刻明白了七八分,内心本能的有些排斥,果不其然,谷雨悄悄上前,俯身在他耳边低语道:“七七从小就暗恋表哥,原本只能望洋兴叹,现在机会来了,我可不许你坏掉她的好事哦。”

罗杰抬头望去,见到七七的眼角渗出晶莹的泪珠,哀怨的看着这边,这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图景,再加上谷雨的警告,还能怎样,自然是只能默默点头。

       夏七七擦擦眼睛,强装笑脸,“我表哥不是坏人,真的,他非但一点都不坏,而且是个大好人,可是他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表嫂和孩子是他害死的,可实际上出事那天他什么都不知道,完全在失控状态,也差点没命的,连警察都已经确认那是个意外事件了,可他还是不能原谅自己。”

罗杰想了想,“强烈的心理刺激和精神创伤是完全可能导致连续性的噩梦或者失眠,这些都是正常现象。其实,单纯治病的话,可能坐诊的医生比我更合适,再说……”

“再说什么!?”谷雨横了罗杰一眼,抢白道:“叫你帮忙就帮忙呗,什么虽然但是的。”

夏七七抓住谷雨的胳膊,趴在上面默默的垂泪,嘴里小声的说:“阿雨,既然杰哥为难,那就算了喔。”

“你很为难吗?你有为难吗?”

面对谷雨杀气腾腾的质问,罗杰似乎已经听到隔壁房间老佟的坏笑,只得苦笑着双手一摊,“没有的事啊——我只是说明情况而已。”

谷雨轻轻拍着夏七七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听到没?他已经答应了,乖,别哭了。”

夏七七起身冲着罗杰破涕一笑,“那人家谢谢你喔。”

罗杰连连摆手,“不客气,不客气,应该的,绝对是应该的。”

夏七七想了想,“对了,费用——”

“什么费用!?哪里有什么费用!?”谷雨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的话,“你是我的好朋友,当然免费,就算我请客了。”

罗杰马上表忠心,“能帮上忙我已经非常荣幸了。”

谷雨满意的点点头,“七七,这样行了吧?你跟你表哥先联系联系,安排好了时间,咱们就一起过去看你表哥,完成你的心愿。”

“咱们?”夏七七懵懵懂懂的昂头注视着谷雨,“你也要过去吗?”

“当然啦。”谷雨嘿嘿笑道,“我开始不是说了吗,要防火防盗防闺蜜,让你们孤男寡女一起到外地去,我心可没有那么大。”

夏七七眼珠一转,问:“那你老实说,是对我不放心多些,还是对咱们杰哥多些?”

谷雨毫不客气的回答道:“当然对你不放心多些,你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看了都忍不住想保护你,何况咱们杰哥这么有男子气概的大帅哥呢?当然,也可能你稍微勾引一下,杰哥就顺水推舟,嘿嘿,你毕竟比我年轻漂亮啊!”

罗杰惊奇的看着夏七七的表情不过是转眼之间就已经从乌云满天变成了晴空万里,心知这个女孩绝不简单,嘿嘿一笑,“阿雨,你被耍了吧!”

谷雨斜瞟着闺蜜,看着她得意的笑容,恍然大悟,忍不住上前来个擒拿手,“你这个死丫头,心里明明巴不得我跟你们一起,免得你表哥疑心你跟阿杰是一对,是不是?还骗我强烈要求过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警察打人了,救命啊!”夏七七笑嘻嘻的喊道:“杰哥,快来管管你们家的母老虎好不好,快把人家的胳膊都拧断了。”

罗杰见两人玩的很嗨,连忙掏出手机,“你们聊,我去外面打个电话。”

谷雨冷笑道:“躲什么躲,我们又不会吃了你。”

夏七七随声附和道:“就是,就是,人家还有事情没说完呢!”

两人心有灵犀,瞬间把目标转向罗杰,后者只得老老实实坐下,“那我洗耳恭听。”

夏七七边说边盯着罗杰的眼睛,“杰哥,我听阿雨说,你有办法植入记忆,那能不能在治疗的时候顺便给表哥植入一段?”

“植入什么?”谷雨和罗杰几乎异口同声的提出问题。

“让他明白那是个意外,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夏七七望着对面谷雨和罗杰古怪的面容,反问道:“你们以为是什么?”

“切,我还以为植入对你的爱慕呢。”谷雨显得很失望,“你的伟大痛击了我的猥琐,佩服佩服。”

夏七七宛然一笑,“当然,要是真的能植入的话我不反对多加上这一点。唉,其实,表哥很爱我的,可他总是把人家当成小妹妹,小孩子,那是哥哥对妹妹的爱,不是男女之爱,人家不想要。”

罗杰想了想,先看看谷雨,再望着夏七七,“站在医生的立场,我是反对这么做的——设计出来的感情、记忆和自然而然产生的情感与经历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假如遇到心理素质特别好的,或者接受过心理学训练的,还有被识破的风险。”

夏七七睁大眼睛,显得颇为意外和害怕,她手抚胸口,连连摇头,“那就是算了,当我没说过。”

罗杰如释重负,急忙岔开话题,“七七,能不能先把你表哥的基本情况介绍一下?这样在接手之前也好有些准备。”

谷雨明了罗杰的心思,补充道:“对对,把你表哥家发生的意外稍微说说,说不定他的噩梦里就有相关的部分。”

夏七七慢慢靠在沙发靠背上,缓缓说道:“我表哥叫王建,在海珠大学当老师,职称好像是副教授——表哥从小读书就好厉害的,我舅舅又管他管的特别的严,从小学到高中一路都是重点学校,最后考上了北大,还拿了博士学位。”

谈起自己暗恋的对象,夏七七不知不觉中加快了语速,忧伤的眼眸变得迷醉,嘴角带着灿烂的笑容,整个脸庞容光焕发,让罗杰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随即引来谷雨几声猛烈的咳嗽。

夏七七浑然不觉,继续说道:“表嫂不但长的很漂亮,还是个学霸呢,她叫徐慈窈,是表哥高中的同学,北大同届的校友,本科毕业后分配在海珠市教育局上班——我舅舅是教育局的副局长,亲自给表哥牵的线。”

罗杰问道:“那他们两口子感情怎么样?”

“好得不得呢,”夏七七不无哀怨的说道:“每次到过去,都能看他们秀恩爱,如胶似漆的,唉,可惜被爱那个人不是我。”

“那意外是怎么发生的呢?”

“表哥结婚后住在学校分的房子里,就是那种好破好旧的筒子楼,连电梯都没有的,经常出事的,今天这家煤气漏了,明天那家下水道堵住了,要不就是谁家水管给爆了。”

罗杰感到有些不解,问:“以你表哥的条件,买新房子应该很容易啊,可为什么……”

夏七七苦笑道:“因为徐慈窈呗,她说校园里空气好,读书的氛围更好,有利于孩子的成长,结果,把自己害了,还把我可怜的表哥害苦了。”

罗杰想了想,随口问道:“你舅舅怎么看这件事?”

夏七七摇摇头,“舅舅把孙子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被彻底击垮了,开始天天找公安局的麻烦,说他孙子是被人谋杀的,调查结果出来后还是不愿意接受,结果被送去疗养院住了好些天才缓过来。”

夏七七哽咽道:“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给毁了——呜呜——呜呜!”

谷雨连忙搂住她的肩头,柔声安慰,罗杰自然是极力保证,会竭尽全力把她表哥治好,折腾了好久才让这位大小姐止住眼泪。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