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熊(第四幕)

“201栋业主的朋友?要进去看看?”

       湖光山色小区大门口,岗亭内的值班保安,紫黑的脸膛,鼓着两只牛眼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罗杰,没有丝毫的掩饰,“那个别墅早就塌了,填平了,你还想看什么?”

       “老哥,这事你都知道?那你可在这干了好久喽。”

       罗杰装出惊讶的表情,用问题代替了回答。

       “我从开盘就在这干了,咱也算是半个元老喽。”

       保安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自得,表情随之稍稍缓和了下来,“你还没说过来干什么的呢?”

       “业主的孩子长大了,想看看他妈妈出事的地方变成什么样子了,我今天到附近办事,所以他爸爸拜托我顺便过来拍几张照片。”罗杰面带微笑,手指在车门外侧轻轻的敲击着,

       “201栋已经没了,那他就不能算咱们这的业主了,那,那我可就不能让你进去。”牛眼保安把手一挥,好像要赶开一只苍蝇,“把车倒出去,不要挡了业主的车。”

       罗杰感到有些意外,笑了笑,问:“既然不让我进去,那你刚才还问我为什么要进去?”

       “怎么啦!?不能问吗?”保安一阵冷笑,“你以为业主花钱请我们干什么的!?谁知道你是什么人?小偷脸上也没写字,哼!”

       “我最佩服像你这样认真负责的人。”罗杰半认真半调侃的说着,缓缓把车倒到路旁,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大约过了不到五分钟,牛眼保安把头从岗亭里面伸出来,冲着罗杰喊道:“喂,那位先生,过来吧,可以进去了。”

       罗杰特意在岗亭边上踩住刹车,笑容可掬的问:“兄弟,你能不能上来给我带个路啊?你们小区太大了,我怕迷路。”

       牛眼保安刚刚在电话里被上司训了一顿,气还没顺过来,没好气的回应:“没看我在值班吗,走不开!”

       “我知道,”罗杰点点头,“你可以叫个人过来替你一会,我很快的。再说,我也不会让你白帮忙的。”

       说话之间,罗杰冲保安悄悄的挤了下眼。保安先是一愣,接着牛眼转了几转,马上拿起对讲机,“0303,请马上到南门,请马上到南门。”

       叫来替岗保安,罗杰让牛眼保安坐在副驾驶位,问:“兄弟怎么称呼啊?”

       “小姓牛,大名叫牛大力。”

此时保安变得和颜悦色,语气斯文多了,他一边回答罗杰的问题,一边用手指示道路。

       “牛大力,琅琅上口,好名字。”罗杰随口恭维着,接着马上转换话题,“我朋友别墅塌陷那天,你在不在现场,当时是不是有点惊心动魄的感觉?是不是很危险?”

       “可不是嘛,俺都差点掉下去了。”牛大力表情一滞,显得心有余悸,“那个雨啊下得跟他妈的用盆子往下倒一样,地一块块的往下塌,咱们只能一步步往后退,保命要紧啊。唉,说是救,其实,其实只能在那里看啊,眼睁睁的看着房子和地慢慢往下塌,还好你那朋友通情达理,没有胡搅蛮缠硬逼我们上前——咱们保安的命也是命啊,你说是不是?”

       “哦,原来是这样啊!”罗杰不动声色的继续问:“后面消防公安什么的来了是不是好点,他们是专业的,有设备。”

       “他们?等他们过来黄花菜都凉了。”牛大力讥笑道:“你是看的新闻吧,上面说他们从三点钟就开始救援,扯鸡巴蛋,这些吊毛天都要亮了才到,还是你朋友亲自开车过去催来的,哼哼,天亮了雨也停了,他妈的抢功劳来了。”

       “是不是因为雨太大,路不通?”罗杰见地势渐渐升高,山林越来越近,把车速稍稍降低。

       “屁!你朋友先把孩子送到酒店,然后去的消防队公安局,酒店在市区,走的是一样的路,积水再深,你朋友开的小轿车都能过去,怎么他们那些大车会过不来!?”

       “别墅不是连车库都塌了吗,怎么我朋友的车还能开出来?”罗杰迷惑不解的望着牛大力。

       “他们家两口子一般都是开两辆车过来,有时候为了方便就停一辆在外面。”牛大力砸吧几下嘴,“可惜那辆停在里面的越野车,一两百万啊,一下子就没了。嘿嘿,不过,他们是有钱人,应该不在乎吧。”

       罗杰正想接话,牛大力突然大喊,“到了,到了!”

