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王朝从内部崩溃的主因——操之过急、走火入魔的汉化!

北魏从立朝之初就开始了断断续续的汉化过程(或者叫中国化),而其中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久的,当属孝文帝在位期间进行的全面的制度改革,几乎涉及了从朝廷到地方,从上层贵族集团到普通鲜卑百姓,从政治到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影响可谓既深且远。

当然,孝文帝推行的大多数改革都是符合现实顺应历史潮流的,诸如官僚制度改革(废除带有鲜明游牧部落特征的内朝,推行中原王朝的官制),用中原王朝的祭天礼仪取代鲜卑部落传统,改变鲜卑的风俗习惯使之汉化(穿汉服、讲汉语、读汉书),创立“三长制”和“均田制”等等,实际上也给北魏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使其国力大增,全面超越南朝。

然而,孝文帝推行的分定姓族政策,盲目乃至过火的学习,仿照晋朝建立贵族门阀制度,殊不知,这恰恰是造成了晋朝灭亡和南朝衰弱的痼疾,于是同样迅速的将北魏推上了崩溃的不归路。

所谓的分定姓族是指分别将胡、汉两族按照门第和家世来划分等级,胡族当中,皇族的元氏为最高等级,穆、陆、贺、刘、楼、于、嵇、尉八姓为名门,其下则根据是否具有早期鲜卑部落酋长的家世,以及在北魏立朝之后三代在朝中担任的官职高低来划分等级,第一等级称为“姓”,第二等级称为“族”(这便是这种制度的名称由来),属于姓族的人拥有担任官职,以及免除兵役和劳役的特权。

汉族当中,按照类似的方法将最上层划为膏粱、华腴两姓,下面再来甲乙丙丁四个阶层,“凡三世有三公者曰膏粱,有令、仆者曰华腴,尚书、领、护而上者为甲姓,九卿若方伯者为乙姓,散骑常侍、太中大夫者为丙姓,吏部正员郎为丁姓”。

通过姓族分定,确立了鲜卑贵族内部的门阀制度,与此同时,门第相当的胡汉之间就可以自由通婚,从而加强了胡汉士族之间的联系,确保了北魏统治阶层内部的团结。

可惜的是,不合时宜的门阀制度曾经搞垮了晋朝,造成了南朝长期的衰微,同样也给北魏带来极其严重的后果。

首先,从政治上来说,姓族分定造成了以鲜卑为中心的胡族在内部的分化,上层变成了统治阶级,下层则与普通汉民一样,变成了被统治阶级,并且被完全阻断了上升的通道,自然心怀不满。要知道,北魏立朝之初,任命官员的依据是才能和军功,但现在则变成了家世和门第,“居京者得上品通官,在镇者便为清途所阻。”此处的“镇”,乃是北魏部署在北部边境,抵御新崛起的柔然等游牧民族的军镇,驻军的基本盘是中下层的鲜卑人,被无情的抛弃了。

其次,门阀制度的确立,打造出一个新兴的、庞大的不缴纳赋税,不承担劳役的阶层,迅速的腐化堕落是必然的,相应的,底层民众身上的负担必然加重,从而动摇了统治的基础。

孝文帝在世之时,鲜卑贵族上层中的守旧派就已经以太子的名义谋反,虽然被镇压下去,但是待到孝文帝去世之后没多久,羽林和虎贲又相继爆发暴乱,紧接着,不满情绪最为严重的、驻扎在北部边境,以防御柔然等新崛起游牧部落为目的的“六镇”驻军爆发了规模空前浩大的叛乱,迅速向全国扩散,这一次,北魏王朝再也没有能力将其彻底完全的镇压下去,王朝覆灭的序幕以不可阻挡之势被拉开。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