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熊(第七幕)

两天后的上午,10点多钟,风尘仆仆的罗杰出现在1500公里外的平县,一个被群山严严实实包围起来的偏远县城。

       这里既没有铁路也不通高速公路,仅仅依靠两条低等级公路与外界相连,是个传统的农业县,加之境内景色一般,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或者名胜古迹之类的,故而经济情况一般,建筑陈旧街道冷清,行人闲适的外表下总是带着少许漠然。

       按照金永太提供的地址,罗杰来到方雯靖家所在的单元口,这是一栋外表和造型同样陈旧的居民楼,没有电梯,阴暗潮湿的楼梯间散发着一股腐烂的味道,墙壁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带有中国特色的牛皮癣广告,空出来的部分被涂鸦、污渍和伤痕填补上,家家户户的防盗门都锈迹斑斑,有的积满了灰尘,似乎久无人居。

       罗杰在502的门前站定,昂头看看门楣上方的门牌号码,确认无误之后,在铁门上重重的敲了几下。

       过了二三十秒钟,内侧的木门才“吱”的被拉开,一个亮锃锃的脑袋出现在防盗门后面,嗡声嗡气的问:“你谁啊?找哪个?”

       “您好,请问方雯靖住这儿吗?”

       罗杰微微一笑,慢慢把名片从防盗门递进去,趁机打量打量对方,“我叫罗杰,这是我的名片。”

       男人的个子不高,一米五几的样子,白净的皮肤松垮垮的耷拉着,一望而知极度缺乏锻炼,一副被酒精长期摧残的无精打采的脸上有着两只昏黄的眼珠,在鼓起的眼袋衬托下显得特别难看,似乎对什么都不满意。

   男子没有回答罗杰的问题,而是接过名片仔细琢磨起来,“心理咨询!?你跟雯雯什么关系?为什么找她?”

       男子的声音很大,在楼梯间引起嗡嗡的回响,看过名片,他昂起头,狐疑的目光从铁栏杆后面射向罗杰。

       “雯雯有个非常要好的大学同学失踪了,她家人托我过来看看。”

       罗杰的目光越过面前的“地中海”,飞速打量着室内的情况,看到的是久未整理的一片狼藉和随处可见的垃圾。

       “失踪!?哼哼。”

男子在冷笑声中后退半步,“雯雯这个小浪蹄子大学毕业就没回来过,早就不知道浪到哪里去了,失踪?老子看是跟人私奔了吧!”

       “私奔”这个词如同一道闪电击破了罗杰脑海中的雾霾,他把手一伸,在男子试图关门的瞬间推住门板,“大叔,跟雯雯要好的同学是个女孩子,不是男的,不可能私奔的。”

       “我知道,”男子脸上诡异的笑容一闪而过,“要是男的才是真他妈的私奔不成了呢!”

       “什么?”罗杰一愣,追问道:“你是说雯雯她,她是同性恋?”

       “老子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猜的。”秃头男皱皱眉头,下意识的回身朝室内瞟了一眼,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快点滚蛋,老子要关门了。”

       “大叔,你有没有雯雯的电话号码?”

       这时,罗杰隐隐约约听到屋内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于是马上把声音提高了八度,“雯雯有没有寄钱回来啊?”

       “雯雯——雯雯在哪里?我的雯雯在哪里?”

       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某个角落响起,随着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干枯瘦小的短发女人出现在门边,连声的问。

       “雯雯早就死了。”男子恶狠狠的瞪了罗杰一眼,回头斥骂道:“老子让你出来了吗?快点滚回去做饭。”

       说话之间,男子威吓的抬起右手,女人下意识的举起胳膊护住头面,露出一截伤痕累累的小臂。

       “喂,你不要动粗,我警告你,家暴是犯法的!”罗杰戳指冷冷说道,“你再这样,小心在外面被人打死。”

       “老子打自己老婆关你屁事!”男子虽然嘴硬,但手却收了回去,鼓起金鱼眼朝楼梯间看了看,陡然把声音提到最高,“你想干什么?我们不认识你,快点走,不然,不然我报警了!”

       楼下响起几声铁门开合的声音,不过没有挡住罗杰的怒火。

       “报警!?像你这种人,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三天两头打老婆,一定是派出所的常客,报警,只怕警察来了先抓你。”

       看样子是没办法问出什么东西了,罗杰威吓性地用力在铁门上拍了一下,把男子的视线吸住,同时右手慢慢放下去,不经意的将一张名片悄无声息的丢在门槛下,防盗门内,女人的眼珠一转,惊恐的看了看丈夫,又看了看门槛。

       “你,你再不走,老子要喊人了。”秃头男色厉内荏,“老子外面兄弟多的很,你一个外地佬,还想横,等着瞧吧。”

       “砰”地一声巨响把门关上,屋内传来两声闷响和女人的哀嚎,罗杰一脚踹在铁门上,吼道:“再打报警了。”

       屋内立刻平静下来,罗杰在门前呆了一会,没有再听到响动,便走下楼梯。

       正对着楼梯口的小巷门口有个小卖部,门前放着两把巨大的遮阳伞,遮蔽着下面的几凳,罗杰想了想,几步跨过巷子,走进小卖部。

       “小伙子,你是外地来的吧?”