       正如周中信所说的那样,曾经的别墅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几丛修竹和一片草坪。

       罗杰拿着相机下了车,牛大力的指引下拍照——这里原来是车库,那里曾经是大门,等等。

       装模作样的拍了十几张照片,罗杰表示差不多了,便驱车返回,牛大力扭头看了罗杰一会,突然压低声音问:“老板,说老实话,你是不是私家侦探,专门查小三的那种?”

       “我不是。”罗杰哈哈一笑,反问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嘿嘿,咱们这小区全都是别墅,里边住的可都是有钱人,养个小三很正常嘛,俺要是有了钱,也包她两个过过瘾。”

       牛大力陷入短暂的意淫,发出一阵怪笑,“大门口经常有车一停就是好几个小时,还经常对着外面拍照,可车里的人从来不下来,不是查小三是干什么滴?我们干保安是因为书读的少,学历低,可不是因为傻。”

       罗杰“哦”了一声,不经意的问:“我朋友两口子恩爱的很,应该没这回事。”

       “那谁知道啊。”保安诡异的笑了笑,“你朋友人很不错,斯斯文文,对谁都客客气气的,一看就是读书人。他老婆嘛,人也不错,就是有点凶巴巴的。”

       罗杰点点头,把车停在岗亭的视线之外,从钱包拿了两张100的递过去,“兄弟,今天辛苦你了,请你喝杯饮料。”

       “谢谢老板。”

       牛大力喜出望外,乐滋滋的接过钱,飞快塞进衣兜,正要推门下车,罗杰递了张名片过去,正色说道:“兄弟,这是我的名片,你和你的同事要是想起什么特别的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有好处的。”

       牛大力低头看着手中的名片,手在门把手上停住,得意的笑了,“我就说你是私家侦探吧,还说不是——我看过你们这行的名片,都是写着咨询啥的。”

       罗杰想了想,说道:“我还真的不是私家侦探,我是做心理咨询的,简单来说就是帮别人消除噩梦的,还真没处理过跟小三、查劈腿的案子。”

       “是这样啊,”牛大力的手慢慢缩回去,试探着问,“老板,那,那你能不能帮我也解个梦?”

       罗杰看了看表,想了想,“兄弟,解梦其实很耗时间的…”

       “没关系,你给我随便解解就行了——我的梦很短的。”不等罗杰进一步表态,牛大力便开始讲述自己的梦。

       “前天晚上俺媳妇从老家给俺打个电话,也没说啥,就是说说老人孩子的事情,可是晚上就做了个怪梦,俺到现在都还记得。”

       “俺好像在巡逻吧,突然看见前面有个女的在跑,从后面看很像俺媳妇,俺撒腿就追,可是她跑的老快了,跑着跑着不知怎么滴,就到了一座桥上,桥的那边是个黑乎乎的隧道,俺心里有点慌,可他娘的腿不听使唤,还在往前跑,可等俺跑到中间的时候,媳妇不见了,桥也断了,俺就从上面给掉下来了,摔倒在一个泥坑里。不知怎么滴,又下起雨来了,坑里全是泥啊水啊的,我费了好大的劲才爬出去,结果怎么滴又到了块烂泥地里头,到处都是湿漉漉、黏糊糊的,走都走不动,俺正在犯难呢,媳妇不知道又从哪里冒出来了,还朝俺摆了摆手,可马上又跑了,跑着跑着连衣服都给跑掉了,最后变成个狐狸精——特别漂亮的那种,胸大屁股圆,两条大长腿,嘿嘿。可他妈的俺还没追上去,就醒了,你说倒霉不倒霉!”

       牛大力鼓着牛眼紧张的看着罗杰,“老板,你帮俺分析分析,是不是俺媳妇要出轨啊?我上个月才回的老家,没看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呀!”

       罗杰笑了笑,“兄弟,你这个梦很简单:雨、断桥、隧道啊、坑、泥地都象征着同一个东西,就是女人的那个地方,追啊、爬啊、向上跑啊,都是那种事情的意思。所以这个梦呢,不是说你媳妇要出轨了,而是说你想媳妇了,又想跟她那个啦!”

       “老板,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你,你,不会是逗俺玩的吧?!”牛大力半信半疑。

       罗杰没好气的说,“我还指望你帮忙呢,怎么会逗你?你要不信,再回去仔细想想,肯定还有别的事情在你身上发生的!”

