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熊(第三幕)

送走了祖孙俩,罗杰上网打开百度搜索页面,同时输入四个关键词:别墅塌陷 失踪 2011 荔城。

       数以千计的搜索结果出现在屏幕上,不过,却都是同一个事件的新闻报道,罗杰点开了事发时的官方新闻通稿。

别墅地面午夜塌陷 女主人离奇失踪

     6月25日午夜零点左右,市郊虎背山脚下的湖光山色别墅区发生一起岩溶塌陷事故,导致靠近山体的一间别墅的地表塌陷,进而引发房屋垮塌,由于塌陷的位置处在别墅主卧室的正下方,当时正在里面休息的别墅的女主人金某晴,连人带床坠入深坑,下落不明,别墅的男主人在隔壁书房看书逃过一截。男主人曾经在第一时间冲进卧室,但只来得及把靠近门边的婴儿车拉住,从而挽救了孩子的性命,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掉进深渊,可谓惨绝人寰。

      事故发生后,小区管理处在积极组织救援的同时上报市政府,市委市政府

主要领导在接报后立刻组织公安、国土、消防、安监、七星街镇等相关单位负责人赶赴一线开展救援工作。

      由于现场地质情况复杂,再加上风大雨急,救援进展较缓,消防部门利用探测仪器进行了生命迹象探测,事发现场没有发现生命迹象。6月25日上午6点,雨势稍缓,   根据省、市地质专家和失踪人员家属的意见,开始对事故现场的房屋进行拆除,挖开溶洞,搜救失踪人员。经过连续30个小时的挖掘作业,至26日中午12时左右,挖掘到了地表以下20米左右的位置,仍未找到失踪人员。因周边塌方渗水严重,考虑到搜救人员和周边房屋的安全,省里的地质专家建议暂停搜救,经过与失踪人员家属反复沟通并征得同意之后,终止搜救行动。

       匆匆浏览一遍,罗杰把新闻下载打印,同时把链接发给老佟,让他进行全面的搜索,寻找尽肯能多的信息。

        随后,罗杰自己着手查找“金永太”和他女婿“周中信”的相关信息,发现这位自称“薄有资产”的老先生竟然是一家叫做泰来贸易的进出口公司的董事长,而周中信则是董事总经理,公司网站的新闻显示,去年的销售额超过五个亿,确实称得上“略有些资产”。

       上午剩下的时间飞快的逝去,匆忙吃过午饭之后,罗杰又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没过多久,“叮咚”,门铃响了起来,罗杰走进会客室,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站在门外,微笑着向自己点头致意。

       “请问你是哪位?”

       拉开玻璃门,罗杰迟疑着问。

       “周中信,”男子皮肤白净,衣着得体,身上自然而然带着一股洒脱干练的气质,“我岳父是金永太,他老人家上午刚刚来过——”

       “请进请进。”罗杰边跟对方握手,边往里边请。

       “我是过来送资料的。”

周中信飞快的打量了下工作室的环境,目光在墙上的挂钟上稍事停留,“真不好意思啊,来得有点早,希望没影响你午休。”

       “没事的,我没有午休的习惯。”罗杰边让座边表示无碍,“我习惯早睡早起。”

       “好习惯,我也是。”

共同的生活习惯似乎把双方的距离拉近不少,方中信提议道:“罗先生,我想顺便跟你聊聊,要是方便的话,咱们一起喝杯咖啡吧。马路对面的那咖啡馆挺不错的。”

       “没问题,正想放松一下呢。”罗杰不假思索的答应下来,“不过,我来买单,毕竟是我的地头嘛。”

       “罗先生,要是按地头算的话,地主应该是我不是你。”周中信哈哈大笑,指着窗户对面的摩天大楼说道:“我们公司在金鼎大厦的32楼,跟咖啡厅是同一栋,没想到吧?”