       小卖部的老板娘是个面孔黝黑长的圆鼓鼓的阿姨,她笑眯眯的望着罗杰,把下巴朝对面一扬,“雯雯的同学?”

       “阿姨,你怎么知道的?”罗杰未置可否,反问一句。

       “你跟方老三吵的那么大声,街坊都听到啦。”老板娘打了个马虎眼,眼珠一转,“你是来找雯雯的?唉,这丫头可怜哪,爸爸死的早,妈妈找了烂人,整天只知道喝酒赌博打老婆。”

       “阿姨,给我拿瓶可乐吧。”罗杰察觉到对方有交谈的欲望,慢悠悠在柜台前坐下,“雯雯这几年有回来过吗?”

       “回来,她回来干什么?挣钱给老三换酒喝啊,好更有力气打她妈。”

        “3块。”老板娘把可乐放在罗杰面前,眯缝着双眼把对方仔仔细细打量了几遍,问:“你是不是喜欢雯雯?”

       “不是不是。”罗杰拉开易拉罐,喝了一口,“我们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我到你们这出差,刚好想起来她家在这里,就顺路过来看看。呵呵,我们毕业之后各奔东西,好多年没见着,还是有点挂念的。”

       “那就对了,”老板娘眨巴几下眼睛,伸头低声说:“雯雯那丫头有点怪喔,跟一般女孩子不太一样。”

       老板娘眼睛紧盯着罗杰,由于刚刚在楼上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故而后者仅仅若无其事的点点头,问:“她妈妈平常什么时候下楼?我看她挺可怜的,想给她买点东西。”

       “可怜?有什么好可怜的!”老板娘瞬间涨红了脸,冷笑道:“一个没志气的货!怕男人怕的要死,方老三一瞪眼,就吓得往床底下钻,唉,把咱们女人的脸都丢尽了。连闺女被打得半死了都不敢放个屁,她要是能稍微稍硬气点,雯雯也不会死心。”

       罗杰点点头,“二婚嘛,可以理解。”

       “有什么理解的——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哪里没有!?离开他方老三还就活不下去了?哼哼,要是碰上我,老娘直接把他阉了,看看还敢不敢动手。”   

       罗杰看老板娘激愤的很,再次问道:“阿姨,雯雯妈妈平常下来吗?”

       “倒垃圾,买菜,领低保,三样加起来一月也下不来几趟,倒是方老三日子过的快活的很,天天睡到太阳照屁股,吃饱喝足了再出去浪。”

       这时,方老三踢踏着拖鞋、推着电瓶车从对面的楼梯口出来,昂头看看天嘴里骂了两句,骑上车一溜烟的驶出小巷。

       “看看,打牌赌博去了。”老板娘用鄙夷的目光望着电瓶车渐行渐远,“等下他老婆就出去买菜了,哼,说是买,其实就是捡几把烂菜叶子回来。”

       说话之间,罗杰的手机响了,他瞟了眼,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马上朝老板娘点点头,拿起可乐走出小卖部。

       “喂,你好。”

       “罗,罗先生,你是雯雯的同学吗?”电话里的声音极度压抑而又慌乱,“我是雯雯妈,对不起啊,我老公不让外人到家里来。”

       “阿姨,没事的。”罗杰在遮阳伞下面坐下,低声说:“雯雯毕业后有没有偷偷回来过,或者给你寄过钱什么的。”

       “刚毕业那年是让人偷偷带过几千块钱,我给她存起来了,没敢让他爸知道。”女人啜泣着,“雯雯命苦啊,摊上我这么没用的妈妈…”

       “阿姨,她有说在哪里吗?”

       “好像是在鹏城吧,没敢留地址电话给我,怕我老公知道。说是等赚够钱买了房子再回来接我过去住,可这几年一点音信都没有,你说,她不会出什么事吧?我苦命的孩子啊。”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罗杰安慰一下,想了想,“阿姨,我在小卖部这里给你留点钱,算是替雯雯孝敬你的一点心意,你等下过来拿。”

       出乎罗杰的预料,电话里传来嚎啕大哭的声音,“我不要钱啊,我要雯雯回来啊,我的心肝啊!”

       “阿姨,你不要太伤心了,她会回来的。”

        罗杰慌忙挂断电话,疾步走回小卖部,从钱包里掏出大部分的现金,“阿姨,麻烦帮我把这些钱给雯雯妈,不过,千万不要让那个那个方老三知道。”

       “我晓得哦。”老板娘麻利的把钱数了一遍,“一共是3300块。”

       罗杰又从钱包抽出一张递了过去,“阿姨,这是给你的劳务费,谢谢啦!”

       “哎呀我说小伙子,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多大点事情嘛!”老板娘嘴里在推辞,目光却始终在红票子上。

       “应该的。”罗杰怕夜长梦多,直接把往柜台上一放,说声再见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