       牛大力的脸“腾”地红成了酱紫色,嗫嚅道:“咦,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罗杰没有回答,而是可以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老板,谢谢你啊!”牛大力慌忙推开车门,快步朝岗亭跑去,边跑边喊,“那个谁,快点开门!”

       经过大门的瞬间,罗杰朝牛大力挤了下眼睛,高声喊道:“兄弟,记得帮忙啊!”

       “一定,一定!”牛大力站起身,毕恭毕敬的敬个礼,目送汽车离开。

       返回市区的路上,手机响了起来,罗杰瞟了一眼,见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便接通电话按了免提键,同时打转向灯,把车朝最外面的应急车道靠过去,“喂,你好。”

       “罗老板,我是牛大力。”保安浑厚的声音回荡在车厢里,“俺有个同事也在小区干了十几年保安员,你朋友家地陷前的那天下午他在大门岗亭值班,看到了点事情——”

       罗杰忙问:“什么事情?”

       牛大力嘿嘿笑了几声,“罗老板,你不是说有好处吗?”

       罗杰笑着说,“兄弟,你要先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啊,不然,我怎么知道跟我朋友有没有关系?什么样的关系?放心,好处肯定少不了你的!”

       “他说,你朋友老婆的车里还有个女孩子,很漂亮的女孩子,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跟车主有说有笑的。”

       “那个兄弟还记得女孩子长什么样吗?”罗杰说:“如果看到照片或者真人的话,能认出来吗?”

       电话那头响起几声低语,没过多久,牛大力的声音再次传来:“那个吊毛天天在门口看美女,看得太多了,已经记不清楚哪个跟哪个了。”

       罗杰沉吟了几秒钟,牛大力催促道:“老板,这个消息值钱啊!”

       “我现在还不太确定。”罗杰想了想,说:“把你的微信号发过来,我等下给你转500块过去。”

       “才五百!?”牛大力不满的抱怨道,“老板,我们是两个人分呀,五百太少了!”

       罗杰看了看表,“兄弟,我再给你加五百,不算少了吧?”

       “哼,我这还有个猛料呢,没想到你这么小气。”

       “猛料”两个字让罗杰精神一振,“兄弟,我赚钱也不容易啊!要不这样,你先说说猛料跟什么有关,想要多少钱,我要是觉得合适就给钱,不合适就拉倒,怎么样?”

       “好,我要…两千块!”短暂的沉默之后牛大力先报了个价钱,然后才开始透露消息,“猛料跟你朋友有利害关系,我们怀疑他老婆可能不是掉下去的。”

       “好,我给你两千块。”罗杰心头一惊,催促道:“说吧。”

       “那天雨下的太大了,经理怕出事,叫了两个兄弟开着电瓶车靠山的那边巡逻,塌方还没开始的那会,他们刚好在小楼后面。”

       “他们看到什么了?”

       “那两个狗日走了狗屎运,”电话里响起一阵淫笑,“半边房子一下子塌掉了,刚好看见那两口子从床上跳下来,赤身裸体的,呵呵呵,被两个狗日的看个清清楚楚,他们说女的身材好的不得了——”

       “身材怎么个好法?”

       “前凸后翘、胸大屁股圆喽,可便宜他们了。”牛大力咽了下口水,又是一阵淫笑,“你们这些读书人呐,其实心里跟我们一样想看美女,只是不敢承认,对不对?”

       罗杰没有理会对方的挑衅,沉声反问:“这就是你的猛料!?”

       钱还没到手,牛大力不再嚣张,老老实实的说,“房子已经在往下塌、往下掉了,可是那两口子还在拉拉扯扯,好像在打架一样,然后那个女的就掉下去了,男的抓着婴儿床跑掉了——那两个叼毛说女的应该可能是被男的推下去的。”

       “那为什么不告诉警察呢?”

       “风大雨大,旁边在塌方,他们被吓坏了,再说,也没办法证明啊。”

       “既然以前没有报警,以后也就不要再乱说了。”罗杰停顿了几秒钟,一字一顿的说道:“假如传到我朋友耳朵里,恐怕你们都会有麻烦,很大的麻烦。”

       “我肯定不会乱说的。”牛大力从罗杰的语气里听出了威胁的味道,“你把钱给我,我会让他们闭嘴的。”

       “好吧,马上转。”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