       “我就说你怎么来得这么快呢。”罗杰恍然大悟,笑嘻嘻的说,“你是地主,那就你做东,改天我请周总吃饭。”

       “好说好说。”周中信迈开长腿率先走了出去,罗杰随手带上房门,跟了上去。

       五分钟,两人面对面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子上,点单之后周中信把一个薄薄的信封放到罗杰的面前,“这些是我按照老爷子的要求,临时整理的资料,时间仓促,就这么多,你先看看,要是还缺什么的话,尽管跟我说,我再继续找。”

       罗杰点点头,打开信封,取出里面的几张打印纸和一叠图纸,周中信解释道:“这是别墅的平面图和结构图,地表的剖面图是我专门请人画的。”

       周中信把目光投向人行道上熙来攘往的人流,黯然说道:“事情已经过去六年半了,可对我来说,却像刚刚发生一样,历历在目,当年我要是能够再快上几秒钟,不,哪怕是一秒钟,都有可能改变结果。”

       罗杰抬起头,正色说道:“周总,这种突发性的地质灾害,既难以预料也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无须自责。”

       周中信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是学理工科的,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每每面对儿子的时候,心里愧疚啊!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无论我和外公外婆给他多少爱,都无法填补、替代那份母爱啊!”

       “罗先生,你是做精神分析的,逻辑推导能力应该比我们这些人门外汉要强的多,我想麻烦你推断一下,在那种情况下,雪晴,就是我太太,有没有可能生还?”    

周中信用手指戳着罗杰手中的剖面图,热切的说:“你看,塌陷点的正下方50米左右有条暗河,暗河在两公里外的虎背山公园大门旁边汇入三溪河,假如雪晴恰好掉掉进暗河里,对了,她会游泳的,然后被水流冲到三溪河里,是不是应该有机会活下来的?”

       罗杰审视着面前的图纸,“不好说啊。即便是暗河上面的空隙存有氧气,可当时暴雨下了一整夜,泥沙俱下水流湍急,暗河的走向又七扭八拐的,人被激流裹带着,不可避免的要撞击到洞壁——所以,机会渺茫。”

       罗杰凝视着对方有点狂乱的眼神,反问道:“假如方太太幸免于难活了下来的话,怎么可能不回家呢?假如有人发现的话,必定会报警的,要知道,金先生当时给出的奖金高达500万,那可是一笔巨款呐。”

       “不好意思,我失态了。”周中信仿佛从噩梦中刚刚醒来,鬓角出现许多细密的汗珠,“我真的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啊。”

       一个“梦”字提醒了罗杰,他连忙用一个问题岔开了话题,“周总,你太太有没有堂姐妹,关系特别好的闺蜜,或者姑姑之类的女性亲属?”

       周中信微微一愣,反问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罗杰笑了笑,“我想起子瑜的梦,说妈妈不是妈妈,是个奇怪的红脸人,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推测,有可能性是孩子经常看到的女性的形象。”

       “噢,原来如此。”

       周中信恍然大悟,脸上露出赞许之色,想了想,回答道:“我岳父家族人丁单薄,同辈的别说姐妹,连兄弟都没有几个,并且都远在千里之外,很少来往。闺蜜嘛,雪晴读大学那会倒是有那么几个,可毕业后各奔东西了,只是偶尔聚聚而已,我记忆中没有人到过家里来。我倒是有两个妹妹,出事前只来了一趟,参加我的婚礼,婚后基本没来过,后面过来的勤了,是在雪晴出事之后,看侄子的。”

       周中信的眼神游离了那么一下,苦笑着说:“姑嫂之间嘛,总是有些矛盾。”

       “理解。”

       罗杰再次看了看面前的图纸和打印纸,想了想,“这些资料基本够用了。”

       “子瑜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周中信举起水杯向罗杰致敬,轻轻抿了一口之后,随口问道:“罗先生,接下来你要怎么做?大概要多久能有结果?”

       罗杰一边把资料归整好,一边回答道:“我会先到事发地实地调查一下,然后再搜集些材料,时间嘛,也就一两周左右吧。”

       周中信摇了摇头,“罗先生,你可能还不知道,搜救结束之后半个月,别墅下面再次发生了塌陷,整栋房子全部陷了下去,后面物业把坑填了,上面弄了些树木花草之类的,给搞成绿化带了。”

       “那你和金老先生…”罗杰感到有些诧异。

       “物业是征得我岳父首肯之后才做的,他担心等子瑜长大了会成为一块心病,所以原本计划着看看能不能修了个衣冠冢,可是没想到竟然成这样了,唉,人算不如天算啊。”

       罗杰点点头,正斟酌着要怎样宽慰对方,耳畔突然响起侍者轻柔的声音,“先生,你们的咖啡点心来了。”

       周中信看了看表,笑着说:“时间过的可真快啊,来,咱们边喝边聊。”

       罗杰点头表示同意,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跟对方攀谈起来。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