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熊(第二幕)

罗杰点头表示同意,两人回到了会客室坐下,罗杰微笑着说:“子瑜,能不能把你的噩梦跟哥哥说一遍。”

       周子瑜有条不紊的退出游戏、关机,把手柄还给罗杰还道了谢,然后向外公腿边靠了靠,说道:“噩梦开始的时候我好像是在一片好奇怪、好奇怪的竹林里边玩,那些竹子不是圆的,而是方的,四方四正,就跟魔方一样,竹子长的都不高,比我就高那么一点点。”

       周子瑜跳下沙发,用手在头顶上方10厘米左右的位置比划了一下,然后坐回去接着往下说道:“走着走着,不知怎么搞的,一下子又变成在山坡上,我看到前面有个山洞,马上就跑过去往里钻,可是一进去竹林就没了,然后我又变成躺在床上了,头顶上罩着蚊帐,外面有蚊子在嗡嗡的响,还有风吹树枝的声音,真的,我听的很清楚的。”

       “过了一会,不是好久,也不是不久,反正不知道什么时候吧,妈妈从外面进来了,她穿着白色的睡衣,披着头发,背对着我在床边坐下。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很害怕,就伸手想去抓妈妈的手,可,可她却不知什么时候站到床下去了,离我很远。”

       子瑜的小手攥紧了外公,眼神迷乱,俊秀的面容显得有些僵硬。

       “我想叫妈妈不要走,可是喊不出来。妈妈转过身,我才看到,她是在骑着一匹马向前跑,我就也骑着马在后面追,可是我的马跟我一样,太矮了,跟妈妈的衣角总是差一截,老是追不上。”

       “突然,路边站起来一头很大很凶的大白熊,一下子把妈妈从马上给扑倒了,我吓得大哭,就从马上给掉下来了,可是没摔到地上,却又回到了床上,妈妈侧身躺在旁边,还是背对着我。”

       周子瑜的声音没有了童稚,取而代之的是惊吓后的木然,金永太将他紧紧搂住,柔声安慰。

       “忽然,床下的地板朝上面猛的一下子就拱起来了,好像下面有只怪兽想要钻出来,我、床和妈妈都被拱了起来,我吓得想叫妈妈又叫不出来,这时,爸爸从门外跑过来,先伸手去拉妈妈的手,可是没拉住,妈妈滑下去了,又再来拉我,也没拉住。”

       “我拼命的乱喊乱叫,嘴巴动了,就是没声音出来,想跑又跑不动。这时,地板哗啦一下从妈妈脚底下的地方给塌掉了,出现了一个无底深渊,我着急伸手想去救妈妈,可是晚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她慢慢的掉下去了,在她消失之前,抬头看着我,叫了声宝宝——可是她的脸变了,那不是妈妈,是个奇怪的红脸人,像戏里的关公一样。”

       “然后,然后,我就给吓醒了。”

       “子瑜,这个红脸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你以前见过吗?”

罗杰没有丝毫的停滞,飞快的切换到问题环节,显然是对这个噩梦已经了然于胸。

       “是个阿姨,好像没见过又好像见过。”小男孩挠了挠头,面露难色。

       “那你能把她画出来吗?”罗杰看看孩子的外公,解释道:“应该是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嗯,我试试看。”接过罗杰递过来的铅笔和白纸,周子瑜小脸一红,“哥哥,我不太会画画,你可不要笑我哦。”

       “怎么会呢!”罗杰拍了拍他的膝盖,“好好画就行了,画完哥哥再让你玩会游戏机,好不好?”

       “好的,谢谢哥哥!”周子瑜用力点头,立刻趴在茶几上奋笔疾书。

       “是这样的,”金永太偷眼瞟了眼外孙子,轻声补充道,“子瑜两岁半的时候,有次他们一家三口到郊区的别墅度假,恰好赶上连日暴雨,别墅正下方的地基被地下的一条暗河给掏空了,次日凌晨两点左右,别墅中间突然向下塌陷,出现个十多米宽,数十米深的坑,却刚好在卧室的正下方。晴儿在掉下去的瞬间把子瑜的睡床推了一把,他爸爸反应快,跳下了床,先抓住子瑜的睡床,再想抓晴儿,已经晚了。人掉进暗河,连尸首都没找回来。”

       虽然见过很多生离死别的场面,但面对面的看着一位老人和孩子谈论失去挚爱的亲人,对罗杰而言还是第一次,让他深刻领悟到什么才是痛彻心扉。

       金永太脸上一阵抽搐,可是为了不刺激到外孙,只能极力压抑胸中的悲恸,尽量让语气自然些,“子瑜当时太小,还不记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事情的完整经过是后来我跟他爸爸告诉他的。”

       罗杰长出口气,“金先生,人的记忆能力是与生俱来的,之所以有小孩没有记忆的看法,是因为小孩还分辩不出那些记忆的内容,也就是说他不能解读,并不是他真的没有记住那些事情。后面随着年龄和认知能力的逐渐增长,那部分早期的记忆便有机会重新走进意识,用成长后获得的见识来进行解读,其他人的谈论是其中的因素之一,并不是全部。”

       “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金永太如梦初醒,发出由衷的赞叹,“细想一下,确实有道理。”

       “哥哥,我画完了。”

周子瑜双手把画捧着,画的一丝不苟,小脸累的通红,外公急忙拿纸巾给他擦汗。

       罗杰接过画一看,马上知道周子瑜是个诚实的孩子——他真的不会画画。

       一个人型的怪物、脸涂的红红的,弯着腰,旁边站着个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东西,周围空空如也。从画里得到的有效信息仅仅是个红脸女人,至于高矮胖瘦、衣着打扮、美丑年龄等关键信息一概没有。

       罗杰把画递给金永太,悄悄眨了下眼睛,说:“金先生,您看看这是谁?”

