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达克效应来分析隋炀帝的败亡

       公元581年二月, 隋文帝杨坚接受北周静帝的禅让(当然,这是中国历史中上演了无数次的戏码),建立隋朝,定都大兴城,继而于公元589年南下灭陈朝,统一中国,结束了自西晋末年以来长达近300年的分裂局面,并励精图治,开创了被称为“开皇之治”的繁荣局面。

公元604年,隋炀帝杨广即位后,大规模营建并迁都洛阳建造贯通南北的大运河,持续不断的对高丽用兵,从而过度的消耗国力,再加上黄河泛滥,引发大规模民变和贵族叛变,最终于公元618年身死国灭。

平心而论,即便完全剔除后世史书中专门用来诬蔑那些亡国之君的不实之辞,造成隋王朝灭亡的主要责任依然还是要落在隋炀帝身上,原因是他过高的估计了自己和他的王朝的能力,从而定下高不可攀的目标,即达克效应造成的直接后果。

达克效应(D-K effect),全称为邓宁-克鲁格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它是一种认知偏差现象,指的是能力欠缺的人在自己欠考虑的决定的基础上得出错误结论,但是由于无法正确认识到自身的不足,辨别到错误行为。故而这些能力欠缺者们沉浸在自我营造的虚幻的优势之中,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水平,却无法客观评价他人的能力——很多网友经常碰到一些自以为是而又完全不可理喻的弱智,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杨广虽然从少年时代便是一位“上美姿仪,少敏慧。高祖及后于诸子中,特所钟爱。上好学,善属文,沈深严重,朝野属望,”的人物,但其才能主要集中在文学和政务方面,军旅之事的知识和经验则明显处于极度欠缺的层面。可是由于达克效应的存在,杨广自身对此非但完全认识不到,反而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水平,梦想恢复大汉王朝的光辉业绩,尽力扩张王朝的疆土,扩大中原文明的影响力。

当然,达克效应并非无解,如果能力差的人能够经过恰当训练大幅度提高能力水平,他们最终会认识到并且愿意和能够承认他们之前的无能程度,也就是说,假如杨广身边的近臣、信臣、宠臣当中,那些军事水平高过他的,能够并且愿意明确指出其缺陷,还是有机会挽救的。

可惜的是,隋炀帝最宠信的,同时也是军事才能最突出的将领裴矩犯下了同样的错误,高估了隋军的战斗力,同时低估了高丽的实力和抵抗的意志,认为高丽要么在隋朝的王师面前投降,要么被彻底碾碎。

裴矩曾经参加过隋朝平定江南的战役,并独自领兵征服了岭南地区和西北,算得上经验丰富,但唯独缺乏东北地区的作战经验,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实际上跟隋炀帝一样,限于认知的偏差而不自知,即是达克效应的直接后果。当然,裴矩的问题与杨广有本质的区别,他是仅仅对辽东地区和高丽缺乏了解而已。

皇帝和将领都高估隋朝的国力、军力和百姓的承受力,低估了敌人实力,沉浸在虚幻的优势之中,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