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熊(第一幕)

时隔两月,当南国的冬日姗姗来迟之际,罗杰收拾心情,重新走进事务所里开始工作,但他的内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在问自己——工作有意义吗?真的有必要继续下去吗?是不是应该回到医院去,实实在在的去治病救人?

        思虑惆怅之中,事务所迎来了两位奇怪的客人:一位老人带着个小男孩!

       小男孩稚气未脱,年龄在十岁上下,皮肤白净,略显瘦弱,神情之中带着与其年龄不太相称的倦意,可是两只黑漆漆的大眼睛却灵动异常,展现出一种病态的宁静和俊美。

       老者是孩子的外公,六十多岁,体型高瘦,穿着一身考究的黑色西装,鼻梁上架着付玳瑁眼镜,神态雅儒,精神矍铄,看向外孙的每道目光里都带着慈爱和怜惜。

       “我叫金永太,这是我的外孙,周子瑜。”

       握手的同时老者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我是罗杰,二位请坐。”

       把客人让到沙发坐下,罗杰先给金永太倒了杯绿茶,然后轻声问小男孩,“小朋友,想喝什么饮料?可乐、雪碧、橙汁还是牛奶?”

       “谢谢,我喝水就可以了。”

童音清脆悦耳,回答非常得体,很有教养,也讨人喜欢。

       寒暄已毕,进入正题,金永太轻轻将外孙揽住,望着罗杰,缓缓说道:“子瑜这孩子刚出生不久就得了次重感冒,当时全家都大意了,治疗的不是很及时,唉,结果就落下个哮喘的病根,所以体质一直不太好。不过呢,现在年龄大了几岁,病情缓解不少,再加上也一直在给他在调理、治疗,体质的改善还是很明显的。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孩子从上个月7号开始,就经常性的做噩梦,并且噩梦的内容基本上还都是一样的,导致他的睡眠质量很差,白天总是没什么精神,有点神情恍惚,到最近几天,竟然连哮喘带着给复发了,愁死人了。”

       “医生是怎么说的?”

       “医生先是用调理的法子,让睡前喝杯热牛奶,放些舒缓的轻音乐,可是没什么效果,后来我就带他去看了中医,开了几天的中药喝,虽然又苦又难喝,可还是没什么效果。我看他中药喝的难受,又给换了西医,开了低剂量的辅助睡眠的西药,有效是有效了,可药就是不能停,一停就做噩梦,我担心副作用,不敢给他再吃了。”

       罗杰不假思索的追问道:“有没有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

       “没有。”老人苦笑着摇头,“他爸爸坚决反对,担心会有不良影响,后来,他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你……”

       “那我试试看吧。”罗杰点点头,问:“噩梦出现之前的几天里,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他爸爸每年暑假都会带他出去旅行,时间一般不超过10天,今年去的是日本,来去总共是8天7晚,子瑜玩的很开心,回来还天天给我讲东讲西的,不像是看到什么东西。”

       罗杰想了想,先瞟了眼正在凝神倾听的小男孩,试探着说,“那,子瑜的妈妈她…”

       “哦,我女儿在他两岁半的时候走了,一场意外。”

金永太瞬间苍老了许多,神情寥落,“子瑜的爸爸没有再娶,所以他大半时间都是跟我和外婆在一起,只有到了假期才跟爸爸。”

       金永太说这番话的同时,右手轻轻抚摩着外孙的右臂和肩膀,后者直勾勾的望着前面,眼眶里隐隐有泪花在闪烁。

       “对不起,对不起!”

罗杰感觉自己的问题既唐突而又残忍,连忙说道:“金老,要不咱们俩先到隔壁谈谈吧。”

       “子瑜,你等会啊,外公跟哥哥过去聊聊,马上回来。”

       “外公,罗杰哥哥,你们不用背着我商量的。”

       周子瑜抽了两张纸巾,轻轻的抹了下眼角,提高声音说道:“你们可以在这里谈妈妈的事,我想听!我不会再哭的,我保证。”

       老人迟疑了,看了看外孙,把询问的目光投向罗杰。

       罗杰缓慢而坚定的摇了摇头,起身上前,在男孩面前单膝着地,拉起他的小手紧紧握住,轻声说道:“子瑜,哥哥知道你很坚强很勇敢,也明白很多道理。可是呢,有些事情是一定要年龄到了才适合知道的,就像你买的玩具一样,对你来说没有危险,可是给三岁的小弟弟玩就可能有危险。”

       “我家子瑜很聪明,能理解的。”

听了外公的话,周子瑜默默的点头,不再出声了。

       罗杰弯腰问:“我跟你外公可能要聊上一小会,你是看书呢还是玩玩具,或者玩游戏机?”

       听到游戏机三个字,小男孩顿时精神一振,双眼放光,“哥哥,是什么游戏机啊?”

       “SONY的PSP?”

       “哪一款?”

       “行家啊!”罗杰开了句玩笑,见孩子外公在无奈的摇头,便立刻回答道:“PSV2000。”

       “跟我的一样,我要玩。”小男孩用热切的目光望着罗杰,追问道:“哥哥,游戏机什么颜色啊?我的是红色。”

       “我的是钢琴黑。”

罗杰笑了笑,到书房把游戏机手柄取出递了过去。

       “谢谢哥哥,我只玩一会,等你们谈完了就还给你。”在按下电源键之前,周子瑜郑重其事的做出保证,罗杰微笑着点头,摸了摸他的头发。

       金永太摇了摇头,做出无可奈何的表情,罗杰轻声说道:“孩子适当的玩些游戏没关系的。呵呵,我高中大学的时候就在玩了,现在下班偶尔还会打一会放松放松的。”

       金永太愣了下,看了看罗杰,再望望手指飞动埋头苦干的外孙,苦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跟在罗杰后面走进书房。

       “金先生,刚才的事情我真的非常抱歉!”罗杰再次表示歉意,接着说:“按照工作室的正常流程,客人在到我这里之前,经纪人会把注意事项提前告知您,现在看起来他显然是疏忽了…”

       “罗先生,千万不要自责,也不要责怪经纪人,是我不对。”金永太连连摆手,道出详情,“经纪人把该说的都说了,也不建议子瑜跟过来,可是我对他外婆有点不放心,不敢让他离开我的视线。”

       “罗先生,我知道你学识渊博经验丰富,肯定处理过类似的病例,我恳请你尽全力把孩子治好——我只有一个女儿,早早就走了,留下这么个苦命的孩子,要是他再有个三长两短的,九泉之下,我也没脸去见女儿啊。”

       老人眼圈发红,声音哽咽,情动于中,让罗杰无法拒绝,“金先生,既然这样我只能勉为其难了。”

       罗杰想了想,接着说道:“那我们这样来处理:我按照正常的流程来询问和分析,如果您知道答案的,并且跟子瑜一致的,统统由您作答。那些敏感的问题,我先告诉您,您再去问他。至于太过敏感的部分,就不用正面提问的方式来确认,改为后期调查来间接验证。当然,这需要耗费额外的时间,所以…”

       “罗先生,费用方面你绝对不用担心。”金永太打断了罗杰,“我经商三十多年,虽不敢说大富大贵,还略有些资产。”

       “老先生,您误会了。”罗杰感到有些尴尬,急忙摇头,“我的意思是,实地调查的方式比较耗费时间,周期较长,需要提前知会您。”

       “明白,明白。”老人点点头,“那咱们现在可以开始吗?不好意思啊,我真的很着急。”

Author: 猎书徒