       “有点像公司的一个同事。”

金永太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轻轻把画放到茶几上,罗杰又瞟了几眼,想了想,还是给收到了文件夹里。

       “金先生,度假时有其他人吗?”罗杰想了想,说:“有没有什么好朋友闺蜜啊亲戚同事之类的一起去。”

       “没有,绝对没有。”金永太不假思索的答道:“雪晴很讨厌别人介入她的私生活,连保姆都不准请,怎么可能带不相干的人一起度假呢?”

       罗杰点头表示理解,继续往下询问:“金先生,您刚才有提到过,子瑜在出现噩梦前跟他爸爸到日本旅行过,能否提供稍微详细些的行程表?”

       “这个我有带。”

       金永太递过来一张A4的打印纸,上面是打印出来的行程单,“中信做事喜欢计划好,把航班酒店景点门票什么的都订好再走,因为带着子瑜,怕我们老两口担心,会特意把详细的行程单打出来给我们备份。”

       罗杰飞快的扫了一眼,收了起来,然后向周子瑜提问:“子瑜,我看爸爸带你去了京都、大阪、东京,看了富士山,玩了迪士尼,是不是特别开心啊?”

       小男孩羞涩的笑了,看了外公一眼,眨巴几下眼睛,用力点头。

       “哪个地方最好玩呢?”

       “迪士尼,我好喜欢那里的海盗船,超棒。”

       “那你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特别的人呢?”

       “有的!”

周子瑜还没说事情便笑了起来,“爸爸租了个车到去富士山,我坐在后排,汽车转弯的时候尾箱里面总是咣当咣当的响,很好玩,我下车才告诉爸爸,爸爸就让司机爷爷检查,原来是两只好大好大的螃蟹,在里面乱爬。司机爷爷那么大年纪了,还不住的给我们鞠躬道歉,好像犯了罪一样。”

       金永太微笑着说道:“我去过日本,好像开出租车的都是上了年级的人,不过,特别有礼貌,再加上做错了事,当然要拼命道歉。”

       罗杰点头表示认可,继续问道:“还有什么特别的事吗?”

       “没有了。”

       “刚刚说的是坐车和玩景点,你还没说说住酒店的事情啊。你去了好多天,换了不少酒店,我猜应该都是很漂亮很好玩的酒店,是不是?”

       “酒店才不好玩呢。”周子瑜撅起嘴,“没有小朋友,又没有游戏机。电视又被老爸霸占了,老是看新闻,哼,胆小鬼,生怕遇到台风地震。”

       金永太赞许的点头,“安全第一,你爸爸做的没错。”

       “子瑜,哥哥的问完了。”罗杰上前一步,蹲在子瑜面前,和颜悦色的说:“哥哥小时候也做个噩梦,后来哥哥的爸爸教了一个办法,一下子就治好了,你想不想知道?”

       “想啊!”

       “睡觉前呢,让外公或者爸爸给你讲个故事,最好玩最有趣的那种,听完以后啊,不是要睡觉了吗,那就闭上眼,想象一下自己是故事里的英雄,去冒险,再把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全都遍到你的故事里,可以跟你一边也可以做你的敌人,这样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而且啊还睡的特别香,就是做梦也是在自己遍的故事里面,是不是很棒啊?”

       “好嗳,我晚上就试试。”周子瑜小脸微红,“谢谢哥哥。”

       “你肯定行的。”罗杰用力点头,“你再玩会游戏机,我跟外公说几句话阿。”

       “罗先生,您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吗?”刚进书房,金永太便急不可耐的问起来。

       罗杰的表情没有了片刻之前在孩子面前表现出的轻松,“金先生,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引发噩梦的主要因素是童年的记忆,至于是什么东西唤醒了这部分尘封的往事,还有待确认,至于噩梦里是否隐藏着其他东西,现在还不好说。”

       罗杰沉吟片刻,说:“噩梦往往伴随着心理创伤,心理创伤又往往会导致精神方面的疾病,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噩梦仅仅是个表象,要完全治愈心理创伤,必须要找到问题的根源。”

       尽管听的似懂非懂,金永太还是连连点头。

       罗杰说:“我大约要花两到三周左右的时间,进行调查和分析,然后才能得出初步的结论。在开始这项工作之前,我需要您提供些必要的信息:您女儿女婿的基本资料,包括姓名住址照片和家庭背景成长经历社会关系等等,以及出事的度假别墅的具体位置和发生意外的精确时间,如果能拿到些相关的照片图纸之类的更好。”

       “好,好,我都记下了。”金永太连声答应,“我回去就让中信尽快整理一份给你。”

       金永太看了看房门,低声问:“罗先生,子瑜他——”

       “您放心,他目前很健康,也很安全。”罗杰安慰道:“即便是不采取任何措施,噩梦也会渐渐消退,只是个时间问题——子瑜的体质不好,可精神状态很健康。”

       “那我就放心了。”

       罗杰接着说道:“金先生,我觉得有必要跟您再次申明,梦境解析的最终结果往往出人意料,甚至相当高的比例会带出些负面的东西,可能有点难以接受。”

       金永太没有马上作答,而是默默的注视着罗杰严肃认真的脸,过了十几秒钟才迟疑着问道:“又会有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罗杰双手一摊,“职责所在,我只是希望您能提前考虑到所有的可能性,所有的,包括好的和不好。”

       金永太呆呆的看着房门,似乎他的目光能穿透木板,看到心爱的外孙,最终老人长长的出了口气,扭头面对罗杰,给出承诺,“小伙子,我相信我的年龄和阅历足以接受任何结果!”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